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78、姜富强的危机

张劲松知道,顾大斌托人保出他的亲戚,这个肯定是真的,温宝奎不可能在这个事情上说什么谎话。

只是呢,顾大斌要捞人,虽然这在情理之中,但换个角度来讲,也可以理解为顾大斌是有目的的。如果说他顾大斌指使自己的亲戚带头挑事,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可张劲松觉得,就算顾大斌要指使人闹事,那顾大斌的这个行为肯定不是单纯的想报复自己,这里面应该还有某后指使者。

张劲松现在真的是很敏感,一不小心就会往阴谋论上去想了。

不管事情简单不简单,反正已经习惯了先往复杂的地方去想就是。

现在难就难在这件事情没办法往下查了,顾大斌的出现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他虽然不可能承认事情是他干的,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冒出头,显然已经把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而且貌似还合情合理,已经没办法再往更高的领导身上去想了,最重要的是张劲松还不能再把顾大斌怎么样,他现在已经被自己逼得退了休,如果再对他动手,那就成了赶尽杀绝了?

两人本无仇,何必把事情做绝呢。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把事情做绝的人。官场上,哪怕是敌对的,也要讲究个做人留一线——能搞下马为止,就不把别人逼到牢里去;能够判个无期的,就没必要一定搞出个死刑来。

况且张劲松也明白,如果自己再动手,那么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威信就会垮掉,那些投过来的或者是准备投过来的恐怕就会觉得自己不大度,是个小肚鸡肠之辈。

想到这里,张劲松看了看温宝奎,他正用迫切的目光看着自己,张劲松明白他的心思,便笑了笑,对他说:“温所长,辛苦你了。”

这个话,就是个万斤油式的话了,上级对下级的时候,可以无视任何问题直接说出来,相当有气度,而且还可以让下级想半天都搞不清领导的真实意图。

领导说一个人辛苦,回答者一般情况会出现几种反应,一种是笑而不语,这是最忌讳的,意思就是你说的没错,确实有点辛苦,这种人在官场上混不久,也提不起来;领导说你辛苦,这是客气话,你要是接了这个客气,那么你就太不懂事了,在领导面前邀功的,一般都得不到领导的重视;第二种则是立即回答,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也不合适,言外之意还是承认自己辛苦;第三种是自我评判,一般会说,我还有很多工作做的不到位,这种回答很格式化,领导听得多了,也就腻了,当然,这话虽然比前两种要好很多,但也不是最佳答案。

温宝奎毕竟是初次给张劲松汇报工作,骨子里透露出的那种紧张情绪并没有彻底被自己征服。他有点受宠若惊,张劲松说出这样的话,他感到很意外,本以为张劲松会问问具体的细节,可自己失算了,看来这个张书记真的与众不同,就连说话也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不过,温宝奎本来就没想怎么变着花样的让张劲松欣赏自己,而且他说话的艺术也不是很高,便只能很老套地说道:“不辛苦,不辛苦,我做的还不够,张书记您言重了。”

这个态度是端正的,表现也是正常的,张劲松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嘛。而且,他还有意向自己靠拢,关键是这个人的思维很特别,单单能跑到县政府抓人,这一件事就让张劲松觉得这个人有价值。

张劲松今天见一见温宝奎,主要就是想要亲自探一探,不会太冷落,却也不会让温宝奎觉得太亲切。他又问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之后,便对温宝奎说道:“这样,如果没什么问题,就按规矩办,该放的放。不过人放事情不能放,有什么新情况,要随时密切关注。必要的时候,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话温宝奎爱听啊,领导就是领导,说话不但干净利索,简洁明了,而且每一句都会让自己心潮澎湃。他在想,张书记是不是就告诉自己,以后自己能给他汇报工作了?这个汇报工作是不是就代表着自己能靠上这座大山了?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