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有点纳闷,这娘们是不是恶补了,话说得比上次有水平啊。不过柳如风的眼神实在是太深情,张劲松不想直视她,倒不是怕她误会什么,而不愿意惹出什么风流债。
张劲松也知道,目前狼多肉少,党外人才的第二第二两个层次的名额太少,就算加上第三层次的,分散到县委县政府领悟手中,多的只有两个,少的就一个名额。张劲松往酒店业协会放了一个名额,都是很给酒店业各位老板的面子了。
就一个名额,这些老板们不往死里拍才怪,这个名额谁都没法给。不过,名额给谁,那是他们协会内部的事情了,张劲松本人的话,也还是有所倾向的。而且,他并不怕把这个倾向性表现出来,他看好柳如风。
从理性层面来讲,柳如风是协会的会长,而且还是民进成员,这个名额给了她,是比较合适的。别人纵然是不服气,也不会觉得心里特别不满,因为柳如风是女人,虽然占着会长的位置,可她本身并非哪个酒店的老板,这样一来,那些老板们也就无所谓服气不服气了——这名额被一个打工的女人得到,总比被另外几个老对手得到的好最新章节巫在异界洪荒。
很多人都有这样一种心理——不求自己得到多大的好处,但求老对手也得不到好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柳如风在酒店业协会的号召力是有目共睹的。这样的女人虽然说起来大家都会想到伤风败俗残花败柳之类的词,但她的能力是不可否认的,而且其人脉就连许多老板们都自叹不如。如果酒店业协会的会长换成了别人,搞不好还不如现在红火,这个名额给她,一来提高一下她的积极性,增加她的向心力,二来把人情顺手还了,以后有什么事也好说话了。
张劲松的这个名额是他自己说了算的,所以根本就不用和任何人商量就可以决定,但他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把名额送出去。一方面,到了他这样的位置,说话都会留下一些余地,轻易不会把话说满;另一方面,也要给那些老板们一点希望,顺便给柳如风一点压力。
有了压力,对于这个难得的名额,她才会更加珍惜。
张劲松本为想看柳如风,可到底还是看了她一眼,笑着道:“哦?柳总还是民建的会员啊?好,不愧是咱们酒店业协会的会长,觉悟很高嘛!”
这算是张劲松给了她一个不错的评价,也给了她一个希望。柳如风听了之后笑得更艳,她赶紧冲着张劲松的眼睛放了一下电,道:“哎呀,张书记过奖了。我们可都是在您的领导下,思想上才有了进步的呀。”
这听上去很正常的话,在柳如风嘴里说出来,那就是另外一个味了。她这样韵味的女人,嘴里出来的音色却夹杂着娇滴滴的萌,这让有些男人听得格外来劲,却让张劲松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再这样下去,张劲松怕自己会坐不住崩溃掉,便想必须马上结束这次座谈,免得一会柳如风得寸进尺。
张劲松轻笑了一下,扫视了一圈,道:“我再说两点,一个是咱们协会要一如既往的贯彻落实县委县政府的各项精神要求,特别是在党外人士的发展上。啊,这一点,柳总可要多费心啊。第二个呢,大家以后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直接去统战部向周部长汇报,统战工作离不开大家的支持……”
周志忠也跟了一句:“我一定为大家做好服务。”
张劲松言简意赅,总结了两点,柳如风领会了张劲松的意思。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着过人的**,也有着过人的聪明才智,张劲松的这两句话就是说给她听的,意思就是让柳如风去找周志忠,把名额定下来。
同时,她也知道,张劲松要结束了,便赶紧作了收尾散了会。然后,便又是对酒店业协会以及荷花园酒店本身的视察了,这都是走个过场,吃饭自然也是免不了的。当然了,纵然张劲松是海量,也不会由着他们灌的。
……
柳如风真的去找周志忠了。
她去的是县委周志忠的办公室,跟进别的县领导办公室没区别,也跟和别的县领导说话一样没有压力。周志忠亲自拿了表格给了柳如风,而且还跟柳如风交代了需要上报的资料。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