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吴忠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心里早已明白了甄兆明说这件事的目的。他吧唧了一下嘴,把喝到嘴里的茶叶嚼了两下,本准备像以前一样吞下肚子里去的,但却在将要吞的一瞬间止住了,然后吐在了脚下的纸篓里,抬起头,嗡声嗡气的问甄兆明:“唔,张书记怎么说?”
甄兆明道:“张书记觉得,这个事情影响非常大,老顾……不适合继续干下去了。”
吴忠诚对甄兆明这种吞吞吐吐地说话方式有些不爽了,其实他不爽的是张劲松居然对人事问题越来越感兴趣了,但这股子火气却一下就冲到甄兆明身上去了。
谁叫甄兆明这会儿在他面前,而且说的还是这狗屁倒灶的事儿呢?他脸一沉,阴阴地问道:“他就这么说的?”
其实吴忠诚明白甄兆明的意思,他汇报的已经很明确了,但吴书记现在心情很不爽,语气和脸色就不好看了。
甄兆明被吴忠诚这个话搞得有些冒汗,他可以不怕张劲松,但他是真怕吴忠诚的。他要是没有了吴忠诚这个靠山,恐怕很快就能倒了,他可不想这么年轻就退休养老,这骨头汤他还没喝够了。
他强忍着心里的不安,乖巧地准备把张劲松的原话汇报一下:“书记,张书记的意思是……”
甄兆明没说完,吴忠诚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们局里是个啥意见。”
甄兆明咽了一口唾沫,他有点搞不懂吴忠诚了,这刚让自己往明处了说,现在又不让自己说了,搞什么啊?
领导的心思要用心猜,不过有时候吧,却是猜来猜去怎么也猜不明白。
不过,不管吴忠诚为什么突然间转变了思路,甄兆明都不会表示异议。听领导的话,按领导的指示办就是了最新章节最强改造。
况且,吴忠诚这个话一说,那态度也就表明了——他张劲松说什么很重要么?我现在要知道你的态度!
甄兆明觉得自己有机会了,便赶紧道:“老顾是个老交通了……干工作任劳任怨,态度相当端正,能力很也突出……很多业务上的事,都是他在操作,因为一点小错误就否定了他的成绩和能力,这个……对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呀。”
对于吴忠诚的习惯,甄兆明是很熟悉的。他知道书记大人喜欢长篇大论,所以也学了一些这方面的工夫,但却不敢总是说太多话,不过遇到机会合适了,他也会把一个能够简单表达清楚的事情搞复杂一点,使得话能够多说几句。
当然了,刚才这番话,也并不完全都是废话,还是说得很有必要的。
这回甄兆明把话说明白了。吴忠诚沉默了半分钟,他觉得,张劲松现在势头很猛,这件事被他抓住了把柄,看来他张劲松是不把这个倒霉鬼副局长撸了,他是不死心啊。张劲松已经不同于以前,他已经变得跃跃欲试,而且劲头十足,自己搞了他的人,他现在就是想借这件事反击啊。
虽然吴忠诚对张劲松的做法很不舒服,但他也明白一个道理,惹老虎可以,但不要惹发情期的老虎,张劲松现在就处于‘发情’期,他若是豁出去了,也会很麻烦。
唉,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放这么一个三十来岁血气方刚的人下来当副书记,这不是捣乱么?
这个事情,要好好斟酌一番,可不能鲁莽。一个没搞好,恐怕自己就被动了。况且,自己也从网上看到了,如果自己把这事截住了,而张劲松挟民意相抗,后果就比较严重了。
想到这里,吴忠诚看了看正用期望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甄兆明,语重心长地说道:“兆明啊,这件事我在网上也看到了,社会影响非常不好。啊,现在的信息渠道是越来越广了,但也有许多谣言满天……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党员干部的期望值现在是越来越高,领导干部对自身的素质和修养,也应该要越来越严……我们不能伤害了同志们感情和积极性,也不能寒了全县老百姓的心啊。老顾的工作能力,县委是有数的,这样,他先休息一段时间……”
甄兆明算是明白了,自己搞了半天,吴忠诚不但没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办,反而跟张劲松一个调子了。妈的,这工程白他妈的送给你了,早知道我不来跟你汇报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