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关于市委统战部的《一三五党外人才培养计划》,周志忠已经给县委书记吴忠诚作过汇报了。
只不过,周志忠对吴忠诚作的汇报,是在跟张劲松汇报之后,而且他也没有把这项工作说得太细,只讲了有这么一回事,至于具体怎么去实施,他没有跟吴忠诚说,吴忠诚也没有具体地问过。
吴忠诚对周志忠的背叛早就已经过了愤怒期,一个小小的统战部长,他吴忠诚还没有当回事。以前统战部的工作,杂事由周志忠负责,大事就由吴忠诚亲自抓。像这种穷县的统战部,基本上也没什么重要的工作,无非就是喊喊口号,打打旗号而已,所以周志忠跟吴忠诚汇报工作的时候,吴忠态根本就没在意最新章节西凉铁骑。就连周志忠留下的这个通知,吴大书记都没细看,反正你周志忠也闹不出什么大动静,就让你先折腾去吧,合我的意了,我就同意,不合我的意,那就别怪我批评你了。
想要我给你先下个明白的指示?没门!你**的敢跟老子对着干,老子这次叫你干工作干出汗!别以为你是县委常委就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县里的事情,不管大小,只要我吴某人愿意,那就都是吴某人说了算!
吴忠诚可不认为,周志忠这个老同志会突然冒出了年轻人的血性,想在退休之前还真正过一把手握实权的瘾。
由于吴忠诚对周志忠的重视不够,所以直到张劲松来找他汇报党外人才培养相关工作的时候,他才有些警醒。以前推荐党外人士培养名额,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吴忠诚说了算,剩下的百分之十由县委组织部统一安排,统战部就是负责具体事项的操作的,现在张劲松竟然来找自己说这件事,这是不是说,他张劲松也想在这里面夹两筷子肉盛两碗汤呢?
对于自己这个很年轻的副手,吴忠诚现在是有了深刻的认识了,再也不当他是个毛头小子,而是真正地把他当成对手来看了。不过,张劲松来汇报,也跟周志忠一样,并没有说自己对于这个党外人才培养的工作有什么建议,而是请吴忠诚指示,并且提议,尽快到常委会上议一议,定个调子,统战部好抓紧时间开展工作,总不能比别的区县慢了嘛。
吴忠诚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经过跟张劲松几次的斗智斗勇,已经或多或少的对张劲松有点打怵了。他想了想,觉得张劲松这个提议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常委会上定调子,这个是应该的。毕竟也不是个小事情,不定调子的话,统战部怎么开展工作?哼,便宜了周志忠那个老东西了,还想抓他一个失误好好给他一个教训呢!
没察觉出来什么异样的吴忠诚就显得很痛快了,竟然啥都没说直接答应了张劲松,而且还为了自己的面子,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反正还有几天时间,抽个空跟组织部长梅胜言商量一下,大不了按照往年的套路办,在燃翼县,自己这个队伍要比张劲松那边壮观的多。
如果连这种事情上常委会定调子自己都推三阻四疑神疑鬼,那也太没胆子太没面子了。
梅胜言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体制内的工作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现在又出来一个党外人才培养计划。他对党外人才并不怎么看重,不说别的了,就拿燃翼县来说,无党派和民主党派的人从来也没有担任过哪个单位的正职,而且体制内的党外干部提拔,虽然统战部有推荐权,但还是要过组织部这一关的。
所以,梅胜言对这件事也没怎么重视,吴忠诚找他商量,他便建议按照往年的套路,由吴忠诚分配名额,然后组织部门进行例行的考核批准。其实,对于吴忠诚把党外干部提拔都紧紧地握在手里的搞法,梅胜言多少还是有些看不上眼的。
尼玛,你怎么说也是县委书记,怎么眼皮子比我这个组织部长还浅呐!我纵然是大权力都被你拿去了,可也没觉得几个党外的名额有什么含金量!
……
吴忠诚还是比较谨慎的。他虽然不太看得起本县的统战工作,但他知道统战工作的重要性。特别是看完文件以后,对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的人员推荐,他已经虎视眈眈。这次常委会上,他要好好定一下调子,也要改变一下以往的作法,自己拿到主要的,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名额,还是要给心腹们分一点。至于姜富强、张劲松、高德贵这三位,还是算了,统战工作,你们就别操心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