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在燃翼孤军作战,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他目前占据了战场上的优势,但官场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把张劲松时常折磨得心神憔悴。每当工作当一段落且一个人的时候,他便会想家。
他想父母,也想弟弟妹妹,更想他的妻子和女儿。
他已不是一个莽撞的热血青年,而是一个已为人夫、为人父的男人。身在随江的父母是他奋发向上的源头,远在南鹏的妻子和女儿,是他心灵的归宿。每每在电话里听听妻子说话和女儿或笑或哭的声音,对于他来说,都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天籁,要远比斗争后的胜利舒服的多。
他已经很久没回家了,虽然生理上的需求他能通过某种定力克服,但心理上对妻女的思念,却让他这个练就了一身功夫的男人无法克制。
张劲松悠闲地坐在办公室里,拨通了武玲的电话。
武玲有自己的事业,虽然这个生意人平日里要处理冗繁复杂的事物,但她作为一个母亲,还是腾出了大部分时间亲自带着孩子,虽然自己身边的这些保姆非常细心,她对容姨也是一百二十个放心,但她作为一个新母亲,作为一个并不需要为生计发愁的母亲,却是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陪在女儿身边。那种爆发出来的母爱,让武玲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
张劲松给她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抱着女儿,给她讲着根本就听不懂的故事。
“喂!”武玲接通了电话。
“干嘛呢?”张劲松习惯性地问了一句。
武玲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把电话放到了女儿的嘴边,对着女儿的小脸,哄着她道:“来,宝贝,叫爸爸!”
张劲松的脸上顿时洋溢出了灿烂的幸福。虽然他知道,女儿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说话,但武玲的表现还是让他心里充满了感动,是啊,如果哪一天女儿能会给自己打电话了,那该多好啊全文阅读官路逍遥。
张劲松也像个孩子一样,对着电话大声说道:“宝贝,快,叫爸爸,乖,叫爸……爸。”
两个大人都在自欺欺人,但这种欺骗是幸福的,是快乐的。
乐此不疲地哄了几分钟,孩子吱吱呀呀的不知道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武玲便把孩子交给了保姆,跟张劲松通上了电话。
“没上班么?”张劲松问妻子。
“今天没去,反正那边也没啥事,不如在家陪陪女儿,你那边忙么?”武玲问道。
“还行吧,最近事比较多……。”张劲松很感动,妻子其实要比自己忙得多,但她能抽出时间在家陪着女儿,而自己,自从来到燃翼以后,也就回去那么一两次,作为一名父亲,他觉得自己太不合格了。
其实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在有了孩子之后就能显现的比较明显了,女人再忙,家和孩子变成了她的全部;而男人,虽然心里挂念着妻子儿女,但事业对他来说,还是重一些。当然,这不能说男人是个没感情的动物,只是作为一个家里的顶梁柱,有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迫不得已。
武玲很理解张劲松,所以她会尽力的自己来照顾女儿,不让张劲松分心。固然这个家庭根本就不指望张劲松挣得那点钱过日子,就算张劲松不挣钱,她自己挣的钱也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武玲在家庭上不但不会连累张劲松,而且她会全力的支持张劲松的事业,力所能及的帮他打通一些路子,让他能在事业上少走弯路。当然,武玲很讲究一个度,她不会让张劲松感觉到,他是靠着一个女人才混到这个位置的,免得伤了他的自尊心。
张劲松今天这个电话来的也巧,武玲在京城有两个闺密,这个周末正好要来南鹏看她,所以她便在电话里对张劲松说:“老公,这个周末我京城的那两个姐妹来南鹏,你有时间么?”
武玲所说的这两个姐妹,一个是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区域规划处的处长,一个是农业部发展计划司的副司长。这两个女人长相不凡,而且各有特色,年龄也不大,跟武玲差不多。武玲和家族跟她们俩的家族之间并不是特别亲密,但这三个人关系不错,能亲到在一个被窝里睡觉的程度。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