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80、有机遇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安监局的责任当然是逃避不了的。

安监局垂管这个话说了多年,却总是没有垂管,一直是属地管理。出了重大安全生产方面的事故,安监局不担责任,那谁担?当然了,就算安监局垂管了,这责任也还是要担的。

也不知道安全监管局的局长和梅胜言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让他这个组织部长在常委会上指着鼻子说要给处分,而在座的各位常委们也都开始猜测,虽说一个正科级干部要经过组织部的任命,可人家都当了局长了,你梅胜言怎么还这么赤裸裸的公开**,难不成这局长抢了你组织部长的情人?

其实梅胜言和安监局的局长确实有过节。

这件事张劲松后来才知道,安监局局长姓郭,叫郭大宝,他原来是县经委的副主任。这个郭大宝当初在经委的时候做事非常认真,认真到有些六亲不认的程度,当年梅胜言只是组织部的一个科长,股级的那种,跟市委组织部正儿八经的科长完全没有可比性。

当年在国有企业破产转型的时候,内部的职工是要进行分配的,但大多数不想分配,而是想提前退休拿到可观的补偿金,然后自谋出路。很多人都想拿一笔钱然后去做生意,然而退休是需要一定的年龄限制的,梅胜言的一个亲戚恰好跟退休线就差了几天,结果这个亲戚找到梅胜言,让他跟经委说说,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梅胜言就找到了郭大宝,可郭大宝并没有给他这个面子,硬是没让他这个亲戚退休。

这件事让梅胜言很没面子,虽然他那时候级别没有郭大宝高,但身为组织部的人,还是有一些见官大半级的傲然心态的。所以,梅胜言对郭大宝就记恨上了。

梅胜言还没当上组织部长,郭大宝就去了安监局,后来郭大宝在安监局一直挪不了窝,也跟梅胜言这个组织部长不无关系。反正多年以来,二人的关系僵到不可再僵了。

梅胜言一直想搞下郭大宝,可郭大宝也不是那么容易搞下来的。等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了个机会,堂堂正正地让郭大宝打落牙齿和血吞——你安监局敢说自己没责任?

梅胜言的态度不知道是得到了吴忠诚的认可,还是本来就商量好了的。吴忠诚点了点头,一脸沉重地说道:“梅部长说的很有道理,不光是安监局,其他部门也有责任,这次我们一定要认真调查、严肃处理、汲取经验教训,给组织和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书记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开始没什么顾忌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把所有需要处理的人都翻腾了出来,当然,这些人最高的也只是科局的一把手,不乏几个倒霉的副局长和中层干部,而在常委会说道处理更高层次的干部的时候,分管安全的副县长生贵伟必然成了最佳人选。

商量完了需要处理的人,在吴忠诚做最后总结发言的时候,梅胜言又发表了一番言论,他说:“别说是这些部门的领导有失职的地方,刚才吴书记讲到了,我们在座的也免不了责任,我想我们也要做出实际行动来,要不然广大老百姓不会认这个账的。”

这话一出,张劲松立即感觉到,这个梅胜言是含沙射影的再说姜富强啊,虽说他还不敢指名道姓,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要对常委们做出实际行动,那分明就是说要请求上级对姜富强有所动作的。

张劲松也曾考虑过,姜富强或许这次真的难逃此劫了,他不免有种唇亡齿寒的伤感。如果县里失去了姜富强,那么他就会失去一个巨大的助力,通过姜富强,他能完成很多自己一个人完不成的事情,但同时,张劲松也明白,如果姜富强真的离开了燃翼,那么自己接替他的位子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大的。

说起来,张劲松对姜富强的能力并不认同,跟姜富强合作,更多的是看重了其县长的身份。现在嘛,如果他自己能够接姜富强的班当上县长的话,那面对吴忠诚的时候,也就更有底气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