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吴忠诚之所以把自己的意思马上说出来,并不是说他就想先下手为强,先堵住各位的嘴,确切的说就是那几个持反对意见的人的嘴。因为这样的嘴,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能够堵得住的。
这仅仅只是开会讨论问题时的一种策略而已,便于自己掌握主动权。猛一听,像是很强势地告诉他们,自己就这么定了,你们只需要讨论,而非再提其他的建议。可实际上,吴忠诚自己都很明白,肯定有人会反对的。
他所需要的是,在对手接连否定了他的两个方案之后,不可能再否他的第三个方案,如果他拿不出第三个方案,那否定了他两个方案的对手们,就得拿个可行的方案出来——尼玛,老子说的办法你不同意,那你就拿出好办法出来嘛最新章节神兵天下。
其实,吴忠诚是很希望劳动路改造的,这样给他带来的好处,要比整修一段国道大得多。以前,由于被张劲松搞了一次破坏,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大家讨论这个事情,现在县里急需用钱了,而且听起来这个解决的办法也没什么弊端,吴忠诚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虽然那几个反对的人听起来理由充分,但目前的状况,不是你唱高调,保护文物,保护非物质遗产之类的空话了,现在是实打实的事,那就一个字——钱。
陈从水作为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又是县委常委,还亲自跟着吴忠诚跑了一趟省城,而且今天讨论的事也是他分管的那一摊子,开会的时候他自然比谁都认真。吴忠诚提出劳动路改造,他是举双手赞成的,但现在还轮不到他说话,这县长和副书记都没吱声,即便他是再赞成,那也不能表现的太积极。
一般来讲,常委会上发言,是有顺序的。只不过,在燃翼县里,由于吴忠诚的放纵,县委常委会上的发言,还真就没有顺序可言。
只是,平时可以不讲发言顺序,但现在这种情形下,陈从水却是不想冒头,一定要讲一讲顺序了。再说了,这会议室里,就算是不讲顺序的话,也还有人比他跟吴书记跟得更紧啊!
姜富强是县长,理论上来说,这些事情是他这个大县长操心才对,但目前这种情况,他根本就操不起这个心。跑了一趟市里,好话说遍了,嘴皮子差点磨破,才搞了一百万,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现在,书记亲自开会研究交通的事 ,他脸上也没光——纵然吴书记一分钱都没要到,可说到底,这还是政府事务,不是党务工作啊!
姜富强不愿轻易说话,等到吴忠诚说完,便看了一眼张劲松,却正好跟张劲松的目光碰到了一起。两人心照不宣,却又各有想法。
张劲松理解姜富强的心情,再者说他也不管你县长不县长,既然你让我说了,那我就说两句,反正自己心里已经有底,不就是去省里要钱么?你吴忠诚要不来,不代表我张劲松要不来,今天本来就是常委会,当着各大常委的面,我说两句也在情理之中。
陈从水这时候要讲顺序,张劲松却还是跟以往一样,不在乎这个顺序了。
张劲松没有任何小动作,也没看吴忠诚,张口便道:“我觉得劳动路那一片嘛,还是慎重些比较好。资金的问题,我觉得可以再跟上面申请一下,去省里磨一磨,交通厅门槛高,多跑几次也在情理之中。实在不行话,我们再研究劳动路改造的事,也不迟。”
张劲松没把话说死,并不是说他没有信心能够去省里要到钱,而是他给吴忠诚留了一点面子。他觉得,吴忠诚毕竟是县委书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不能让他连个台阶都下不了,但这点面子对吴忠诚来说却是微不足道的。
在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太得理不让人了。这毕竟不是他刚来的时候,已经猛打猛冲了一阵,显示了火力,现在就要展现他宽广的胸襟了。为官之道,随时调整策略,是很重要的。
吴忠诚感觉就是被张劲松踏踏实实的扇了一巴掌。他妈的,老子去省里一分钱没要来,你再提去磨一磨,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给老子难看么?
吴忠诚的脸渐渐的变了颜色,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张劲松,心里那叫一个气,可吴忠诚再气,也没办法在会上发作,他刚想说几句,却被姜富强抢了先。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