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胡友前不禁打了个颤,心里已经凉了半截,虽然他不知道纪委的人到底掌握了多少问题,但他做过的事,他心里是很明白的。而且,他又没办法问,只好点了点头,战战兢兢的回答道:“请领导放心,我一定端正态度,如实汇报,不,如实交待。”
没办法,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着混个党内处分,以免被移交到司法机关去,说话都有点不经大脑了。
“好!那你说!”高个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脸平静地说道。
胡友前犹豫了,说什么?怎么说?虽然他违反组织纪律的事不少,但在他看来,能举报他的无非就是村里的那些妇女。他猛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听说过张书记最近在抓精神文明建设,而且纪委高书记和张书记也走得近,莫非自己这是被张书记抓了典型?
下一刻,他又觉得这个想法太不可思议了——精神文明建设,跟纪委的工作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这个问题,交待肯定是要交待的。至少怎么交待,交待多少,却是有讲究的。交待少了,跟纪委掌握的情况相差太多的话,那就是态度不端正;交待多了,超出纪委掌的情况太多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胡友前觉得,别看现在他们说是给个党内处分就可以了,自己真要干的坏事太多,他们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所以,这其中的度,一定要把握好。
正在他犹豫之际,高个子突然站起了身,冷冷的对他说道:“要不你再好好想想?”
这个架式,完全就是要离开了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好好“冷静”的打算啊。
这也算是纪委办案的一个手段,跟公安局差不多,事情不交代,那你就蹲在墙角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再问。
当然了,这个也只是针对一些问题不大的干部,或者一些小案子。重大案子的相关人物,那是要二十四小时有人陪着盯着的,免得被调查对象自杀或者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意外。
这一想,到底会想多长时间?胡友前不知道!
其实,以前纪委找人调查的话,可能一调查就会调查个几天,但现在已经很规范了,一般都会讲究个不过夜的原则——如果没有问出问题来,夜里十二点之前,就要让人回去了。
当然了,双规的肯定不算在这个情况之内。甚至,双规也是有时间规定的,一般也就是双规个半年,只不过在半年时间到了之后,还可以申请双规时间延长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胡友前自己不知道这些情况,除了搞村妇之外,他知道的还真不多——分内的工作都还摸得不太透呢,又怎么会知道纪委这边的工作方法?
见到纪委的几个干部要走,胡友前直接就以为人家对自己有看法了全文阅读墨门飞甲。这一下,他瞬间就有了决断。
他不想再熬着了,他现在已经基本上断定自己的命运了。没想到,自己熬到了这把年纪,再熬几年就退休了,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如果真被纪委移送到检察院了,那自己这辈子就完蛋了,悔不该啊!
他赶紧站了起来,由于紧张,汗珠子开始往下掉,但他还是赔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对高个子说:“领导,我都,都,都想起来。”
高个子看了他一眼,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点点头,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道:“嗯。”
胡友前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退路,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得不交代。毕竟坦白从宽了可以争取到党内处分。自己如果能交代的好,还有可能不被双开,可自己要是顽抗到底,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跟一个副乡长谈话,纪委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不到两个小时,胡友钱就把自己养情人,玩弄村妇的事情说了出来。在纪委几个人的攻势之下,他甚至把收受他人贿赂事都交代了,而且他说的还有名有姓,甚至谁送了多少东西,谁家的老婆被自己搞过,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但交代归交代,胡友钱这个人还是留了一手,至于对损害公家的那点事,他是一件都没说。个人作风问题毕竟在处理起来是比较轻的,弱势涉及到了以权谋私,贪赃枉法,那事情可就大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