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79、混战

很快,事故原因便被查明。

这是一起典型的安全生产事故,但事故调查报告需要写明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没有处理意见,这个案子是无法结案的。所以,调查组给燃翼留了十天的时间,现在县里进行讨论,然后上报到调查组,市里再审核,最后出结论。

这便让如何处理责任人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好在安抚死者家属这件事县里做得还是比较到位的,吴忠诚严防死守,给安抚组下了死命令,哪个家属走漏的风声,就拿安抚组是问。虽然死亡人数最后上升到了22个人,但在外界,燃翼发生的这起事故,依然是死了9个人。

至于事故原因,当然还不到面向社会公布的时候。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里对县里有看法,还会有处分,要不然没办法向省里交待。但是,在市里对县里做出处理之前,县里自己就会有一番处理了——敢让县里在市里没面子,那县里就会让你没里子。

原则上来讲,谁捅出的篓子,谁负责。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只处罚个把人就够了的。

县里讨论处理谁,这个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最起码,企业的主管部门,还有安监部门是逃避不了责任的。可给这些小兵小卒定个罪容易,关键问题是现在县里已经开始疯传一个传言,说是死了这么多人,姜富强身为县长,是难逃责任的,就算不给他免职,搞不好也要调整一下了。

坊间的议论不是没有道理,按照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安全生产的问责机制可谓是最严厉的。别说是政府一把手,如果事故严重程度超过了红线,或者说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就算是党委一把手也要受到严厉的问责。

虽然燃翼这起事故没造成很坏的影响,可也已经上升到了省里关注的层面,吴忠诚可以不用担心,但姜富强这个县长恐怕很难脱了干系了,毕竟这不是针对你燃翼一个地方,全国上下都这么办,就算是你再有靠山,再有关系,也无非是把处理的程度降一降,不处理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姜富强是县长,县里处理不了,得市里去处理。但县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可以在县里造势,对姜富强形成一定的压力,影响市里的决定。

吴忠诚当然也明白,他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虽说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处理姜富强,但毕竟这个算不上对手的对手还是让自己很不爽的。以前还不觉得,可姜富强跟张劲松联手之后,还是给了他相当大的压力和挑战。

他给姜富强算了一笔账,如果把他免职或者调走,那最好不过,空出这个县长的位子,自己便有了很大的空间;如果说上边给姜富强一个处分,不管是记过,记大过还是警告,那么他在这个县长位子上也折腾不了多久了,搞不好下一届就会空出这个位子,自己同样也可以松一口气。

石盘省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号称是省管干部,也就是说这些干部的任命要省里批准,但实际上,只有县委书记这个职位才算真正的省管干部。在县委书记的任命问题上,是要上省常委会讨论的。县长嘛,其实就是个虚的省管干部,县长的任命由市里来定夺,市里只需要往省里报备,而省里一般也不会否定,别说省委常委会了,基本上连上省委组织部部务会的可能性都很小。

市里对县长的任命,一般情况也会征求当地县委书记的意见,虽然这个意见不是最后定夺的标准,但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意见嘛,所以吴忠诚提前考虑这些事也不是没有道理。

县委临时常委会上,最要紧的议题自然就是如何处理事故的相关责任人。

这次会议虽说是讨论如何处理人,这种得罪人的事情理论上不会引起常委们的热烈讨论。各大常委心里都清楚,把谁处理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空出这些位子之后怎么办,谁不想提拔一下自己的人。

吴忠诚一直沉着脸,端坐在那里,眼睛谁都不看,却又像谁都在看,给常委们的感觉就是,书记今天心情不好,而且有可能要发飙。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