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正月十五过去一周,大家才从节日的气氛中渐渐走了出来,各项工作也开始步入正常状态。

张劲松的第一项工作不是调整分工,也不是开会研究工作,而是他决定亲自去省里一趟。他现在已经是县长,在从县里开展工作之前,自己必须手里要有东西,这样才能有说服力,才能赢得大家的尊重,说白了,才能有底气。

而他手里的这个东西,则是前段时间,自己去白漳的时候,经过那位老同学赵世豪的引荐,交通厅许给他的那个承诺。

张劲松并不是孤身一人去白漳,他决定带着分管交通的副县长陈从水。

陈从水是吴忠诚的人,这一点张劲松心里有数。之所以带着他去,张劲松有自己的想法,他要服众,首先就是要让这些副县长们对自己刮目相看。陈从水之前跟着吴忠诚去过省交通厅,结果空手而归,他作为一名副县长,深知去上头沟通关系的艰难,而这次张劲松选择让他跟着自己去,目的就在于像他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因为之前交通厅许诺过他什么,所以这次他去省里,心里的底气十足。

陈从水没想到张劲松这么器重自己,跟着领导去上边可不是任何人都有的待遇。吴忠诚当初选择让自己跟着去,那是自己跟他的关系好,而且自己也分管交通领域,可现在自己跟张劲松根本就不是一条战线上的。这一点张劲松也明白,可为什么张劲松上任一来的第一个动作就锁定了自己当他的随从,陈从水不免有些意外。

陈从水又从另外一方面一想,觉得张劲松带着自己去也有道理。他是县长,自己是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去了以后若是有了成绩自然好,若是没有成绩,那么这个屎盆子就会扣到自己头上,替罪羊的位置自己是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了。

不得不说,人心隔肚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配合默契了,想**苟同,但有时候却是大相径庭。特别是在官场,这种情况随处可见,事情在没有定论之前,每个人的想法自然是不受控制的。

陈从水跟着去,交通局局长甄兆明肯定也要跟着去。张劲松到省里的第一站便去拜访了他的师姐,现任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副局长的赵世豪。

陈从水并不认识赵世豪,但张劲松约的人,他是没有发言权的,他目前只有跟着的份,具体张劲松来省城干啥,他决策不了,也反对不了。而甄兆明则是更不用说,能跟着县长一起去省里,已经是来之不易的荣誉了,他甚至有些意外,自己和陈从水根本就不是张劲松这一队伍里的人,现在竟然跟着他一起到省里,这到底是福是祸?

兆明同志心里虚着,乱想着,但现在还无法定论,也只能是扮演了一个秘书的角色,给两位领导服务好,那才是自己的本职。

白漳市委人居大酒店,张劲松三人早早地来到二楼的包房,等了十几分钟,赵世豪来了。

“张县长,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啊!”赵世豪一进门便张着大嘴,哈哈笑着走到张劲松跟前,毫不见外地打招呼。

张劲松跟赵世豪的关系已经超越了上下级那种境界,这个玩笑虽然开得让陈从水和甄兆明有些蒙圈,但张劲松却淡定的跟赵世豪握了握手,笑着道:“师姐啊,等你等再久,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赵世豪哈哈一笑,道:“这要经常见见你,我恐怕至少要年轻十岁呀。”

张劲松道:“领导批评得对,我以后一定常来白漳,聆听师姐的指示。”

陈从水有些尴尬,这两个人连说带笑的好一副亲密的摸样,自己傻乎乎的站在一旁算个屁事啊。可他又不能说话,虽然张劲松之前已经告诉他约的人是谁,而且他也判断出来人正是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的副局长,可这么个手握实权的人物,怎么跟张劲松如此的亲密?

张劲松没再跟赵世豪多说,扭头看了一眼陈从水,便笑着道:“陈县长,甄局长,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的赵局长。”说完,他又对赵世豪说:“这位是我们县的陈从水陈县长,分管交通,这位是县交通局甄兆明甄局长。”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