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以前的吴忠诚,每次到市委常委楼来,司机总是会把车开到大门前。可这一次,吴忠诚却吩咐司机不要上去,而是把车停在了台阶下,他自己走那十几步台阶。
今天情形不同往常,他要低调一点。
别看在燃翼县他很张狂,但到了市委,这些细节方面的东西,他是相当注意的。
不管这个细节,会不会被市委领导看到,他都要表现出来。
做到了这个细节,没有领导看到,他不损失什么;可没做这个细节,却又偏偏让哪个心里不爽的市委领导看到了,觉得他把车开到上面去不合适的话,那他可就会冤得不行了。
……
经过张劲松这么大搞精神文明建设,燃翼县一潭死水的格局被彻底打破。张劲松这一出手,不但搞下了一名副乡长,而且还顺利的扶上了一名交通局的副局长,这大手笔的杰作自然又在燃翼县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浪最新章节韩娱之掌控星光。
最近,投靠张劲松的各路人马如雨后春笋,该冒头的都冒了头,不该冒头的也都蠢蠢欲动。
跟着有魄力的领导才会有饭吃,这个道理,大家伙心知肚明。
然而,这个情况,在市委看来,却也是极不正常的,是危险的。
燃翼县里,现在的几个大领导们只顾斗得欢了,县里的工作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作为市里的一把手,佟冷海对燃翼县这种不团结的搞法很不爽了。
燃翼县本来经济水平就落后,自己在任期间还指望着能干出点成绩,其他县市区眼瞅着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而燃翼县却迟迟没有动静,加之最近自己耳边总是会传来燃翼县内斗的消息,这让他心里很不爽歪歪。
工作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有争执也是正常的。县里班子里斗不斗、怎么斗,他佟冷海不关心。他只关心你燃翼的工作做得怎么样,经济建设有没有搞起来?若是你的经济水平全市第一,那你斗的头破血流也没关系,可现在,你这些人只顾着斗,竟然连工作都不做了,这样下去还了得?
若不敲打敲打,恐怕燃翼就毁在这几个人手里了。
张劲松正在有选择性的接受了几个干部的投靠,望柏市市委书记佟冷海办公室里,吴忠诚却胆战心惊的坐在一旁。
关于燃翼的现状,佟冷海对吴忠诚进行了一番严厉的批评教育,话说得很重,但还不至于到拍桌子骂娘的地步。
这一番深刻的教育,就像在吴忠诚头上泼了一盆凉水,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许多。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这段时间自己跟张劲松斗的确实是有些频繁了,想当初张劲松没来燃翼的时候,燃翼县的各项工作还显得有条不紊,虽然争不到市里的排头兵,但也不至于被市委书记专门叫了过去点名批评。现在来了个县委副书记,县里的各项工作不但没有进展,反而比以前还落后了,吴忠诚对张劲松的恨意着实又增加了几分。
尼玛,都是你姓张的上蹿下跳搞风搞雨,你是燃翼的罪人!
不过,现在却不是你恨我,我恨你的时候。县里的工作如果再没有进展,市委如果真的特别不满了,向省里打个报告,恐怕自己这个书记的位子就摇摇欲坠了——自己在燃翼的时间也不短了,省里恐怕也看到了这一点啊!
怀着一肚子的郁闷,吴忠诚回到了燃翼,几个心腹立马来跟他汇报张劲松这几天的动向,但他已经没啥心思考虑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先把县里的各项工作往前推进一下,只顾着勾心斗角,耽误了实事,那是绝对不行的。
斗争只是手段,搞好县里的工作,才是目的。他是县委书记,知道什么事情才是重要的。
吴忠诚彻头彻脑的思考了两天,起初他打算在劳动路那一片地上做个文章,如果那片地开发了,怎么说也算是县里的一点成绩。但转念一想,劳动路改造费时费力不说,当初开常委会几个常委是明确了反对的,这样一搞,弄不好官斗这把火就又烧起来了,这要是让市里知道了,自己恐怕就厄运难逃了。
想当初,张劲松第一次明确表示反对他的意见,就是从劳动路周边改造这个议题上开始的。现在旧话重提,除非同意当初张劲松提的建议,要不然肯定又是一场恶战。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