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林从水听了这话,后背有些冷。他明白张劲松这是在警告他,而且是趁着喝酒的机会,这些话他可以理解为领导的指示,也可以理解为领导的玩笑。但明年若是在市里拿不到成绩,恐怕自己这个把柄就落在了张劲松手里了。

如果自己不招呼,那工作没有做好,就是自己工作能力的问题;如果自己听招呼,那工作没有做好,就是历史遗留问题!

擦!这尼玛真是官字两个口啊!

最绝的是,张劲松不仅仅这么威胁了,甚至还给了点希望——如果你听话,那明年帮你交通口上出点成绩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张劲松的能力,林从水是有点相信的。不说什么从省里下来的干部这种话了,单就其招商能力,大家就已经见识过了。林从水觉得,如果张劲松肯帮忙,那真要帮交通口子上搞点成绩,还是有可能的。

林从水着实体验了一把张劲松的威力,单单是自己来敬酒的时候小小地玩了一点心计,他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如果这么下去,恐怕自己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不过林从水心里虽然不痛快,但现在这个场合却是不敢说什么的。毕竟,张劲松是代县长啊!

他端着酒杯,一脸笑容的对张劲松道:“县长您放心,在您的正确领导下,我们县的交通一定会跨上一个新台阶,取得一个新成绩,有县长您的大力支持,到时候在市里拿个名次,肯定没问题。”

林从水这是把皮球踢给了张劲松,听起来貌似他在跟县长表态,但他加了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县长的正确领导下,在县长的大力支持下。如果到时候拿不到成绩,那只能说明你县长领导的不正确,支持力度不够大。

林从水说完,没给张劲松继续说话的机会,拿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一滴也没剩。

张劲松当然明白林从水那点心思,但现在他不会跟他计较,日子还长,慢慢来吧。

张劲松这次并没有喝一大口,而是喝了一小口,俗话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虽然张劲松不是舔一舔,但跟仝辉比,林从水的情面显然是薄了几分。

别人要顾忌许多面子问题,但就喝酒这点小事,张劲松现在正是要立威的时候,完全没必要太在意。他就是故意只喝一口,而不是喝一杯,目的就是让大家看看,他对林从水很不爽!

……

一连半个月,张劲松每天的应酬都不断,不管是官场、商场、还是其他行业的人事。跟张劲松接触过的,没接触过的,都会想方设法的约他,给他庆祝,很多都被他委婉地拒绝了,但即便如此,他几乎还是每天两场,有时候、有些人他可以一句话档过去,但有些人他是需要见一见的。

譬如,柳如风。

当初在荷花园给他接风的时候,柳如风和老板郝卓机正在外地参观学习,所以柳如风为了表示歉意,亲自去了县政府张劲松的办公室,约他一起吃个饭。张劲松当初为了搞一下党外人士队伍建设,柳如风没少帮忙,而且这个女人在燃翼官场上的底子很厚,张劲松不想得罪了她,当然更想利用她,便同意了她的邀请。

纵然柳如风卖弄**的本领一天比一天强,但张劲松却只是考虑以后的工作问题,并没有被她的**所迷倒。

柳如风不是不明白,县长和县委书记之间的差距,作为县委副书记,张劲松在自己的酒店业协会也好,荷花园酒店也好,帮忙那是有限的,但县长就不一样了,县长所管的事情涉及到了自己事业的方方面面,不管是工商、地税,还是卫生、防疫县长都能插手,而且是明正言顺的插手。这可是一尊大佛,不供好了,以后自己的事业必定会受到影响,当初姜富强没帮自己多少,现在老熟人张劲松来了,柳如风自然不会放过。

饭局安排得非常有特色,虽然张劲松是让办公室主任崔建勇陪自己一起赴的宴,但柳如风却并不避讳崔建勇,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竟然找了四位大美女陪同。这几个美女跟以前张劲松见过的都不一样,打眼看上去就不是酒店的服务员,而且更不是专业陪酒的女郎,像是在校的大学生。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