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不管是地市还是区县,在拨款到位之后,这个拨款能够百分之百用于这个款子所对应项目的,还真是不多。这里面,有一个截胡的问题,纵然是戴着帽子下来的款子,该截胡的也要截;还有一个问题,纵然是没被截胡,专项款不专项,被挪用的情况也很常见。
张劲松要回来的钱,是专项款。光靠这些钱整修那段国道当然不够,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了。
修路嘛,钱总是边修边找的,不可能等到资金完全到位了才动工。这一点,谁都明白。
还有一点,也是谁都明白的。那就是,纵然修路的资金还有一点缺口,但上面拨下来的这一笔,想要完全用到修路上,那也有点想当然了——修路只是总数要那么多钱,又不是马上就要用那么多,先扣点出来,应付一下当前所急需用钱的地方吧。
这种搞法,也一直就是燃翼县的惯例。
吴忠诚自作主张,拿出了一点钱,准备去修两条乡村公路。
这个事情,张劲松懒得管,也没权力去管。虽说钱是他要回来的,可前期工作,却是县政府那边在跑,他要回来钱,县委县政府感谢他,可他要想现在就把手插到交通工程里去,那他敢伸手,别人就敢剁爪子了——你是专职副书记,不是常务副县长!
纵然是常务副县长,想要插手分管交通工作的副县长的工作,也很难插得进去——陈从水虽然不是常务副,可怎么着也是县委常委啊!
张劲松懒得去管这些事,他现在需要的不是政绩,也不是真金白银,他需要的是人气,需要的是在燃翼能把自己的威信树立起来。而且对于吴忠诚,张劲松也不想过于的得罪了他,毕竟当前很长一段时间,吴忠诚的势力在燃翼还是远远超过于自己的全文阅读我的女神。
张劲松的影响力在燃翼比吴忠诚要差许多,但这段时间,他的声望却在成几何倍数增长,现在他能把省交通厅压着的钱拿到手,他的能力可见一斑。很多人都不傻,靠上一个有实力的领导,要比自己苦苦奋斗几十年要强得多,很多人都想方设法投靠张劲松,而张劲松几乎是来者不拒,但实际上,他却把这些投靠过来的人分了几个层次。
有些是有能力的,有些是没能力的,有些是真心投靠的,有些是想脚踩几条船的。
这识人的本事,张劲松还是有一些的。虽说不可能丝毫都不看走眼,但大部分,他心里也有数。目前的情况下,只要是他觉得又潜力培养的干部,他都毫不吝啬的收在自己门下。他觉得,有人气才能有成绩,有追随者,万事才好办。
面对这种情况,吴忠诚很郁闷,但这种现状他改变不了。这本身属于人家心甘情愿的事,虽然在某些方面,吴忠诚可以发一下威,展示一下自己的威严,可毕竟张劲松太过于突出,而且他也不想太得罪人。
吴忠诚不傻,他若是得罪的人多了,那张劲松那边就会更加的人丁兴旺。而且,投向张劲松的,还是以副科居多,正科,特别是重要部门的正科,张劲松掌握得并不多。所以,吴忠诚也就默许了,装作睁眼瞎,就当看不见罢了。
你张劲松不就是在省里要了点钱回来么,哼,有什么了不起,就算你扑腾的再欢,你也是个副书记,跟我比,你起码还隔着个县长呢。
但是,这毕竟是县里的一点成绩,吴忠诚也不至于把张继松的成绩一巴掌拍死。他是书记,要掌控的是全局。张劲松这个副手既然有能力,那就多让他发挥能力嘛,不管有什么成绩,都少不了他这个书记的。
……
这件事情过了没多久,张劲松竟然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而或是因为达到了量变到质变的节点,张劲松又一次迎来了一个难得的机遇。
这次机遇,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声望的事了,很大程度上,这件事会让他在县里甚至在市里会取得更高的,更骄人的成绩。
对张劲松来说,这个成绩,颇有点意外之喜的意思。
之所以说这算是张劲松的一个意外之喜的成绩,那要源于他接到的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号码张劲松很陌生,甚至他的手机上根本就没存储名字,一般情况没有名字的号码,张劲松是不会轻易接的。但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归属地是南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他怕是跟武玲有关,不接的话他心里不踏实。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