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嗯,有问题确实要搞清楚。”高德贵点点头,附和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是对组织上负责,也是对友前同志负责。”
张劲松心中暗爽,跟高德贵合作,还是很舒服的。他只是副书记,公检法插不进手,能够有纪委配合他,许多事情才好办。
高德贵领了张劲松的命,就操作去了。他才不会傻到再去跟吴忠诚汇报一番,调查一个无关紧要的副科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事事都要向同级党委汇报的话,那纪委办案的独立性还要不要了?
至于说影响到了县委的安排和乡镇的工作,这就更扯淡了。又不是调查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只是一个副乡长而已,算不得什么!
“有高书记你把关,咱们县里的党员纪律和干部素质一定会有个大的提高!”张劲松肯定了一句,送客了。
离开张劲松的办公室,高德贵说干就干。这可是个难得一遇的好机会,既能够加强纪委在县里的存在感,又能够让张劲松欠他一个人情,一举两得。
反正现在算是把吴忠诚得罪惨了的,倒不如和张劲松合作得更紧密一点,争取利益最大化了。
高德贵在纪委呆了这么多年,对于叫干部来纪委喝茶这种事,自然是再顺手不过了。虽然在他手里没有真正处理过几个重要干部,但叫人谈话这种事,高德贵以及他的那帮手下,那可是轻车熟路。
当天下午,胡友前就被请到了县纪委。
胡友前只是一个副科级,自然不可能劳驾县纪委书记亲自问他话了。就算是副书记、或者别的县纪委常委,也不一定要亲自和他面对。
纪委搞调查,确实讲究个级别对等。但这个级别对等,并非是说调查副科级的时候就要纪委这边也出一个副科级的来问话,而是指,对县管干部来说,由县纪委出动;对市管干部,就由市纪委出动;省管干部的话,就由省纪委出动。
胡友前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惹出县纪委里的实权人物,只有几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让他坐在一间办公室里,一来就是最典型的开场白:“政策你应该知道吧?主动交待,可以坦白从宽……不要有侥幸心理,情况我们都掌握了,现在给你一个自救的机会……”
胡友前这个人平日里在乡里名声就很差,不单单是村里对他有意见,就连乡政府的脱产干部也没人愿意和他共事全文阅读末世之雷霆武者。
他属于那种欺软怕硬,狐假虎威的类型。但凡遇到比自己官位小的,或者平民百姓的,胡乡长就摆出一副大领导的摸样,走路都会挺胸抬头撅屁股,可见到比他职位高的,他便变成了另外一幅摸样,点头哈腰,畏畏缩缩。
坐在纪委的办公室里,胡友钱冷汗直流。前几年,他也知道自己被几个妇女告到纪委,但一直就是安安分分的过来了,虽然心里还存在着一点的侥幸,但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容他自我安慰了。
干部被纪委请去喝茶,真的比普通人被警察问话还胆小。不管纪委有没有掌握证据,他都会自己脑补许多被调查的原因出来。别说被纪委的人带走了,甚至有极少数,在自己单位被纪委的人一说明来意,就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稳了。
胡友前根本就没细想这些话里有没有什么漏洞,他这时候满脑子都在想自己干过的事情。胡友钱很清楚自己做过的事如果没人较真,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可如果有人较真的话,那就是天大的问题。
现在,纪委把自己请来喝茶,再听到这个话,他就直接认为自己已经被双规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纪委也不是随便就能够双规干部的。如果一个干部被人检举可能有问题,那么,纪委相关的科室就要做出初核,然后还要纪委常委会决定是不是要立案调查,调查之后,如果情况严重,需要双规的话,纪委常委会才会作出双规决定。
对于重要的干部,双规还要请示县委。
胡友钱现在这个情况,充其量也就是个正常的谈话,只不过这个谈话是纪委,不是在他自己办公室。他被自己想象的双规吓住了,越想越害怕,两腿发颤地站了起来,强笑着道:“我,我没有什么问题……。”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