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心里再复杂,姜富强也不会表现在脸上来。他看到张劲松进来,就起身迎了过来,笑着道:“什么风把张书记吹来了,来,坐。”
张劲松一脸微笑,当先伸出了手,姿态放得很低:“来得冒昧,没打扰到县长的工作吧?”
“呵呵,没事。和张书记讨论,也是我的工作嘛。”姜富强说着,跟张劲松一同坐到了沙发上。这个说话的调调,感觉有点像是县委书记,而不是县长了。
张劲松这次见到姜富强明显的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的疏远。有种说法,叫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在官场中,这句话却是不被信奉的。
大家交往,当然是利益使然。你都淡如水了,人家谁还愿意和你玩?即便官场中有战略同盟,那关系跟君子之交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张劲松有这个感觉,并不是因为姜富强的态度,因为姜富强这个表面上的态度是没有问题的。能够混到他们这个地步的,感觉都很敏锐的,两个人关系如何,只要一交谈,彼此就都明白了。
姜富强对张劲松算是客气的,但张劲松明白,这种客气的背后代表着什么——越是客气,越是疏远。
不过张劲松并不在意他跟姜富强现在的关系,他的目的是只要和姜富强合作,各取所需而已,又不是要交朋友。
“县长,有时间没过来了,这段时间事情太多,稍微有点空闲,又怕你这边忙。”张劲松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话,虽然没有明着表达歉意,但意思是出来了。
毕竟是县委副书记,又不是常务副县长,纵然是工作上有什么失误的地方,要道歉也是找书记,而是找县长。更何况,张劲松工作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失误的地方。
这个姿态,真的放得相当低了。
姜富强怎么都没想到张劲松会来这一手,多少有点措手不及。他这个副书记比县长低点,但也不至于低到如此地步。一瞬间,姜富强想开始想,张劲松这恐怕是在跟自己发暗号了,工作方面,他张劲松是直接跟吴忠诚汇报的,怎么也不会跑到县政府来。今天过来,明显就是套一套近乎,另外,也是带着目的的。
其实,姜富强在内心深处还是看好张劲松的。他选择跟张劲松站在一条战线上,固然有形势所逼别无选择的因素在里面,却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燃翼县,他只有和张劲松联合起来,才能抗衡吴忠诚。当然了,在联合的同时,有什么利益了,自己该得的,也肯定要争取!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这种带着竞争关系的联合?如果吴忠诚突然被调走的话,那在县委书记这个位置的争夺上,张劲松绝对会是他姜富强最大的竞争对手全文阅读极品三太子。
当然了,现在吴忠诚还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不过,想必上面也不会让他继续在燃翼呆很久吧?再呆个一年,呃,两年,应该到顶了吧?
不管吴忠诚会不会走,会在什么时候走,只要他还没有走,那姜富强就还得保持着和张劲松的联盟。只不过,这种联盟会有时候紧密一点,有时候松散一点。
至少,现在的姜富强,还没有和张劲松分道扬镳的打算。只是他毕竟是县长,要保持着县长的威严,遇到问题了,能够捞到多少利益,这要看各人的本事,可在商量问题的时候,他这个县长总不能去就县委副书记吧?
这段时间,张劲松的冷漠让姜富强多少有些不爽。但这种不爽也不至于把两人的关系一棍子打死,有时候,战略同盟还是易结不易解的。
姜富强呵呵一笑,多少有些尴尬,但还不至于把尴尬写到脸上来,他看着张劲松道:“最近县委的工作,确实很忙啊,张书记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啊……政府这边还有许多工作,需要你帮忙看一看,你可得给我留点时间呀。”
“县长有什么工作要交待,直接吩咐就是了。”张劲松捧了他一下,稍稍一顿,又继续道:“说起来,我这儿有个事情,是政府方面的,正好今天来跟县长汇报一下。”
“哦,怎么个情况?”姜富强看着张劲松,摆出一副仔细听的样子。
张劲松道:“前几天县里开了一个精神文明建设专题会,有人实名举报说柴火乡政府的一个副乡长有作风问题,影响相当恶劣。纪委那边正好找他谈了话,结果,这个……唉,问题还真不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