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81、很紧迫

陈娟对于张劲松的这个急转弯很意外,但她明白了张劲松的意思,便脸色稍微一红,道:“咳!还是老样子,局里毕竟只是个部门,没分那么细,党务局务还是要一起抓的。”

陈娟的言外之意就是教育局不管是党务工作,还是日常职责,都是一把手说了算,自己这个副局长也即是只有虚名而已。

张劲松自然听到了陈娟的话,便安慰她道:“慢慢来吧,哪个部门都一样,用心就是了。”

陈娟点了点头,她可不是来跟张劲松诉苦的。能从县委办调到教育局已经是自己仕途上的一大进步了,若是再跟自己的恩人发牢骚,那样太不地道了。

陈娟可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

跟张劲松又闲聊了几句,陈娟不想耽误张劲松太多时间,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陈娟走后,张劲松意识到,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根据形势来看,姜富强还真有可能被免职,就算是市里照顾他,至少也会把他调走,燃翼这个县长的位子恐怕还真要空出来了。

不管是姜富强自己引咎辞职,还是被免职,燃翼县县长的位子,恐怕是要易主了。

张劲松觉得,自己能够想到的情况,吴忠诚也不傻,他肯定也能想得到,而且他在燃翼呆了多年,又是一把手,信息源要比自己大的多。说不定,这个时候的吴忠诚,已经知道了市里的处理结果了吧?会上梅胜言这么明显的说道姜富强,吴忠诚竟然连个态度都没有,这是不是吴忠诚让他这么说的?

至于目的嘛,这个谁知道呢?说不定吴忠诚就仅仅只是个恶趣味,要恶心一下姜富强呢?

张劲松越想越觉得自己要是不马上动手,可能真的要晚了。这种事趁早不趁晚,别说是晚一天,就算是晚一个小时,县长这个位子也有可能跟自己失之交臂。

背景这种东西,你有别人也有。靠山神马的,有资格惦记县长位置的,谁背后没有几座?

张劲松不是官迷,可也不想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己来燃翼不就是想实现自己的价值么?而实现价值靠什么?

权力!

县委副书记跟县长的职位虽然只差了一级,但权力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张劲松今天喝的水比较多,尿意也比较多,幸好自己是练过功的,不然这个时间段,普通人恐怕要去四五次了。

张劲松的办公室是有洗手间的,但他不喜欢在办公室上厕所,虽然是抽水马桶,但他只要有时间,还是会走出去到楼层的公用厕所里去。

就像是吃饭的包厢里有厕所的,他总会觉得有点怪异。当然了,如果没时间的话,他也就在自己办公室的卫生间里解决了。

这么走出去嘛,一方面,是出于卫生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可以活动一下四肢。

出了办公室,他竟然在楼梯上遇到了刘爱琼。

县委大楼的设计很奇妙,男女厕所不分左右,而是分楼层,这个设计曾经被县委的人认为是县里最失败的设计,但上一任书记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或许是为了避开男女之间那点事,也或许是他本人就是这个爱好,但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后来张劲松才知道,其实本来的设计不是这么回事,上任书记信风水,这座楼在修建的时候曾经摔死过一个民工,所以刚上任,他就找了个风水大师给看了看,结果风水大师就让把厕所分了楼层,而且还告诉书记,大领导一定要在女厕楼层,不然破不了这个邪,结果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可怪就怪在吴忠诚竟然延续了上一任书记的习惯,并没有把厕所改过来。现在遇到刘爱琼,当然不一定跟厕所有关,可也多少有点关系——起码张劲松是要上厕所嘛。

“张书记,出门啊!”刘爱琼先打了招呼,站在原地,给张劲松闪出一条路。

张劲松冲她笑了笑,道:“不出门。”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