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因为有武玲在中间的这层作用,再加上孟紫萱主要是看中了张劲松的潜力。所以,在收购药厂的优惠政策这个问题上,她也没狮子大张口。
况且,孟紫萱也觉得,以张劲松的身份,应该不会为了政绩而出卖了朋友。这一点,孟紫萱从武玲身上就能看得出来,武玲的眼光绝非一般,能跟张劲松成为一家人,说明张这个人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当然了,她对张劲松的为人有信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她的投资,在燃翼来说是很大了,但于对整个金铭集团来讲,根本不算什么。如果金铭集团觉得燃翼的投资环境好,也许会有更大的投资,而且也不排除介绍别的企业过来投资的可能!
从长远利益出发,燃翼县里也应该不会食言而肥吧?
她相信,张劲松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领导。
虽说张劲松目光只是副书记,但她觉得,像张劲松这么年轻的领导,极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主政一县了。退一万步来讲,纵然张劲松近两年没有主政一县,但以他专职副书记的身份,要罩县里一个企业的话,还是罩得住的!
小药厂这边是听不得这种消息的,得知药厂被金铭集团‘看中’,从老总到员工那都叫一个兴高采烈。金铭集团的人都还没来,当天厂里就有人放鞭炮了,在员工们的一致要求下,老总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跑到县委去找县领导了。
这个县领导,当然就是副书记张劲松。
别说企业老总了,就是一般的实职正科,没有预约想要见到张劲松都不容易。不过,药厂的老总还是见到了——张劲松正准备要叫他过来县委谈一谈想法呢。
药厂的老总来找张劲松有两个目的,一是他要对县委县政府以及张书记表示感谢,毕竟自己在这个即将倒闭的药厂里窝了这么多年,如今见到了曙光,自然要对张劲松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二来,他还有自己的想法,金铭集团收购了药厂,自己这个一把手就得让位了。
药厂收购的时候,肯定要谈到员工的安置,除了员工的安置,他这个老总,也要有一个妥善的安排才行。他的要求不高,到时候在新厂里面混个高级管理层就行了。
现在贸然叫他干别的,他还真不适应。当然了,这是心里的想法,嘴里说的,自然还是对厂子有感情之类的话了。
张劲松明白药厂老总的小九九,也没收他送的购物卡,而且还承诺在新药厂给他个一官半职。毕竟这个老板是药厂的老人,他若是有情绪,那么很多工作就很难开展了,至于给他个什么职位,自己只要是跟孟紫萱一个建议,那孟紫萱也不可能不明白这里面的利弊关系。
像这种收购,有一个老厂的领导在新厂里任职,对于先期的管理是有益的全文阅读神武八荒。至于说会不会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张劲松相信,孟紫萱解决这点小问题应该是有把握的。
作为药厂的工人,也都盼着有一天药厂能起死回生,这不但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而且厂子效益好了,他们的工资也会提高,这算起来对他们也是件好事了。
由于这是县里重点关注的项目,收购药厂的事定下来,细节方面也谈得比较愉快,接下来的手续就好办的多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药厂周边便开进了工程机械,一项轰轰烈烈的大工程正式拉开了帷幕。
……
现在来说,中草药种植和药厂已经县里大手笔的招商引资项目了,现在去省里活动还不算晚,所以县里决定,把这两个项目都抱到省里,顺便跑一跑明年的项目。
这个跑项目是吴忠诚和姜富强的事,张劲松不用瞎操心,他只是把这两个项目跟吴书记做了必要的汇报,便等着他俩能给这个给自己能带来政绩的项目多用些心,多争取点支持。
至于省里会给多少支持,这个谁也说不准。
每年县里去省里跑,农业厅是必去的。县里一直是农业县,所以能得到农业厅的支持,会对县里明年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便利,同时,交通厅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程度仅次于财政厅。
吴忠诚在交通厅吃过哑巴亏,丢过面子,所以今年,他决定再去交通厅一次,磨点好处回来,挽回点自己的尊严。可让吴忠诚没想到的是,交通厅并没有因为他是县委书记,而且已经是第二次拜访而给他面子,这次他带着百倍的信心去,却怀着千倍是失落出来,不但什么政策没要回来,还被交通厅的两道给上了一课,说前期已经在修路的事情上给了燃翼一些政策偏向,至于明年的项目,那就要等到明年了。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