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高德贵进门后显得非常客气,他笑了笑,对吴忠诚道:“书记在忙呢。”
吴忠诚抬起头,心里恼火不已,脸上却浮起一个浅浅的微笑,起身道:“德贵同志来了,坐吧。”
高德贵坐到沙发上,吴忠诚屎窝挪到尿窝,又原地坐了下来,并没有坐到沙发上去。
他不想和高德贵一起做到沙发上。
刚才见高德贵进门,吴忠诚本不打算起身的,但想了想,还是站起来了一下。现在的吴忠诚,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不注意表面工夫了,哪怕和高德贵尿不到一个壶里,也没必要搞得势同水火。
一个县委书记,把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这三位重量级的县领导都顶到对立面去了,市委会怎么看他,省委又会怎么看他?
私底下斗得再厉害,表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当然了,仅仅只是过得去就行了,所以吴忠诚只是站起来了一下,都没走出来。如果是姜富强过来,他肯定会走出来的。
高德贵不想在吴忠诚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只要把这件事解决了,自己的意思得到了吴忠诚的认可,那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跟吴忠诚之间,多说一句,他觉得那都是废话。
他是纪委书记,一天到晚黑着个脸就够了,大局感神马的,过得去就行了。
高德贵坐定后,看了看吴忠诚,道:“书记,有这么一个情况。纪委最近接到了几个关于柴火乡胡友前的实名举报,内容跟以前一样,都是关于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的。凑巧的是,县文明办也接到了类似的举报,张书记向纪委作了一个通报,纪委这边本着对同志负责的态度,没有立案,只是找胡友前了解了一下情况。结果,他一见到我们的同志,直接就坦白了,原本他干的些事情,比举报的还多。”
说着,他就站起身,把胡友前交待的问题递给了吴忠诚。
高德贵这个话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他把这份举报说成是纪委在先,给吴忠诚的意思就是这件事第一当事部门就是纪委,而张劲松搞精神文明建设,恰好也接到了类似的举报,所以张劲松才安排自己跟胡前进对话。高德贵这么说,并非是要把张劲松卖了,相反,他这是在和张劲松一起顶压力。
当然了,张劲松的压力,肯定是顶在大头的——张书记向他通报了,他不能不查嘛。而且,他也解释了一句,他立案都没立,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哪料到胡友前会那么软脚虾呢?
他一见到纪委的同志就腿软,主动交待了,那纪委这边也不能当没听见吧?
吴忠诚当然知道胡友前,只是印象不深,如果印象深的话,胡友前也不可能还只是个副乡长了。
但不管怎么说,那个胡友前也曾通过关系给自己送过礼,加之以前纪委就接到过关于胡友前的举报,都被自己给压了下去。所以高德贵这么一说,吴忠诚就明白了,这分明就是张劲松的意思,他想通过精神文明建设这件事,把县里的干部搞一搞,给自己一个压力最新章节阐教第一妖。
为什么要给自己施加压力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交通局还有个副局长的位子空着呢!
虽然张劲松拐弯抹角的为了这件事大动干戈,而且也没跟自己汇报,但吴忠诚是什么人,他的眼线可能比他的亲戚都要多。
这点鬼把戏还想逃过我的眼睛,你张劲松也太小瞧我了。
不过吴忠诚也知道,现在张劲松已经开始反守为攻了,自己要不得不防了。
吴忠诚接过材料,翻开看了看,脸色越来越严肃,轻声问道:“纪委打算怎么处理?”
高德贵没想到吴忠诚会问他这句话,他在想,如果自己马上就说怎么怎么样,那肯定会适得其反,而且凭着吴忠诚的脑袋瓜子,自己这点小聪明肯定是逃不过他的。现在高德贵也只好走群众路线,把利弊给他摆出来,让他自己考虑去吧。
“书记,这个情况,我也是始料不及。纪委这边准备上会讨论,并且把情况向县委汇报,请县委作出处理意见。”高德贵姿态放得很低,而且脸上也表现的很真诚。
吴忠诚心里骂了一句,少他妈的跟我装,还不知道你?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