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进领导办公室是有讲究的,不同级别的人,会有不同的做法。大致分为几种情况,如果你的职位比较低,要去大领导办公室,那么你就要先敲门,等着里面应了,你才能推门进去,这是一种;还有就是副职进正职办公室,一般情况是敲一下门,不管里面有没有回应,推门进去;最后一种就是不敲门,直接进去,但这一般是跟领导关系相当亲近,或者是二把手进一把手办公室,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领导的老婆进领导的办公室,一般情况也是不会敲门的,这属于特殊情况。
张劲松进吴忠诚的办公室,理论上属于第二种情况。而且在这一点上,张劲松做得也比较到位,虽然和吴忠诚斗得厉害,但这种面子上的尊重,他一直都得保持得很好。每次都是先敲门,有时候还等着吴忠诚在里面应了,他才会推门进去,以表示对吴忠诚的尊重全文阅读网游之全职跟班。可这一次,张劲松破了先例,门都没敲,直接进去了。
你吴忠诚欺人太甚了,我张某人也不能表现得太没脾气!
吴忠诚正半躺在比他的身体都大一圈的老板椅上闭目养神,最近他心情一直不太顺畅,不单单是因为张劲松这个不安分的家伙,也有他老婆的一些烦恼。吴忠诚跟大多数县(市、区)那些没带家眷的领导不同,他老婆虽然没有常年住在县里,但一年在县里呆的时间,也有好几个月。
他老婆跟许多女人一样,明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也明知道自己撞不破丈夫的奸情,可就是不甘心,总要花些时间守着,守着的同时,当然也要用一用。妈的,别的野女人能用,自己这个正牌妻子,当然也要用了!
吴忠诚一般都秉承着“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动”的原则,自己只顾在外面寻花访柳。有时候他老婆硬要来一场,他心情好了也会配合一下。
昨天晚上,他也算是良心发现,主动提出要过一过夫妻生活,却闯了红灯,然后几句话没说好,又莫名其妙地吵了一架,心情很是不爽。
好在,把赖国庆发配到了张庄乡,算是堂堂正正地扇了张劲松一巴掌,这对吴忠诚来说也算是个小喜事了,让他多少也有点欣慰。刚上班也没啥事,他干脆闭着眼陶冶一下情操,修养一下心性,回顾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
吴忠诚正养着神,只听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他赶紧睁开眼,满心恼怒,妈的,哪个不长眼的竟敢不敲门就进来,搅了老子的好梦!
见到进来的是张劲松,吴忠诚的心里的火气又大几分,也有点烦躁。这个张劲松平日里不会没礼貌到推门就进的,这次竟然一反常态,连门都不敲,而且还板着一张脸,来者不善呐。
“劲松来了,坐!”吴忠诚自然明白张劲松是为何而来。他不但没有表现出因为张劲松没敲门而引起的不爽,反而一脸灿烂的微笑,甚至还站了起来,指了指沙发,对张劲松说道。
胜利者,总是喜欢用谦和来表现自己的气量和风度。
劲松这个叫法,吴忠诚已经很少用到。他现在叫张劲松都叫张书记或者劲松同志,而这一次,张劲松没礼貌的推门而进,吴忠诚竟然毫不见外地直接称呼了劲松。
这是吴忠诚的心理战术,也是他最擅长,最拿手的手段。有些领导在人面前表现的脸皮都非常厚,就算你当着多数人的面指着他的鼻子骂娘,他也不会当场跟你翻脸,而是笑呵呵的听你骂完,然后很有面子的离开。当面锣对面鼓地干硬仗,那叫莽夫,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笑里藏刀暗箭伤人才叫策略,才能体现出智商和情商上的优越感。
这其实就是玩阴的,你明面上跟他的对抗是有限的,他背后可以出的阴招却是无限的。
张劲松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不该推门就进的。他知道,虽然吴忠诚现在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但他表面上却不会让你看出来的,自己磨砺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真是不应该。不就是一个赖国庆被吴忠诚给支到乡镇去了吗?这么点事,自己就沉不住气了,那遇到更大的事情了,还不得跟以前一样动拳头打架?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