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考虑了良久,觉得跟周志忠和高德贵先碰个头还是很有必要的。到时候常委会上,必须一炮打响,半点不能疏忽。
毕竟,要把吴忠诚这个老狐狸嘴里扯两块肉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万一因为没有事先商量好,到时候出现分歧,那这些就白忙活了。
沟通是必要的,但张劲松也不会表现得太急切。他不能给周志忠自己沉不住气的感觉,这样不利他把握主动权,他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让高德贵来安排。
纪委书记高德贵这几天的心情要比周志忠糟糕一百倍。县委书记吴忠诚已经在公开场合把他边沿化,他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上次落了吴书记的面子,支持了张书记。他支持张劲松,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觉得张劲松会给燃翼带来一个新局面。他是纪委书记,对一些不好的现象是真的看不惯,可偏偏又没办法去整治,心里也苦得很,也早就对吴忠诚不满了,只是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没办法和吴忠诚抗衡。
当然了,除了公心之外,他也是有私心的。
高德贵希望自己支持了张劲松之后,也能够捞一点好处,可在大家都能够拿到一点甜头的常委会上,张劲松竟然连句话都没替他说。他心里自然是空落落的,甚至有点怀疑张劲松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眼瞅着其余的常委都得到了好处,而自己什么都没有,他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爬到哪里也不行。去找吴忠诚汇报一下工作,那不可能,就算是硬着头皮去找他,无非也就是挨顿训回来。况且,他这张老脸也不容他再‘回心转意’,跟吴忠诚已经没有了丝毫挽回的余地了。
有些背叛,是回不了头的全文阅读重生小地主!
去找张劲松吧,他又抹不开这张老脸。张劲松虽然没替自己说句话,可他不也没把教育局长拿到手么?自己找他去诉苦,算个什么意思呢?
虽说张劲松的排名在他前面,但他心里,也未免没有把张劲松当年轻同志看待的意思。老资格,有时候总是会有一些老作派的。
像高德贵这样光明正大易主的人,最怕的就是新主子没给自己任何的好处,这样会让他心里没底。在官场混,没希望要比没实力更可怕。
正当高德贵满脸愁云,不知所措的时候,刘浩的一个电话让他看到了希望的田野上冒出的一朵小花。这时候的高德贵,听到刘浩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张书记想和他聊一聊,他都懒得计较来电话的不是张劲松本人了。
“张书记,你找我?”高德贵见到张劲松,虽然没有用您这个尊称,但语气还是相当客气的,平时那张为了严肃而严肃的黑脸也荡漾起了一点点柔和的波纹。
“吆,高书记来了,坐,请坐。”张劲松一挥手,倒也不好为了显示亲近而喊老高。叫下属可以那么叫,但叫平级的,大家岁数相差得比较大了,叫老高显得有点不尊重老同志。若是年纪相仿,倒是叫老高更亲近更顺口一些。
口头上不好再亲近,还有肢体语言嘛。
不过,高德贵却是嫌这个口头称呼不亲热,又来了一句:“你叫我高书记听起来味道太怪,还是喊老高吧。”
这个姿态,放得还是相当低,但并不会掉他老同志的面子,相反还会显得他为人随和,跟年轻人谈得来,不是老顽固。
张劲松笑着道:“这个我怎么敢当?高书记不嫌弃的话,我就叫你高大哥吧。”
高德贵年龄上要比张劲松大十几岁,他在县委虽称不上德高望重,但人品还算是好的。圈子里的人很少有人会称呼他为老高,毕竟他是常委的身份,比他官位小的人一口一个高书记叫得煞是亲切,而常委们却又迫于情面,不会在外人面前跟高德贵表现的太近亲。
吴忠诚和姜富强虽然在他之上,而且年龄比他也小,虽然小不了多少,但那两位是正处级,叫科级干部的时候叫在人家姓前面加个老字是可以的,但叫一众常委的时候,在姓前面叫个老字,常委们固然听着舒服,可他们叫着不舒服,会感觉到自降身份一样。除非是极为贴心的常委,他们往往都是叫职务或者叫某某同志。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