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的语气很平静,但话却相当重,那平静之下潜藏的风暴,就算是体制外的人听到了,都能够感觉得出来。
甄兆明作为县里最牛逼的正科级干部之一,而且跟吴忠诚也有机会能够直接对话,他心里多少对张劲松还是有些不服气的。固然有害怕的一面,但这种害怕也只是停留在道听途说的层面,见到张劲松,特别是张劲松这个问责式的话一出口之后,甄兆**里那种强硬瞬间迸发了出来。
我是交通局的党组书记,你还是县委副书记呢。他顾大斌是交通局的党组成员,是交通局的副局长,这样的职务,是我这个局党组书记兼局长能够任命得了的吗?妈的,这种副科级干部,是县委组织部考察了的,是在县委常委会上过了的!
你现在一顶大帽子扣到我头上,算怎么回事?
你是县委副书记,是大领导,我尊重你,但并不代表你可以随随便便往我身上泼脏水。
“身为局党组书记,我没有替县委提高局党组个别成员的素质,没有提前发现其思想道德水平的滑坡,没有及时对其展开党性教育,我向县委检讨,请领导批评。”甄兆明一番话说得相当有水平,听着软得不能再软了,实际上却是相当强硬地顶了张劲松一次。张书记你要搞搞清楚,我是替县委没有注意到顾大斌的思想滑坡的,我是党组书记,但对党组成员的约束力并不大,归根结底,管副科级以上的干部那是县委的事最新章节官道之1976。而且,你张书记虽然是领导,但是能够代表县委吗?你毕竟还只是副书记啊!
张劲松又面无表情地看了甄兆明一眼,这姓甄的不愧是大部门的一把手,能够坐稳交通局长的位置,果然还是有些霸气的。不过,甄兆明这个话虽然是在顶他,但却顶得让人拿不到破绽。
对于这种老油条,张劲松见得多了,他冷哼一声,道:“甄局长认错态度很积极,很有担当,对同志爱护有加呀。”
这个话,说得就有点严重了。
虽然心里不服,但张劲松这个话还是让甄兆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今天是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去了。他决定,不管张劲松说啥,自己打个哈哈过去就算了,只要不涉及到敏感话题,就算是顺着他说又能如何?
跟领导斗气,就算是斗赢了又如何呢?底气已经表现出来了,现在重要的是如何化解这个事情。
甄兆明坐在沙发上的腰板还是挺得笔直,一脸真诚地看着张劲松,坚定地说道:“交通局出现这样的事,我深感羞愧。这件事实在是不应该发生,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回去之后,我会马上召开局党组会议和全局干部大会,严肃纪律,要求同志不要信谣传谣……”
张劲松对甄兆明的话非常不满意,看来这个甄兆明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虽然是县委的领导,政府那边的事不方便过问,但现在你们交通局的这件事已经发展到了党员队伍建议的层面,刚才我就已经提醒了你了,你他妈的还跟我装模作样!
信谣传谣?现在这事儿已经搞得满城风雨了,已经有图有真相了啊,你他妈的居然还在说什么信谣传谣?
看样子对待这件事,你甄兆明还真是没怎么回事呀。今天我若是不给你上一课,恐怕你连我这副书记姓啥都不知道了。哼,连你一个小小的正科级我都收拾不了,还怎么和吴忠诚玩?
张劲松一般情况不会发火,他已经变得越来越成熟,虽然有时候心里窝着一股子气,但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摆着,不是说想发火就适合发火的。而且,他也已经过了那种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年龄,但今天,面对甄兆明这目中无人的样子,张劲松就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他发飙了,他要让甄兆明明白,自己这个副书记可不是吃素的。你随便说两句打发我,那我就让你明白,我张劲松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呃,随便起来……当然还是人。
“啪!”张劲松用右手拍了自己的桌子一下,接着瞪着眼,看着甄兆明,怒气冲冲道:“交通局就是这么个工作效率?啊,你告诉我谁在信谣传谣?信的什么谣,传的又是什么谣?甄兆明同志,实事求是的原则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党员干部,说话做事是要负责任的,是要以事实为依据的。对自己要求严格一点,坏不了事的!哼,以前我还以为交通局只是个别同志的思想道德水平滑了坡,现在看来,你这个局党组书记也有待提高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