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看完材料,张劲松心里已经有了底。
有了高德贵的密切配合,张劲松的计划已经很大的成算。但他没有在高德贵面前表现出什么兴奋劲来,这种事是只能藏在心里,不能表现在脸上的。
张劲松不傻,他非常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应该有什么样的脸色,就算自己再高兴,有时候也必须装作很平静的样子。这是在面对同僚,不是面对下属。
他把材料放到桌子上,点了点头,看着高德贵道:“触目惊心呐。对这种性质恶劣、影响重大的案子,一定要认真对待、严肃处理。”
高德贵点点头道:“张书记说的没错,这个性质太恶劣了。目前,人还在控制之中,正要讨论个意见,报给县委……”
这个话,就是在问,张书记你给个明确的意见吧。处分到什么样子?免职,双开,或者移送检察机关?
纪委能够把人给先弄了来,搞出了干货,这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了。至于怎么定性,还得县委来决定。吴忠诚的火力,他高德贵顶不住,还得张书记你定个调子出来。
张劲松明白高德贵的意思,即便高德贵不问他,他也打算说说自己的想法来。张劲松虽然是个领导,但他一般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都会自己顶上去,不让下属和盟友为难。
对自己人,张书记是很够意思的。
高德贵不是外人,张劲松自然也不会绕圈子。在胡友前的问题上,高德贵很痛快很给力,张劲松自然也不可能太含糊——冷了高书记一颗火热的心,那就不好了。
张劲松不想在高德贵面前表现的太领导化,大家是平级,常委会上自己排名第三他排名第四,人家叫一声领导那是给自己面子,并不表示自己真就可以端起领导的架子。
他想了想,看着高德贵,平静地说道:“这个事情,你还是要向吴书记汇报一下,具体怎么个意见,还要吴书记拿主意。我的看法,纪委办案,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坚持原则。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病入膏肓的,也要当机立断!该割肉的割肉!瘤子长在身上,不及早切除,是有可能发展成癌症的!这一次,要通过胡友前这个事情,给其他党员干部以警示!”
张劲松这话高德贵领会的可是真真切切,踏踏实实。这切除瘤子,最起码也是清除出党员队伍了,至于移不移送检察机关,还要看和吴忠诚沟通得怎么样。这治病救人,给其他干部警示,那就是张劲松的意思。
至于前面的话嘛,则是让他高德贵先去探一探吴忠诚的口风,不管吴忠诚对纪委这次的动作是个什么态度,张劲松都会顶他高德贵的全文阅读至尊神位!
这话虽然没绕弯,但技术含量那可是相当的高。高德贵已经明白了张劲松的意思,心中安定。这对胡友怎么处理,他也跟张劲松想到了一块,如果要把胡友前移交检察院,这件事的难度肯定不小,阻力相当大。吴忠诚首先就不会同意,但如果给他一个变通的处理,那就轻松多了,而且对张劲松来说,也算是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开始处理人了。
高德贵点了点头,对张劲松道:“行,那我就跟吴书记汇报一下。”
高德贵和张劲松前后脚出的门,高德贵要去找吴忠诚,而张劲松则是去了县政府,找县长姜富强去了。
自从上次吴忠诚给了姜富强一正一副两个职位,张劲松觉得姜富强没什么格局,跟县长的亲密接触就少了很多。但是怎么说呢,姜富强毕竟是县长,在和吴忠诚过招的时候,姜富强比张劲松有先天优势。
这么大一个助力,张劲松不可能因为他格局不大就不团结起来。求同存异,共同发展嘛。
张劲松一直以来的主张,即便姜富强现在没什么格局,可他毕竟是一县之长,而且还兼着县委第一副书记,职位还比自己高,这个战略合作伙伴,自己是不能丢了的。万一自己跟姜富强没有了来往,说不定哪天他再倒像了吴忠诚那一边,这对自己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纵然姜富强不会和吴忠诚合作,可自己少了姜富强这个盟友,根本就和吴忠诚没办法玩啊!所以,跟姜富强的合作是不能停的,时不时的送点不紧要的好处过去,也是很有必要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