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03、那些不一样的需求

003、那些不一样的需求

“倩姐,我要,我就是要!我天天晚上都想你,想要你!”张劲松呼吸急促地喘息着。E3小说=金==榜=

这时节的衣服比上次要穿得要厚一些多一些,不像上次那么容易就清除障碍。然而这难不倒张劲松,面对徐倩的挣扎他无动于衷,依然我行我素。

经验,这真是一个好词语。干任何事情,只要有了经验,那么第二次的时候明显就会比第一次会顺手许多,做工作是如此,**也是如此。呃,强迫性地**,当然同样如此。

在张劲松的力量和经验面前,徐倩的挣扎没有发挥出强大的作用,防线一道道被突破,最终彻底沦陷。

当反抗像上次一样无助,她便又只能像上次一样享受。甚至她心里还涌起了一个疑问,这一次,张劲松会不会拥有像上次一样强悍的战斗力呢?

她为自己心里冒出这个念头来而感到羞耻,但她却止不住这个念头,在这种时候,身体的感受主导了她的思维,她想反抗,可无能为力。她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就当被鬼压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当所有的**完全释放,冲动也随之冷却了下来。张劲松伏在徐倩身上,心里涌起一股后悔和内疚的感觉,但却没有像上次强暴了徐倩之后那般害怕。

喘了几口粗气,他说:“倩姐,对不起......”

“你又想说太喜欢我太爱我了所以情不自禁是不是?”徐倩任由他压在自己身上,冷笑着问道。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事实,事实就是这样。”张劲松说得心虚不已。

“无耻!”徐倩猛然扬起手掌,往张劲松脸上抽去。

张劲松手一抬,便拦住了她这一巴掌,身子一翻,下了床。他是对自己做的错事感到后悔,可不代表希望被徐倩扇耳光。他看着她,皱起眉头道:“倩姐......”

“滚,你给我滚!”徐倩神情激动,挥手大吼道。

张劲松看着她这愤怒的模样,一时间觉得很难以理解,刚才她在自己身下不是蛮享受的嘛,在灵魂飘上云端的时候还发出了舒服到了极致的呼唤,那时候的她多动情多妩媚啊,怎么事儿一结束,她就这么一幅深恶痛绝的样子呢?

这脸变得,那真比翻书还要快啊。

在心里叹了口气,张劲松开始穿衣服,边穿边说:“倩姐,我不管你怎么看我,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要恨就恨吧。说别的都没用,我道歉你也不会接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拉投资,你放心,圣金鲲投资那边,我一定会想办法搞定!”

徐倩身子缩在被子中不说话。

张劲松穿好衣服,却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在**一屁股坐下,心中有许多劝慰的话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良久,他站起身,绕到床的另一侧,看着徐倩那双眼紧闭的脸,蹲下身子,凑近前说:“倩姐,如果打我几巴掌能够让你好受一些,那你就打吧,我不挡,也不躲,你就是把我的脸打肿,把牙都打掉,我也心甘情愿。”

徐倩睁开眼,冷冷地说:“我不想看到你!”

张劲松看着徐倩,从她眼里看到了冷漠和恨意,好像还有一层雾气,他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快哭了,可心里却微微一颤,不敢也不愿再和她对视,欠疚而温柔地说:“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过来接你。”

说完,他站起身,往外走去。

听到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徐倩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下床,走到到卫生间放热水冲澡,不用洗发水淋浴液,只是任由水流自上而下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她不是想洗去什么,没那个必要。她只是单纯地想冲一冲,再冲一冲......

张劲松下了楼,抬头看了看五楼徐倩房间里的灯光,有心再上去一下,可想想还是作罢,打开车门坐进去,没忙着发车,细细回想了一番刚才自己突如其来的冲动以及在**时的表现,眉头就皱了起来。

自己骨子里是一个邪恶的、一跟漂亮女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想把人家推倒的色狼吗?可是为什么跟黄欣黛一起的时候再冲动再热血沸腾,却从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呢?两次犯罪都是在徐倩身上,那应该就不是自己的问题,最起码,不全是自己的问题吧?

也许,是由于自己跟徐倩之间的关系特殊,第一次强暴她是各种原因形成了一个结果,而今天这一次,原因不如上次复杂,可能是做事情有着一种习惯成自然的惯性吧。当然,他觉得那个阴阳双修的功法也是自己对徐倩施暴的一个重要原因,自从上次和徐倩的事情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跟女人**过了,憋得有点久,需要释放了。

乱七八糟地胡想了一通,张劲松在心里把自己主观的过错和责任用这些理由一中和,心里好受了许多,打火发车,将车窗落下,探出半个头再望了一眼五楼的灯光,便开车出了粮食局宿舍,奔自家的小院子而去了。

第二天,张劲松起得很早,打了套拳后快速冲了个澡,开着车往粮食局宿舍去接徐倩了。他连早餐都没吃,准备挨了徐倩的骂之后再去吃,这样做虽然不会让徐倩感动,可他觉得让自己难受一下,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哪怕这惩罚相当的微不足道。

然而徐倩并没有骂他,只是叫他打车去上班,然后她自己钻进了驾驶室,落下车窗,像是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他道:“武小姐那边,你要尽快谈妥,越快越好!”

“好的,我马上去谈。”张劲松回答道,语未落音,徐倩的车已经开动了。

“靠!”张劲松忍不住轻轻骂了一声,然后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往武玲她们所住的酒店而去,他听出了刚才徐倩话里的急躁,联想到昨天晚上她司机都没带一个人奔上山到紫霞观面见武玲,他觉得似乎应该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赶到酒店的时候,武玲还在睡觉,倒是武云和黄欣黛二人已经起了床,正准备下楼吃早餐,见到张劲松过来,也不准备在酒店吃了,要他带着去吃随江这边的吃的本地口味早餐。

“吃的地方啊,那都是小店子,卫生环境不达标啊。”张劲松目光在武云和黄欣黛脸上扫过,略有几分为难地说,“带你们去那种地方,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好吃的东西,往往都在小店子里,场面一大,再好吃的东西也像是少了点味道。”黄欣黛笑着道,“还记得学校外面那间小店吗?也同样卫生条件不达标,我常去那儿吃。”

“走,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武云在一旁附和着,看了一眼张劲松,冷哼一声道,“走啊,我们都不怕,亏你还是个大男人呢。”

“丫头,没看出来呀,像你这种大小姐居然还知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句话,奇怪,实在是奇怪!”张劲松笑道。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