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张劲松这几天也没闲着,他其实是个想做事的人,奈何形势所迫,只顾着斗争去了。这次,吴忠诚和姜富强去跑项目,虽然没他的什么事,但他却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
一方面,他对项目本身感兴趣;另一方面,他也需要了解吴姜二人的动态。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很多事就是这样,先了解了情况,到最后真的该自己出马了,那样才会心中有数。
当然了,如果吴忠诚和姜富强能把事情办好,那张劲松倒是省了事了,鬼才乐意没事找事干。
可问题是吴忠诚和姜富强并没有如众人所愿,跑了这么多天,什么成绩都没跑下来,最后还搞得个灰头土脸。这种结果,是大多数人都不愿看到的,而这两位也跟大家没法交代。张劲松琢磨着,自己该找个时机出把力,说不定这对自己来说,又是一个好机会呢。
交通系统,他不是很熟。但毕竟有个赵世豪关系还不错,赵师姐,真的很豪爽,也乐于助人呐。高速公路这种事情,赵世豪虽然是高管局的副局长,却也做不了主,可一级公路二级公路,她还是能够说得上一点话的。毕竟,在去省高管局当副局长之前,赵世豪在省公路局混了多年啊!
张劲松想到机会,机会便来了。看到会议通知之后,他扫了一眼议题,便暗地里笑了起来——吴忠诚还真可爱,居然叫大家一起想办法弄钱全文阅读官道之权色撩人。
唉,你吴忠诚好歹也是个县委书记,在省里是有根脚的,交通厅批了的项目,却要不下来的钱,现在还要召集大家一起想办法,这脸真是丢大了啊!
虽然吴忠诚是想让大家集思广益,但他心里还是琢磨了两个方案。第一个便是立即开展劳动路片区的改造工程,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这一片要是开发了,就能解决目前资金紧张的问题,修路的事今年完不成,总比给人们遥遥无期的感觉要好,至于困难,那会上再说;第二个便是县里出面贷款,让银行拿出一部分钱,先解决几个乡镇的交通问题,这样至少能在市里说几句话,不至于两手空空去拜佛。
这两个方案,难度都不小。第一方案,有被张劲松旧话重提的风险;第二方案嘛,估计一找银行还没开口,银行就有可能直接就要县政府还以前的贷款了。
然而,再有难度,他思来想去,还是要试一试。如果实在行不通,再想别的办法吧。
作为主要领导者,有时候不能全靠底下的人出点子,必要的时候自己脑子里还是需要有点东西的。
有了这两个方案,那么这个议题,他也就可以掌握主动性。就算是两个方案都被否了,他也好掌握讨论的节奏。
县委领导都知道吴忠诚这段日子心情不爽,所以这次开会,没一个人请假,谁都不想触吴书记的霉头。会议室,常委们各自按自己的时间进了场,吴忠诚最后一个到。他屁股坐定,又抬起头扫了一圈会场,把话筒往外推了推,又往下压了压,直接开始了:“同志们都到了,那就……开会吧。”
随着吴忠诚的话落音,让会场里常委们开始翻看手里的笔记本,有人甚至就开始用笔在上边画着,谁也不知道是在画乌龟还是画山水。
吴忠诚又抬了抬眼皮,继续道:“同志们,这段时间我们县里工作开展得不太如意,年初我们对来百姓承诺的几项工程,基本上没什么进展,身为班长,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啊。”
这话一说,底下的人坐不住了。吴书记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反常态啊!竟然做起了自我评价,这他妈的也太难得了,但几个明白事理的常委们却听得心惊胆战,书记是一把手,在整个县里,没人会批评他,他做自我批评,意思很明确,接下来就是要批评人了!
果然,吴忠诚阴着脸,继续道:“我们先讨论一下交通问题,108国道整修需要资金,省里虽然批了项目,但项目资金还没下来。现在各乡镇也都争着抢着要修路,跟县里要资金,县里的情况,相信大家也是清楚的。县财政一直很紧张,根本就拿不出钱来修路,这个事情不是交通局一家的问题……啊,在座的各位都是县里的领导,都有责任出谋划策,县里的工作做不好,我们谁都逃脱不了责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