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人群里传出一阵阵嗡嗡声,那是村民们小声讨论的声音,还杂夹着一些对张劲松的称赞。:

这个工作的机会,一下就让他们心里痒痒了。纵然自己家里没有合适的人,但是,大家同在一个村子里,多少都有些沾亲带故,如果明确跳出来反对的话,那是会得罪全村人的。

嗯,还会得罪别的村的人!

现在这儿站着的,可不止一个村的。

紧张的情形,一下子就得到了缓解。

张继松趁机有摆出一堆道理,说县里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正在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希望老百姓能积极配合县里的政策。他还说,县里富了,老百姓就能富,县里的工厂多了,农村的劳动力不出县城就可以找到好工作;如果县里经济不好,就没钱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

这一番话有正中老百姓的要害,而且大家都听过不少关于张劲松的传言,感觉张劲松在县里的威望很高。他们觉得,张书记是个说话算数的好官,是一个替老百姓着想的好领导,所以大家便不再那么‘执着’,逐渐有人开始撤退。

等人都走完了,张继松这才有了个机会喘口气,但现在还不是他松口气的时候,刚才被抓的几个人,他还要去了解一下。

刘浩让司机把车开到县政府,跟张劲松一同坐车回到了县委。脚还没踏进办公室,张劲松便问刘浩:“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刘浩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刚才温宝奎把人带走以后,他就一直站在张劲松身边,怕张劲松再有什么需要。所以,并不知道现在人去了哪里,其实说起来这也算不上是错误,只是一个失误。

在那种环境之下,刘浩只能顾一头,他选择了顾张劲松这头。当然了,如果换作是白珊珊那样的秘书,肯定是在顾着张劲松的同时,还能够及时掌握别的需要马上掌握的情况。

可惜啊,刘浩不是白珊珊。

此刻,刘浩的后背有些冒汗,作为一个秘书来讲,他觉得他还是应该把这些事情都考虑到。而且,面对着张劲松,他也觉得心里有愧。张书记出差前交待他在家里守着,可还是闹出这种麻烦事,要张书记亲自来擦屁股。

纵然这不是他刘浩的错,可他也很不是滋味,觉得愧对了张书记的信任。

刘浩虽然能力不如白珊珊,但忠诚度还是没问题的。他尽管心里惶恐,却没准备说假话,而是实话实说,赶紧对张劲松道:“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

张劲松没停步,头也没回对跟在身后的刘浩说:“你跟我进来。”

这下刘浩有些毛了,后背的汗开始淌出了溜。他心想,这下完了,自己今天这是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啊,跟老板去办公室肯定会被教育一顿。若是单纯批评还没什么,若是老板借着这个火气把自己给辞了,那自己岂不对不起列祖列宗?

唉!刘浩啊刘浩,你怎么平日里这么小心,关键时刻怎么能这么掉链子呢。

这小子见今天这事儿闹得太大,害怕得不得了。

心惊胆战的跟张劲松进了他的办公室,刘浩没有忘记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先给张劲松泡好了茶,然后便站在一旁,等着即将来临的噩梦。

张劲松进门后先翻了翻这几天的材料,他去省城这几天,文件都被刘浩整理好,而且按他的习惯分好类放在了桌子上。由于刘浩整理的比较仔细,所以张劲松只用了不到五分钟便浏览完了这些文件,虽然只有五分钟,刘浩却像是躲过了漫长的一年,这个滋味不好受,但他必须要等。

领导学习时间,这个一般是针对下属的,不是针对秘书的。刚才张劲劲对刘浩,这个也算是有意无意间用了一下吧。

张劲松终于抬起头,把文件往桌边一推,看着刘浩道:“对了,刚才你跟我说那个芭蕉派出所的所长,叫什么来着?”

这个问题的由来是刚才在县政府,刘浩伏在他耳朵边上说的那句话。因为温宝奎抓人,张劲松不知道咋回事冷了场,所以刘浩便跟他说,这几个人是派出所的。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