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经过逐层上报,张劲松了解了冲突的起因。

原来,陈从水把修路工程分完以后,本地几个势利比较大的施工队各自取得了一个标段的工程。理论上来说,利益均等,也并没有造成哪一方不满的情绪,但问题就出在那些小施工队身上。

现在不论是哪一类型的工程,有资质的施工队伍或者公路工程公司在中标以后,所中工程并不会全部由本公司去承建,而是把工程进行层层分包或者转包,把一个大的蛋糕重新进行分割,不但可以解决自己实力不足的问题,还可以从中获得一些利益。这样一来,本来四五个施工队伍就迅速扩大为几十个小队伍,这几十个小队伍有些又把工程进行转包,这就造成了很多施工队伍不但冒用他人资质,而且在施工质量上就无法保证。

这种情况比较可见,也并非是什么新闻。可有一些在地方上自以为有点势利的小公司总觉得自己没有获得理想中的利益,于是乎,他们就开始找麻烦。

燃翼县有一只施工队,老板姓黄,外号黄老三。黄老三以前在燃翼很吃香,县里大小的工程,他都有份,当然,并不是因为他的资质多么雄厚,也并非他队伍多么强大,而是这个人有点黑道的味道。在班房里蹲了几年,出来以后便召集了几个燃翼本地的社会闲散分子成立了这个施工队。

以前他们只是接个小小工程,后来挂靠在燃翼第五路桥建设公司旗下,干了几年,实力逐渐扩大,但迫于没有资质,也只能在寄生在第五路桥公司,分的一些残羹剩饭。

燃翼这条省道,第五路桥公司中得了三公里的工程。

这三公里,第五公司又分给了三个小队伍。每个队伍一公里,当然,也包括了黄老三的施工队,但黄老三却瞧不上这一公里的工程,他觉得他跟第五路桥公司的关系铁,合作时间又长,所以便找了公司领导理论,结果理论未遂,黄老三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合作伙伴,便咽下了这口气,可谁曾想,这三个小公司里面却有一个新来的公司,而且还不是燃翼本地的,黄老三认为,就是这个新公司的进入,才让他分的少了,所以他打算把这个公司撵出燃翼。

有了这个打算,黄老三在施工中便处处找那只新公司的麻烦。刚开始,新公司为了保证自己在燃翼的形象,没跟黄老三一般见识,可渐渐的,黄老三开始胡作非为,最后黄老三以新公司工程质量不合格为由,找到了新公司的老板。

新公司的老板看不起黄老三,认为他是仗着在本地的势利欺负外来户,而且他也是个施工队,又不是监理单位,根本就没资格说自己工程质量不合格,刚开始黄老三对新公司的老板还算客气,只是指出了工程的质量,而且提出如果新公司同意,大家可以合作,只是这两公里要自己这边都包了,可以给新公司一点绿化和马路牙子的工程。

新公司自然不会同意,这样做无非就是把自己嘴里的肥肉拱手送给别人,况且两家都是挂靠在同一个公司的,属于兄弟公司。本来他是想一起合作,共同努力,可现在看来,黄老三并没有这个诚意,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从自己手里抢饭吃。

新公司好歹也带着一帮人,而且不惜运出成本,把设备从外地调过来的,如果只是搞点绿化和马路牙子,连成本都不够,这个事情傻瓜也不会做,可黄老三却步步紧逼,从刚开始的谈合作,到后来的威胁,就差使出看家本领了。

新公司老板也是混江湖的人,根本就不把黄老三放在眼里。两人协商不成,只好同时找到了第五路桥,要求对工程质量进行检测,黄老三没想到新公司老板会使出这么一招,如果做检测的话,质量肯定是合格的,这样一来,自己就没话说了,可黄老三可不是白混的,他怎么也不能让这个检测结果合格了,于是两人在第五路桥公司办公室谈判的时候,他抽了个空,吩咐手下在新公司的标段中干了点坏事。

可黄老三手下的人干事不利索,刚开始干坏事,就被新公司的人发现了,结果情况一报告给新公司老板,本来还在话语上争论不休的两位包工头,也不管自己的身份了,在路桥公司的办公室就打成了一团。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