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06、被人当枪使

006、被人当枪使

听到钱棋胜这个话,张劲松冲动得想伸手捉住钱棋胜的手指狠狠折断它!但他忍住了,没那么做。自从那次党工委会议上对于把他提拔为招商局局长的议题被钱棋胜狠狠阻挠了之后,他对钱棋胜就没什么好感。一直是本着不得罪不亲近的态度,可是他没料到,现在钱棋胜居然会把一顶目无领导的帽子扣到他头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身在江湖,自然会有朋友,也会有对头。权力场上更是一个凶险无比的江湖,因为面子因为利益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狗屁原因,朋友难得对头遍布,处处充满了尔虞我诈,时时得防备着被人摆上一道。

身处权力场之中,张劲松是有这样的认识的。然而身处这个诱人的权力场之中,虽然处处都是敌人,可有个大前提,那就是不管大家是友是敌,如何看对方不顺眼,都要首先保证团体的利益一致对外!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张劲松和钱棋胜是一个团体的,都是代表着开发区管委会、代表着招商引资方的,而荣世勋呢,则是投资商。双方是两个有着不同利益诉求但又有可能谋求合作达到共赢局面的不同团体。

而刚才荣世勋的话不仅仅只是在说张劲松,更是把整个随江开发区管委会都骂了,钱棋胜作为管委会的副主任,自然也在其影射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钱棋胜不但没想着要首先维护好管委会的形象,反而对张劲松一通训斥,这种搞法就有点不通情理了,说好听点那是借外人之手打击内部对手,说难听点那叫吃里爬外!

按说以钱棋胜的政治智慧,他不应该干出这种帮着投资商欺负下属的蠢事吧?但他转念一想,这个投资商也许是和钱棋胜、甚至是和粟文胜副市长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呢?那他这种拉外援打内敌的搞法倒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你们要斗你们自己斗去啊,你跟徐倩当面锣对面鼓地敲去啊,为难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副科级招商局长搞毛啊!

一瞬间脑子里转了许多,张劲松虽然忍住了折断钱棋胜手指的冲动,可火气却没消。今天中午高市长和瞿副市长在饭桌上对老子都还比较客气,那一声声小张叫得多亲切?你钱棋胜也就是个正科级的副主任,算个什么玩意儿!居然敢指着老子的鼻子耍威风?他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反击道:“想要别人把你当领导,你自己也要有个当领导的样子!”

这话说得可就相当打脸了!钱棋胜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手指颤抖着,语无伦次道:“你,你......”

其实话出一出口,张劲松自己也愣住了,没想通怎么一下就激动成了那样,对领导说出这样不尊重的话,但话已出口,他也是个爱面子的人,没有马上道歉自己打自己脸的可能,可又怕再呆下去会出现更难收拾的局面,便冷冷地说:“你们自己看吧,恕不奉陪!”

说完,他也不管那二人嘴里说什么难听的话,大步走到奥迪车旁,打开车门钻进去,马上发车,一脚油门就蹿了出去。

“这个张局长是哪位市领导的公子吧?真是没礼貌!”荣世勋看着越去越远的奥迪车,冷笑着道,“钱主任啊,你们开发区的干部素质还有待提高......”

钱棋胜冷着脸硬邦邦地回顶道:“荣总,这样的话还是等你当了市领导再说吧!”

妈的,一个什么狗屁总经理,看样子就是仗着父辈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要不是你们是粟市长介绍过来的投商资,你以为老子有心情陪你玩?还真把自己当上帝了?就你这狗**样,老子看着就恶心。我开发区的干部素质有待提高?我看你他妈的就一点素质都没有!哼,比张劲松还可恶!什么东西!

荣世勋一下就噎住了,他是个商人,也无心混官场,怎么可能会当随江的市领导?虽然他也有能力转投政界,可是他没兴趣!在官场上约束太多,哪有商场上那么舒坦?有钱可以使劲儿花,看到喜欢的女人了可以高调地求爱,人生一世,不就是图个舒坦吗?

这个姓钱的真不是个玩意儿,区区一个科级干部,居然敢这么跟老子说话!荣世勋当场就要骂人,可一想到刚才张劲松那连领导都敢教训的做派,就觉得这个随江开发区比较邪门,尽出些没素质的人,怕自己一骂这个老家伙说出什么更难听的。

算了,不跟这种没见识没素质的基层干部一般见识!荣世勋在心里这么一想,就伸手对着钱棋胜点了点,冷哼一声道:“钱主任,记得你说过的话!”

说完,他也进了自己车里,宝马x6蹿了出去,留下钱棋胜一个人站在那儿一张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张劲松没有马上回管委会,他在半路上就将车靠边停了下来。然后坐在车里,将车窗降下两厘米的样子,放了一丝凉风进来,吹得头脑冷静了许多。

冷静下来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没水准了。怎么就蠢到了那种地步呢?和领导顶嘴不算,居然还教训起领导来了,这可是官场大忌啊。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不管心里怎么想,领导无错论都是应该牢记在心的铁律!心里不认同领导的观点,那么可以不当回事,被领导误会了,或者是受了委屈,可以发一下牢骚,但绝不能跟领导对着干啊!

想到在今后的工作中,钱棋胜时不时地给自己穿个小鞋使个绊子什么的,张劲松就觉得无比郁闷,眉头皱了起来。

从后视镜中看到后面的车快速驶来,张劲松刚准备确认一下是不是那个荣世勋的车,就见到宝马x6风驰电掣地从自己车旁冲过,眨眼间就远到连牌照都看不清了。一阵尘土飞扬,他赶紧将车窗的那丝缝隙关紧。

妈的,这是开发区不是高速公路,开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张劲松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又对开发区这道路条件相当不满,除了两条主路是黑色路面外,其余的居然是水泥路!还有一些区域连水泥路都没有,毛坯的土路有的路段坑坑洼洼相当多,稍不小心连他开的这台奥迪q7都会挂底盘,更别说别的小轿车了。

就这基础设施,哪儿一点开发区的样子!

眼看着车外的扬尘渐渐飘落,车窗外恢复了宝马车未飙过时候的明亮,张劲松降下车窗,一口唾沫吐了出去,而就在此时,又是一台车驶过。他看清楚了,是钱棋胜的坐驾!

抬掌在额头上拍了一下,张劲松有种撞墙的冲动,怎么就这么倒霉?露下气吐口唾沫也能够刚好撞上钱棋胜!刚才他吐的唾沫是落在了地上,没有落在钱棋胜的车上,可是这个动作却很容易产生一些不好的误会。毕竟他刚才和钱棋胜吵过一架,现在他把车停在路边,等到钱棋胜的车经过的时候就吐一口口水,这怎么看都像是他对钱棋胜极其怨恨的一种泄愤方式!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