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92、赢了一局(第五更)

张劲松是个善于掩饰内心的人,当然他也是个善于掩饰自己的身份的人。去这个女会计家,他不能公开自己的县长身份,否则这件事就变成笑话了。县长亲自到一个被人强奸的女人家里了解情况,这算哪门子事啊?这肯定会被无数个小报头版头条刊登,张劲松可不想出现这种后果!

所以,他特意选了个星期天,又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当然这是反方向整理,这么一打扮,往日风度翩翩的一县之长,便变了大样子。

张劲松费这么大力气去完成这件事,他心里也是有数的。修这条路是他当县长一来的第一件大事,如果这件事搞不利索,那么他这个县长就刚迈步就摔了一个大跤,虽然还能站起来,但以后恐怕就会瘸了。这事说小就小,但说大就非常大,张劲松明白,有个好的开头会比什么都强,现在自己乔装打扮去了解一个女会计的事,那么对日后自己的工作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了。

女会计的家也是燃翼的,但却是在一个山村里,这个村张劲松没去过,但他知道,这也算是燃翼县的贫困村。这村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村里的低保率最高,全村二百户人家,七百口人,却有一百多人吃低保,这在别的地方并不多见,但在燃翼却是个活生生的现实。

张劲松是特意坐公交车去的这个女会计潘小荣的家,这是一个四面环山,风景秀丽的小山村。从县城到这个山村,二十几公里的路,张劲松却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这两个小时的车程,张劲松想了很多。作为一个县长,他要做的是很多,单单是修路这就是个非常庞大的工程,虽然‘村村通’喊了很多年,但真正落实的基层难度却非常的大。其他平原城市,搞村村通建设很容易,但山村却不一样,比如这个小山村,本来人数就不多,进入到这个村子,却要翻越十几座山头,修路需要花费很大的人力物力和才力,况且县财政如今又这么紧张,张劲松感觉肩上的胆子很重,但他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而且他决心在他执政期间,要让燃翼的老百姓出的去门,进得了村。

小山沟里的老百姓非常朴实,跟外界接触的少,所以张劲松这个陌生人来到村里,大家几乎都不会认出他是谁,而且村里留守的百分之八十的都是老人和孩子,他们平日里根本就不关心政事,县长的名字几乎都叫不上来,更不要提认识他了。他打听潘小荣的家,别人无非就是多看他几眼,根本就想不到他会是燃翼县的县长。

顺着村里的小路,张劲松发现这个村的确很穷,虽然他去过很多山村,但像这般穷的还真不多。村里的房子几乎都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石头房子,低矮不说,连个院子都没有,并不是说地不够,而是他们根本就垒不起。村里的年轻人大多都去外地打工,剩下这些老人孩子们更没有经历和能力去垒院墙,每家每户几乎都养着一群鸡,这可能是这些老人在经济上的最大来源吧。

拐了几条胡同,张劲松终于来到了潘小荣的大门口。说是大门,其实就是用树枝困扎成的一个栅栏,院墙都是用树枝扎起来的,房子看上去有三间大小,房门上侧被屋内的灶台熏的漆黑,张劲松很庆幸,房门是开着的,他轻轻地推开栅栏,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句:“有人么?”

很大一会,屋内才传出一位老妇的声音:“谁啊?”

话音刚落,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拄着一根棍子蹒跚的从房门里面走了出来,见到院子里的张劲松,她先是一愣,接着便问他:“你找谁啊?”

张劲松看了老妇一眼,她的背有些驼,面容漆黑,像是门框上的颜色,头发有些凌乱,但并不是那种不打理的样子,上身穿着一件深色的棉袄,下身穿着一条洗的已经发白的裤子,脚上是一双经典的手工布鞋,她一只手拄着棍子,另外一只手扶着门框,好像是腿脚有些不利索。

张劲松估计这应该是潘小荣的奶奶,潘小荣刚毕业,岁数应该也大不了。张劲松站着没动,笑了笑,对老妇道:“大娘,请问这是潘小荣的家么?”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