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83、入主县政府(第一更)

想到这里,张劲松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是一种态度,被批评的狠了,你要起立表示悔过,同意,如果你觉得你被表扬的过了,也必须要站起来表示一下自己的谦虚。

张劲松的这个起立很到位,他身子稍稍前倾了一下,对曹子华道:“市长,您言重了,这件事我可没想那么多,只要是不给老百姓造成影响,我觉得能简单处理的就简单处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曹子华冲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坐回去,张劲松这才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张劲松似乎已经明白了,曹子华今天叫他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两件事,因为曹子华所说的话仅仅就是围绕着这两个话题来说的,即便燃翼出了一起事故,曹子华也是仅仅提了一提,并没有展开来谈,这说明他今天叫自己来的目的不是交代大事的,而是单纯对自己工作提出肯定和表扬的。

……

回到燃翼,一连几天,张劲松都没见到吴忠诚和姜富强。上次书记会讨论的事故处理方案已经报到了市里,市里却迟迟没有发布事故报告和处理结果,他隐约的感觉到,吴忠诚应该是为了县长的人选在走动,而姜富强应该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在努力,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是不需要有任何的动作了,他怕自己表现的过于张扬。

可即便张劲松很低调,在燃翼还是传出了很多种关于县长的说法,有人说张劲松已经找了关系,县长这个位子铁定就是他的,也有人说张劲松的势力现在还不如吴忠诚,吴忠诚已经在为张劲松的上位调协障碍了,现在正在省里跑这件事,估计张劲松这次没戏。但也有人说张劲松和吴忠诚都是白忙活,市里早就订好了人选,是从外县调过来的,当然,还有人说姜富强根本就没事,他在省里有人,这次事故最多给他一个记过的处分,根本就免不了,张劲松和吴忠诚都是白忙活。

每到这种时候,就会有许多地下组织部长胡言乱语了。

但不管是那种说法,张劲松一概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他明白,这些传言无非就是一些不着调的小道消息,说白了都是江湖传言,但同时,他也明白无风不起浪这个道理,如果没有点实际性的东西,这些传言是传不出来的。

与此同时,这几天张劲松不想接见任何人,包括包红日以及其他之前就已经明确态度投靠自己的人。张劲松这么做有自己的想法,现在情况非常特殊,特别是自己还不知道市长找自己谈话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即便是武贤齐已经跟市里打了招呼,那么一天任命文件下不来,自己一天就还是县委副书记,这个时候如果自己来人就见,那会给别人留下一个自己胜券在握的印象。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来找他的无非就是希望他能顺利任职的那些人,反过来说,如果自己当不了这个县长,那么丢的还是自己的脸,搞不好自己树立起来的威信就会丧失一大半。

县长这个位子虽然说是市里说了算,但也不是说当就能当的,武贤齐有没有给自己使劲,张劲松无法知道,但他知道的是,吴忠诚和姜富强恐怕这两天是白忙活了。

之所以这么说,张劲松是从刘浩那里得来的消息。

刘浩这几天也忙的不可开交,电话几乎是不断线。很多人都想通过这个秘书去跟张劲松接触一下,趁着他升职之前,能套套近乎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但张劲松下了命令,除非紧急任务,其他一律不见,所以刘浩便浪费了很多口舌去搪塞这些人,但凡是给他打电话的都比他的官位要高,甚至高了不少,刘浩可不能得罪这些人,甚至连句不耐烦的话都不能说,有时候那头逼得紧了,刘浩便以马上开会,或者马上出门的话挂断电话。

但虽然电话多,刘浩还是很用心的帮了张劲松一个大忙,他是秘书,平日里跟吴忠诚的秘书接触得还是比较多的。

虽然吴忠诚和张劲松两人不来电,这是公开的事实,但两个秘书之间却比自己的主子之间的关系要融洽的多——没办法,两个领导之间如果有什么不对付了,但又要沟通的话,有时候得靠两个秘书来传递意思呢。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