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武玲笑了笑,回答他道:“当然像我了,女孩子家家的,像你长大了可怎么办呀。”
张劲松道:“像我怎么了?我这么玉树临风……”
武玲道:“少吹。女孩儿要长成你这样,怎么嫁得出去?”
张劲松嘿嘿一笑,然后看着女儿,道:“我觉得嘴巴像我,其他的地方像你,咱宝贝是融合了咱俩所长,长大了肯定是一个大美女!”
说着,他又轻轻摸了摸孩子的脸蛋,冲着孩子道:“你说是不是啊,宝贝儿?”
孩子自然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挥舞着小手,嘴巴一张一合,哼哼哈哈的,不知道她想表达些什么。张劲松却高兴的对武玲道:“你看,宝贝能听懂,她同意我说的话哎。”
武玲已经笑得合不拢嘴,她赶紧从张劲松送手里接过孩子,笑着道:“孩子这是撒尿的信号,你看看你身上。哈哈……”
张劲松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上衣已经湿了一大片,怎么孩子尿了自己都感觉不到呢?但虽然自己衣服湿了,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女儿这么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武玲就能判断出这是孩子撒尿的一个信号,她在孩子身上付出的,比自己多了不是一点半点,而自己又能报答她什么?
武玲虽然是新时代的年轻人,但却坚持不给孩子用纸尿裤,而是一直用的尿布。她动作麻利地给孩子换完了尿布,嘴里还在笑着,问张劲松要不要换件衣服,张劲松一脸无所谓,对武玲道:“这是我女儿给我的见面礼,我得好好保存着!”
武玲瞥了他一眼,笑道:“你就臭美吧,你要是在家呆上十天半个月的,估计你所有的衣服都得保存起来了。”
张劲松呵呵一笑,没再说话。两人推着孩子沿着公园里的小路转了一圈又一圈,张劲松给孩子买了两个气球,逗得女儿嘴巴咯咯的笑出了声,张劲松心里那种幸福,可比当初娶了武玲还要强几倍。
父母对孩子的感情,是最无私也是最深厚的。
……
张劲松和武玲刚回到家,武玲便接到了电话,是发改委的史晓慧打过来的,说行程提前了,再有半个小时到南鹏全文阅读末日小兵。
史晓慧昨天已到了花城,和在花城调研的路亚楠先行会合,这会儿正一起过来。花城离南鹏不远,走高速也好高铁也罢,都快得很。反倒是飞机,显得极为不便了。
武玲没多说,挂断电话后,赶紧给会所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安排好,又把已经睡熟的孩子交代给了容姨,拉着张劲松出了门。
武玲打电话的这个会所,是她常去吃饭的地方,逢有重要的客人来,她便会选择在这个会所就餐。一来,这是她的定点饭店;二来,她在这里有自己专属的房间,平日里不安排给别人,武玲可以随时打电话预定,这间会所,是不对外开放的,属于会员制,很方便。
路上张劲松也没多问,这些人的行程一般都不固定,也许是身份高了,说改就改,根本就不当回事。这跟县里区别可就大了,就算是张劲松出门,一般也要提前一天通知,而且定下的行程,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改。史晓慧和路亚楠提前到南鹏,他也没什么大惊小怪了。
到会所以后,武玲打了一个电话,又给史晓慧通了个电话,告诉她直接到会所,然后跟张劲松在大厅里等着客人的到来。
等着客人的间隙,武玲才跟张劲松说,今天来的还有一位,就是自己在南鹏的朋友,金铭化工集团的总经理孟紫萱,而且她一会就会到。
这个孟紫萱张劲松不熟,但武玲说了金铭化工集团进入了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行列,这就足够引起张劲松的重视了。武玲能跟金铭集团的总经理交往密切,这并不让张劲松感到吃惊。不说武玲的出身了,单说圣金鲲投资这块牌子,放在全球也是相当耀眼的。
等了十分钟的样子,一位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的女人径直走到了武玲跟前,不用武玲介绍,张劲松便觉得来着应该是孟紫萱。孟紫萱并没有注意到武玲身边多出来的这个男人,看见武玲,张嘴便道:“玲姐,见你一次就觉是你年轻了一截,你这真是逆生长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