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交通局局长甄兆明很恼火。
张劲松要他往县里打报告,这个报告还真不好打,从内心来讲,他是非常抗拒打报告请求县委调整顾大斌的工作的。而且,这个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跟顾大斌说。
难道说,老顾啊,目前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你顾全一下大局,自己打个报告,先休息一段时间……
擦!这种话要是对着顾大斌一说,甄兆明相信,顾大斌肯定会暴跳如雷!
幸幸苦苦几十年才熬到个实职副科的位置,就这么糊里糊涂就主动要求调整工作甚至是改非,谁受得了?
再说了,他顾大斌的年龄,离改非还早得很呢!
可是,如果交通局迟迟不往县里打报告,张劲松那边要是再发难,就没办法应对了啊。
甄兆明想这个问题想得尿胀。他到卫生间撒了泡尿,又用冷水洗了几次脸。他想洗去面前张劲松那吃人般摸样的脸,却洗不去心里对张劲松那点自己不敢承认的畏惧。
犹豫再三,甄兆明觉得,还是要再去向吴忠诚汇报一下比较好。这种事情自己做不了主,但只要是吴忠诚不点头,料他张劲松也没辙。
上次从张劲松办公室出来,甄兆明就去找了吴忠诚,可惜吴忠诚没在办公室。而之后,他又一个时候鼓不起勇气了。
这一次很幸运,打电话给吴忠诚的秘书马飞,马飞告诉他,吴书记今天可以安排得出来时间。平时马飞也没少得甄兆明的好处,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
甄兆明很快便来到了县委,和马飞打了个招呼,马飞进去通报,然后笑着请他进去。
“老板最新章节无限曙光。”甄兆明一进去,就这么叫了一声,没有像大多数时候那样叫“书记”。
吴忠诚看到他,露了一丝笑意,道:“兆明啊,坐。”
甄兆明笑着点了点头,依言坐下。
甄兆明是吴忠诚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副县长陈从水在里面起到了一些作用最用,但县交通局这样油水丰厚的大局,吴忠诚是不会轻易把人事问题交给别人的。当年甄兆明在乡镇干党委书记的时候,陈从水就力挺他上调当交通局局长,吴忠诚起先拿不准,觉得甄兆明不懂事,便在中间使了个绊,谁知甄兆明这家伙是红了眼还是拼了命,竟然把小自己二十几岁的情人免费送给了吴忠诚,而且还拿出家里一半的老底给吴忠诚上了个供,他这才得到吴忠诚的信任,如愿以偿当上了县交通局的局长。
乡镇的党委书记和县里各局的局长是平级,但是在各个穷县里,几乎没乡镇党委书记不想进城的,不提拔也行,只要平调到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局就行了。然而不管多穷的县委书记,都几乎都不愿意平调到市里去做一个行局的局长,哪怕是交通局这种大局。当然了,公安局和财政局这两个是例外。
甄兆明为了进城,那可真是下了大本钱的。好在,本钱下得大,收获也不小,在交通局长的位子上干一年,顶得上他在乡镇党委书记的位子上干一届了。
甄兆明做人也比较‘厚道’,入主交通局以后,他把几个道路扩建的工程给了吴忠诚的一个亲戚去做,这又让吴忠诚赚个盆满钵满。慢慢的,吴忠诚便把甄兆明当成了自己的亲信,而甄兆明也不枉吴书记的一手提拔,把县里的交通事业管理的有条不紊,各种罚款、收费每年都居望柏市第一。虽然基础设施建得不如其他县市区,但吴忠诚只要满意了,就算你政绩再差,那也是优秀的。
县财政的收入高了,领导很高兴,但他个人的钱包鼓了,那会更高兴。
所以,甄兆明和吴忠诚的关系很微妙。有些大事情,甄兆明敢越过陈从水直接来找吴忠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而陈从水虽然是吴忠诚的人,又是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可甄兆明把大工程都往吴忠诚的关系上靠,陈从水能够从交通工程这一块得到的好处也就有限了。
甄兆明的所作所为,陈从水多少还是有些不乐意的,可也没办法。因为吴忠诚高兴了。只要吴书记认为甄兆明干得好,那他陈从水就算屁都捞不着,也只能把气憋在肚子里。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