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吴忠诚放着现成的项目都要不来钱,他张劲松一出马,不仅把项目的钱要来了,还顺带另外拿下了个小项目。这一对比,优劣就显现出来了。
至于说高速公路嘛,以他现在的身份,纵然要到了,效果也不是特别大。高速公路这种大项目,只有他当了县长或者县委书记之后,那时候再拿下来,才是实实在在的政绩。而且,在当一把手时候,能够拿出一个大项目,也可以镇得住副手们。
而且他也在想,即便赵世豪给了他一条高速,他也不想马上就接受。毕竟现在一下子把项目都拿回去,万一等再用到了,自己就不好意思张嘴了。
不止高速公路,就连乡村公路,他也不急着现在就拿回去。现在虽然县里急需这些乡村公路,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等过段时间再要一个乡村公路下去,作用肯定要比现在大的多。
张劲松摆了摆手,嘻皮笑脸道:“姐,这个也再等等吧,先寄存在你这儿,等我穷得揭不开锅了,再来找你要,也不迟。”
这玩笑话根本就刺激不到赵世豪,她笑了笑,会意的看了看张劲松,道:“既然你看不上眼,那就算了。今晚上先见见面,以后你自己跑吧。”
“那可不行!”张劲松摇摇头,道:“项目你还得留在手上,我只问你要,谁叫你是我姐呢?”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几条乡村公路,放在交通厅不算什么,可在燃翼县的话,却也是没甸甸的政绩!
张劲松并非嫌弃这几条乡村公路,他明白,即便是乡村公路,从省里下去的,钱也少不了。但现在他不想拿回去,他需要的是时机。这种成绩,现在拿回去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只有用对了时机,那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晚上,赵世豪把省交通厅、公路局请了几个人出来,名义上是闲玩吃顿饭,但其实却是为张劲松拉关系。张劲松没让赵世豪失望,在酒场上表现的那是一个畅快淋漓,几乎把他这些年混官场的手段都使了出来,气氛很是热烈。
……
在白漳住了一晚,第二天,张劲松没急着回去,反正该办的事都已经办妥,接下来他还要处理一下其他的事。
白天,他去拜会了一下省地税局的老领导,这些人张劲松还是要走动的全文阅读巫在异界洪荒。虽然自己在地税局的时候没摊上他们什么好处,但这层关系不能断,在官场混的,最重要的就是能八面玲珑,特别是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更要保持好关系,这对自己以后的路,是很有帮助的,赵世豪不就是个例子么。
跟老领导见面,张劲松觉得轻松了很多,一起吃了顿饭,又回忆了一下当年的时光,张劲松满嘴感谢领导培养,劲松没齿不忘之类拍马屁的话,把气愤搞得一潮接一潮。
在省地税局的时候,张劲松跟局领导其实并没有什么接触,就算是跟服务中心的几位主任,也没有太多的交情。但他现在以燃翼县委副书记的身份回来,所受到的待遇跟当初相比,自然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省地税走出去的人,局里也有面子嘛。
省里厅局的副处,和下面区县的党委副书记,这份量,明显不可同日而语嘛。
晚上,张劲松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徐倩的电话。张劲松的这个犹豫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会顾虑自己的家庭,可徐倩就在省城,而且离自己不远,他难得来一趟,况且心里始终放不下这个跟自己渊源极深的女人。
他心里很纠结,但最终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他想跟她呆一晚,因为每次跟徐倩见面,张劲松都害怕是最后一面。
说起来,徐倩还是他在官场的领路人呢。虽然对他的帮助不像木槿花那么大,可毕竟那层关系在那儿,而且,如果没有徐倩的话,他说不定现在还在随江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当一个办事员呢。
徐倩接到张劲松这个电话,心里也是百般滋味。
她早就想和他一刀两断,可总是断不了。
她是一个重工作轻感情的人,可再轻感情,也不是绝了感情啊。回首往昔,张劲松的点点滴滴,多多少少总能让她感受到任何事情都给她带不来的享受。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