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693、取经(第一更)

道路建设工程又一次被张劲松牢牢的抓在了手里。

重新招标的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张劲松很庆幸,虽然这次自己费了很大的劲才平息了这场战争,但不得不说,这也暴露出了县里其他工作上的漏洞。当然,身为县长,他管的事情太多,公安局里面这些事如此的混乱,犯罪嫌疑人如此光明正大的逍遥法外,这让张劲松心里堵得难受。

发展经济固然是大事,但社会治安事也不小。张劲松没有三头六臂,虽然说这也属于他的管辖范畴,但张劲松也明白,自己的势力现在在燃翼还不是最强的,有些事情也只能是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就算是有悖于伦理道德,有悖于良心,但凭着他个人的能力,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特别是一个县里这么多的事,不可能每件事都管的滴水不漏。只要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把当前最需要管的事管好,那么自己做的就已经非常出色了。而且,现在来说,把公安局控制在手里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就张劲松目前的形势来说,在公安局发展一个人已经很不错了,钱海虽然是第一首选,但张劲松觉得,他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现在的张劲松跟刚来燃翼的时候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并非是个人向他靠拢,他就收入囊中了。他要看人,看看是不是适合跟自己一条战线,如果那些表面上跟自己走得很近,背后却捅自己一刀的主,那是说什么都不能收的。

钱海这个人虽然有诚意,但就凭他帮自己做的这一件事就相信他,张劲松不会傻到这个地步。

修路的事上,虽然张劲松没打算从中得到什么油水,但他见陈从水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他就明白,陈从水这个人之前肯定在吴忠诚那里没得到过什么实质性的好处,这次自己把分工程事交给他,其实就是想从经济上把他拴住,而陈从水这个人很聪明,既然张劲松给了他这个权利,那么他就把这个权利运用好,这里面的事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罢了。

张劲松不在乎其他的人在修路这件事上拿多少好处。

他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是什么位置的领导,你的下属如果从你这里得不到什么东西,那肯定不会实心踏地的给你干工作的。官场跟企业不同,官场上的人要的不是工资,而是工资外的收入,就算是有些工作是他必须要干的,那么你不给他点额外的好处,而是只靠着工资让他帮你卖命,那根本就不可能。

况且,这些人所干的工作论政绩的话,那可都是领导的菜,当兵的根本就轮不到。所以说明智的领导就会拿出点小恩小惠来赐给下属,他们能干好工作,干出成绩,也是给领导脸上镶金镀银的。

张劲松善于用这种方式来取得下属的忠诚。当然,如果哪天那个人真的跟自己翻了脸,甚至威胁到自己,那么这些事又会成为他们的一个把柄攥到了张劲松手里,不要说这是阴险,其实在官场,玩的就是阴险和心跳。

……

燃翼县中草药种植一直是张劲松重点关注的大事,药厂眼瞅着就要建设完了,而且今年的中草药也长势喜人,但在运作方式和经营模式上跟全国中药种植大县——阳南县还存在着不可同日而语的差距,张劲松打算率团去阳南县进行考察学习。

阳南县属于石盘省的邻省,与燃翼不属于一个省级行政区域。虽说阳南县跟燃翼县的地理环境同属于山区,但阳南县的中草药种植规模却是在全国数第一的。

而且,阳南县的中药产业也占据了全国中药产业的半壁江山。为此,阳南县被国家农业部封为“全国中药第一县”,这个响亮的口号让阳南县一度风靡全国,全国各地纷纷效仿。但多数是虎头蛇尾,用阳南县人的说法,就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燃翼县现在也要搞中草药种植,虽说是刚刚起步,但张劲松却怀着一颗雄心的,要把燃翼建设成以中草药种植和中药加工为主导产业的大县,就不能闭门造车。向兄弟县市学习,变成了燃翼汲取经验,少走弯路的唯一途径,而去哪里学习,阳南县则成了第一首选。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