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温宝奎从参加工作起就一直在公安战线,虽然目前只是乡镇的派出所长,但这个乡镇却是近城的乡镇。:纵然这个派出所长不如县城里的派出所长威武,但比一般的乡镇派出所,份量却是要足许多的。

按说,张劲松是县委副书记,县里一般行局的副局长,都很难让他重视。但温宝奎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讲,自己这个派出所长,比一般行局的副局长,能量要大得多,而且方方面面都可以够得上一点。

如果自己前往投靠,估计张书记接收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在基层干公安的,或许说话做事直接了一点,但真要决定了什么事,那也是相当果断的。所以,温宝奎遇到了这么一个机会,那就把握住了。

当然了,温宝奎也相当明白,张书记这颗大树攀起来不容易,如果自己不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没有什么值得张书记重视的,那也是入不了张书记法眼的。

一行人刚回到派出所,温宝奎就接到了刘浩的电话。

“温所长吗?我是县委办刘浩。”刘浩在电话里自报家门。

一听是张劲松的秘书刘浩,温宝奎心里像是被太阳烘烤了一般,暖的有点热。他何曾不想跟这个秘书套套近乎,可刚才的情况下,自己没太多机会机会和他拉拢感情,只是谈了些公事,现在好了,他竟然给自己打来了电话。

温宝奎赶紧答话了:“啊,刘主任,您好,我是温宝奎,请领导指示!”

刘浩没工夫跟他闲扯,把自己称为领导这是个玩笑话,他也懒得理会了,便直截了当地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温宝奎一听,心里更爽了,难不成这是张书记让刘浩打的这个电话的?肯定是这样!

今天这么大的事情,张书记不可能不关注,但以张书记的身份,也不可能亲自打电话问自己这个派出所长,那刘秘书打这个电话,正是情理之中啊。

这下好了,自己终于看到阳光了,能让张劲松惦记上,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难得的事啊。

想到离张书记又近了一步,温宝奎赶紧答道:“报告刘主任,人刚带回所里,我们正在组织突审,一有情况,马上就向您汇报。领导还有什么指示?”

刘浩有点不喜欢这个话。

虽说温宝奎这话说得颇为恭敬,但总给他一种相当油滑的感觉。我和你温宝奎很熟吗?说得这么不见外!

“嗯,抓紧时间。”刘浩说了句,便挂了电话。

这让温宝奎又感觉这个刘浩有点难以接触,怎么说话这么冷?不过他关心的不是刘浩,而是张劲松,眼前的问题是如何审问,而不是跟这个小秘书一般见识。

哼!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看看张书记,多平易近人?你刘浩算个什么东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有朝一日老子得到了张书记的看重,看你还是不是今天这个嘴脸!

其实温宝奎不知道,刘浩心里那种恐惧感还没完全消散,哪有心思跟这个所长开玩笑,斗嘴皮子呢。

刘浩把情况跟张劲松汇报了以后,张劲松顿时明白了这个所长的意图,能从这么多人中发现症结所在的人,业务能力肯定不一般,而且主动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的人,显得做事也有一定的魄力。——没魄力行吗?镇党委、镇政府都没有领导出面的情况,他一个派出所长顶了上去,这已经不是魄力所能形容的了!

想到芭蕉镇这个情况,张劲松又是一阵无语。尼玛,芭蕉镇也太奇葩了点吧?就算你们镇里不把我这个县委副书记放在眼里,可群众围的是县政府,你们居然敢不跟着来?不管你们有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可你来不来,却是个态度问题!

这简直就是**裸地打县政府、打姜富强的脸嘛!

嘿,真奇葩!

张劲松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里面的关窍,好在有这么一个派出所长,却也让人眼前一亮。

这个派出所所长是可以不来县政府的,当地的事情在当地解决,县政府里出了事,是由县公安局解决。他能主动来县政府,这个态度很不错,他敢自作主张地抓人,嘿,这就是不光是态度问题了,而是很明显地站队。——要么是真发现了情况果断出手力挽狂澜,这是要坚定地站在他张劲松这边;要么是嫌事情闹得不够大火上浇油,那就是带着目的要跟他张劲松作对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