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突如其来的关心,总是会给人一些震撼。

震撼之后,张劲松倒是很乐意让武贤齐问自己。自己虽然这次来不让他帮自己做啥,可他主动问了,那自己就如实回答便是了。

张劲松道:“县里省级以上的公路太少,老百姓出行太不方便了。”

武贤齐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现在全省都差不多,县一级的公路的确需要补充。”说完,武贤齐破天荒的又问了张劲松一句:“交通厅怎么说?”

张劲松有点纳闷了,武贤齐几天这是咋了?平日里自己来他家,从来没问过这么细,今天怎么关心起自己的事来了?而且,听这话貌似他要帮忙一样!

不过,目前来讲,张劲松还不想让他出山,他是尊大佛,临时拜一拜还可以,不到迫不得已那是不能动的。比如自己要当县长,那就好动动这尊佛,而且还不是正面去动,要侧面,像县里要条公路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是绝对不能麻烦这个省长的。

一条公路要动用一次实职正省的人情,这个……擦!没那么拿省长不当干部的!

但武贤齐问了,张劲松又不能不说,便笑了笑道:“呵呵,算是没白跑,给了一条省级公路。”

武贤齐点了点头,没说话,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张劲松拿起茶几旁边的暖瓶,又给武贤齐添了水,然后又往自己杯子里添了一些。

“劲松啊,你刚上任,县里的工作又多,有什么困难你就说。”武贤齐等张劲松添完了水,轻声说道。

这个表态,实在是太有人情味了。浓浓的亲情感,瞬间就布满了张劲松的心房,对武贤齐满怀感激。

张劲松今天晚上感觉实在是太幸福了,武贤齐如此明目张胆的问自己有没有困难,难不成他想主动出击,拉自己一把了?不过张劲松的脑袋可不是白长在脖子上的,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冷静,虽然他想一口把所有的困难都说出来,但这样的话未免会让武贤齐看不起自己,这样对自己只有坏处,没什么好处。

张劲松笑了一下,道:“县里的困难也不是没有,不过慢慢来吧,什么事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了的。”

武贤齐对张劲松的回答非常满意,他在暗自庆幸,当初武云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照顾一下张劲松,自己还觉得时机不够成熟,现在看来张劲松在县里还是能够适应的。转念一想,武贤齐又觉得本来就应该如此,这个张劲松就是从基层上来的,如果还不能适应基层,那倒真是奇怪了。

武贤齐也知道,交通厅不是说谁都能要来项目的,张劲松竟然能要来一条省级公路,还是有些门路的。这省级公路可是个大项目,现在全省需要修路的县几十个,燃翼不存在任何竞争优势,张劲松不但没通过自己,甚至交通厅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和自己的关系,这样的情况下,张劲松能要来项目,他的能力还是很强大的。

“现在的岗位不同了,县里大小的事你都要过问,而且很多具体的事情你都要操心,困难肯定存在,不过我相信你的能力。”武贤齐好不避讳的夸了张劲松一句,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张劲松还是感觉心里热乎乎的,甚至要比现在屋里的温度还要高。

现在武贤齐虽然是夸了张劲松一句,但张劲松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给自己加担子了,作为一个省长,他是不会轻易夸谁的,特别是张劲松,不但存在上下级的关系,还有亲戚的因素在里面,夸一句容易让人浮躁。而武贤齐这么有信心的去夸张劲松,他总不能听风就是雨,这话里有话的意思他还是多少能听出一些来的,所以张劲松赶紧说道:“哥,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武贤齐并没有因为张劲松的表态而继续让他眉开眼笑,相反,他却板了脸,一副坚不可摧的摸样,对张劲松道:“劲松呐,我要提醒你,现在你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事情你也要自己把握好。不管什么事,都不能因小失大,很多人都因为权力大了,就开始浮躁,而浮躁的后果你也知道,我不希望你就停留在县里。啊。”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