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07、冤家路窄

007、冤家路窄

张劲松倒是想调戏武玲,可他哪儿敢啊!说抱抱她的话,也是全心全意地讨她欢心,没有一丁点调戏的成分在里面。

听到武玲果然被自己哄得笑了,他就更情真意切地说:“姐姐,我不调戏你,就是想抱一下你,特想。”

武玲笑得更开心了:“那天晚上不是让你抱的吗?你怎么又不敢了?”

尽管办公室里没有别人在场,尽管这是远隔千里的电话对答,张劲松也被武玲这话问得脸上一阵微微地发烧。那天晚上在酒店里,说完项目的问题后她是说过要抱抱他的,可是他分不清她是玩笑话还是真心话,尽管当时很想抱一抱,甚至是更进一步做点别的什么,可一想到她的身份她的来头,他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匆匆应付几句就逃之夭夭了。

作为一个男人,弄出那种情况来,实在是够丢脸的。这个武玲也是的,说起话来一点都不留情面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在张劲松现在比较会调节自己的情绪也比较会说话了,心里那丝略带羞意的郁闷很容易就一扫而光,装得纯情无比地样子道:“那天不是晚上嘛,我怕,怕对你影响不好。”

“什么影响不好呀?姐姐抱一下弟弟有什么影响不好的?”武玲就紧随着他的话道,“再说了,那时候可是在房间哦,又没人看到。”

听她越说越暧昧了,张劲松就没胆子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她说话可以天马行空肆无忌惮,可自己稍一得意忘形哪句话过了线怕就麻烦了。他对武玲那眨眼间情绪就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本事可是记忆犹新,为了不让刚才友好的气氛突然转变,他只得无奈地说:“姐姐,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往前看。”

“咯咯咯......不愧是当局长了的人,跟姐都说官话呢。”武玲的声音又从娇媚变回到正常了,笑道,“行,那就往前看。等我下次再来随江,看看你有什么不一样的表现。”

“肯定不会让你失望。”张劲松也笑了起来,顺势问道,“姐姐,你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不知道,来了就来了。”武玲道,“不过公司的人就要过来了,提前跟你说一声,下周一,下周一公司的考察团队就会过去你们那儿。”

“下周一?好!我知道了,姐姐,谢谢你。”张劲松松了一口气,真诚道谢,又问,“姐姐,跟你们公司的人,能够说一下我师父的计划吗?”

武玲道:“这个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不过我要提醒你,你们得准备点有说服力的东西出来,如果不能打动公司的团队,那我就是想帮你,也无能为力呀。”

“公司都是你的啊,反正我就赖着姐姐了。”张劲松觉得跟这个便宜姐姐说话,有时候耍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不一定会起到什么效果,但却不会令她反感。

果然,武玲的语气马上就软了下来:“小弟弟呀,你怎么变成小无赖了?”

“嘿嘿嘿,我就是姐姐的小无赖。”张劲松怪笑道。

武玲道:“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了,事情也跟你说了,你早点做准备吧。”

张劲松道:“那行,姐姐,我就不打扰你了,拜拜。”

“公事一谈完就要说拜拜了?啧,你个小坏蛋,就那么不想跟姐姐说话呀?”武玲哼哼着道。

“没有,没有,我恨不得一直和姐姐说下去,这不是怕打扰你宝贵的时间嘛。”张劲松赶紧哄着她道,“就像上次我们徐主任说的,你可是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我多和你说一分钟,那得多少钱啊?姐姐,你可别认为我只是说得好听。我保证,以后每天给你打个电话好不好?”

“算你有点良心。”武玲又笑了起来,“行了,我这儿忙,不跟你说多了。至于每天打个电话,还是免了吧......”

一通电话说完,张劲松觉得比跑三千米长跑还费劲。这个便宜姐姐人倒是不错,就是说话太让人不敢大意了,不管是当面说还是在电话里,都得集中精神小心翼翼地哄着,避免一不小心说错什么。

以前他还觉得武云难侍候,现在跟武玲打过了几次交道,就觉得还是武云那个小丫头要好对付得多。想到武云,就又想到和她一见面说不了两句就争吵的情景,想到她居然送了自己一台防弹的奥迪车,就觉得那丫头其实也是个好人,不免就有几分怀念,拿着手机看了看,想了又想,还是决定不给她打电话了。

既然想到了武云,不可避免的,黄欣黛的音容笑貌也就在张劲松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了出来,那高雅温柔的感觉和心底最深处在学校里就已经萌生了却一直潜藏着的暗恋情愫交织相汇,令他涌起一股极其强烈的思念之情。

不知怎的,他脑子里突然想到了那天早上和她们几个女人同坐一车前往紫霞山上时的情景,他一路缠着武玲要投资,武玲嫌他烦就随口说了句一大早就被他弄得不舒坦的话,然后那句话就被黄欣黛用一种极其暧昧的语气给说了出来,还对他说,要他想办法把武玲给弄舒坦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黄欣黛那偶尔一次的稍显放得开的玩笑话,竟然令他那般印象深刻。当时他只没想到黄欣黛居然也会开那样的玩笑。现在回想起来,细细一品味,他就觉得,黄欣黛在车上说出那句玩笑话的时候,应该会比她任何时候都要开心、都要放松。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像是常年灰蒙蒙的天空突然间出现了蓝天白云一般,意外、却又让人欣喜。

黄老师,你现在在干嘛呢?

张劲松手指在手机上轻轻抚摸着,时不时在触摸屏上点一点,他没有去翻黄欣黛的手机号码,那不需要翻电话簿,她的电话号码,他早已烂记于心了。他只是犹豫不决,想给黄欣黛打个电话,却又有点拿不定主意。

在面对面跟武云一起的时候,他可以谈笑间随口便说对黄欣黛多么喜欢多么思念之类的话,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地给黄欣黛打电话讨论有关投资的问题,然而现在仅仅只是单纯地想她了,他竟有点不敢打电话的了。他想听到她的声音,可心里却似乎又有点害怕,也许不能说是害怕,用害羞这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可能会更贴切一点。

是的,可能会贴切,而不一定贴切。他这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心思,一时之间还真是找不到什么好词来形容。

张劲松不是情场初哥,当初追易小婉的时候,他的表现那真可以说是游刃有余,后来易小婉攀上了粟副市长的公子之后提出分手的时候,尽管他没有特别潇洒,可也还算看得开,虽然有一点小郁闷,但心里的情绪还真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只是在单纯地想念到黄欣黛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不怎么平静了,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