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自从有了孩子,张劲松的心态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是团结乡出了一起普通的车祸,就算是死了人,张劲松也不会太过纠缠于这件事,在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上做文章。
但他现在是站的角度上不一样,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竟然用农用三轮车当校车,而且驾驶员也未进行任何的培训,直接上岗。山路本来就难走,加上一个农用三轮车,拉着二十来个孩子,稍有不慎,就会出事啊。
他非常痛心,受伤的这些孩子是无辜的,这十几个家庭会是怎样一种痛苦?张劲松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想了很多,想到了昨天自己刚见过面的女儿,想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进而,他又开始想在这样的事情上,政府应该怎么做,应该做什么?
这个问题刚一想,他就摇了摇头。他现在是县委的副书记,不是县政府的县长啊!
对于这种由政府出面处理的事情,张劲松作为一个县委副书记,直接插手是有些越权了。他不会傻到因为自己的动情而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但如果这个事情上了常委会,该说的他肯定要说。
如果条件合适,他也不介意把这个事情引申一下。十几个孩子受伤,其中还有重伤的,这也不是小事。
防微杜渐嘛,透过现象看本质嘛。
张劲松不是圣人。他对这件事情确实很痛心,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完全以一颗公心去对待,不掺杂一点私人的想法。能够在为公益的时候,在不损公益的前提下谋一些私利,他也不会放过。
当然了,这个私利,不是指钱财美色,而是他手中的实权的增加,他在县里名望和威信的提升。
真要操作得好,张劲松还是可以从这件事情中找到些机会的。虽然说这个事情是政府事务,但也不能单从政府层面去考虑。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能仅仅只是就事论事就了结了,还要从根源上深挖原因。
什么原因呢?这是***门和交通管理部门对校车的管理缺位!
这个管理缺位,就是工作上出了问题,就是这两个部门在用人方面出了问题——这些工作,都是要由人来做的嘛。
如果教育局的领导做事能认真一点,如果交通部门能够把路修得好一点,如果交警能够多到农村去查一查,或许这种事还是可以避免的。当然了,这个问题,主要责任还是在***门上。上一任教育局长是吴忠诚的人,被搞下去之后,现在这个又是吴忠诚的人,张劲松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这教育局本来是有可能扭转风气的,可惜被姜富强那目光短浅的家伙给放弃了,让教育局又被吴忠诚紧紧地捏在了手中。唉,果然应了网上流传得很广的那句话——不怕神一样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啊。
纵然张劲松对教育局再有怨念,却也不能再在教育局身上开刀,毕竟这种指向有些明显——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教育局的麻烦,是真的要跟县委书记唱对台戏吗?
说到底,他毕竟只是一个副书记,真要对班长太不尊重了,市里恐怕就会调整他的位置了全文阅读最强弃少。
他来燃翼就是想打开一片天地的,说大一点是为燃翼老百姓做点实事,说小一点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展现自己的能力,为以后挑更重的担子打基础的。
现在,燃翼在用人方面弊端很多,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吴忠诚抓得太紧,很多领导干部都是他的亲信,而且能力普遍不高。这种事,他这个副书记是可以插上一手的,要不然的话,燃翼改头换面永远都不可能。
当然了,怎么样插手,也是要讲究个方式方法的。
张劲松打算还是在精神文明建设这个方面做个文章。前几天交通局出了事,自己把精神文明建设提上了一个理论高度,现在这件事又摆在自己面前,而且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去插一杠子,何不借着上次这个东风,趁热打铁?这样做也能显示出自己对工作的认真,而且又不至于太明显地针对什么。
交通局现在的副局长空着,张劲松早就已经瞄上了这个职位。他要找一位有能力的人来填补这个空白,但他又知道,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