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08、剑锋直指粟副市长

008、剑锋直指粟副市长

尖叫声是粟宏涛因为身体的疼痛而发出的,闷响声则是因为他的身体跟过道上的地毯猛然间发生了大面积的亲密接触而形成的。

粟宏涛冲向张劲松的时候本来就带着惯性,抬脚踹向张劲松就是想凭借那股子惯性使得力道更大,好踹得张劲松倒下,最好能够向后翻滚一下那就完美了。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自以为威风凛凛志在必得的一脚,居然被张劲松轻易地闪开了,就连脚都人家抓住扯了一下。这一扯之力加上他本身的惯性,就使得他不仅仅站立不稳,还两腿分开差点就劈了个一字!

粟宏涛从小就没搞过压腿拉韧带的训练,被张劲松这随手轻轻一下就弄得痛苦不堪,嘴里惨嚎着,想跳起来再扑,可又感觉到大腿根痛得像是被撕破了一般,根本就站不起来。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另几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战斗就结束了。

“涛哥......”先前被粟宏涛楼的女人终于回过了神来,尖叫了一声,随后便扭摆着腰肢扑到粟宏涛身边,蹲下身子眼角挂着几滴泪水,伸手去扶他,语带哭腔,“涛哥,你怎么样了......”

“宏涛,宏涛你没事吧?”荣世勋也被粟宏涛的惨叫声给吓住了,在他身边蹲下问了句,没得到粟宏涛的回应,赶紧冲先前被他搂着现在在一旁傻站的女子吼道,“打120!”

“打110......啊......”粟宏涛吼了一声,马上又疼得呻吟了起来,不过比起刚才的惨叫声,倒是顺耳了许多,起码没那么吓人了。

“宏涛,你没事吧?”荣世勋见粟宏涛能够出声说话,心里安定不少,再次问道,伸手和那女人一起使劲,总算是将他给搂得坐在了地毯上。

“打110,叫保安!”粟宏涛强忍着痛楚,歪着嘴道,两眼狠毒地盯着张劲松,“狗日的,不整死你老子不姓粟!咝......”

“嘴巴还那么臭,看来你是没长记性啊!”张劲松冷冷地回望着粟宏涛道,脚下往前踏出一步,那样子似乎准备要动手了。

“你想干什么?你怎么打人呢?”荣世勋一下站到张劲松面前,连声质问了两句,然后就扯起嗓子大喊了起来,“保安,打人了,保安,保安!”

随江大酒店二楼一直有几个身着西装的保安在来回巡逻,不用荣世勋大喊大叫,在听到粟宏涛发出第一声惨叫的时候,就已经有三个保安冲了过来。见到眼前的情景,他们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直接就拦住了张劲松,避免发生更大的冲突。

张劲松原本就没想去打粟宏涛,刚才那一下已经够姓粟的受的了,自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冲上去再将其胖揍一顿。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国家干部单位领导了,必要的形象还是要保持的。

“打110,你们几个,把他给我抓起来!”粟宏涛不知道是痛疼轻些了,还是看到过来了三个保安胆气大壮,伸手指着张劲松,气急败坏地吼道。

三个保安相互看了看,两个看着张劲松,一个对粟宏涛道:“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看你妈!”粟宏涛怒吼道,“老子叫你们把他抓起来,给老子打!你们耳朵聋了?”

这个话说得嚣张无比,虽然说客人是上帝,可被客人这么骂,几个保安脸上也有些挂不住,那个刚才对粟宏涛说话的保安就语气僵硬了:“先生,请你不要骂人。”

“骂你怎么了?你工作还想不想干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让金文昌开除你?”粟宏涛这下火气更盛,说话更是不管不顾。

金文昌是随江大酒店的总经理,虽然不是大老板,可在酒店里要开除一个小保安却也只是小事一桩。那保安看着粟宏涛的气势,没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毕竟,到随江大酒店来消费的主,许多都是背景浓厚之人。

这个保安不说话,另两个保安也不说话,只是将情况汇报给了他们经理。认识金总又怎么了?这里是随江大酒店,不是随随便便来个人都可以撒野的,我们治不了你,有治得了你的人!这地方毕竟是过道,现在又是中饭时间,这事儿发展到现在这个状况,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张劲松看着粟宏涛大发雷霆,心里的火气顿时消了不少,就这么个货色,除了知道仗着他老子的身份耀武扬威外,还能干什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这地方是公众场所,他居然也敢这么口出狂言,真是给他老子丢脸!

不过,粟副市长丢脸的事情,张劲松是很乐意看一看的。他还不仅仅只是看一下,还准备把继续看下去,甚至亲身参与进去。所以在白珊珊暗示他趁乱闪人的时候,他也无动于衷,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粟宏涛的精彩表演。

当然,他被两个保安盯着,想悄无声息地闪人也是不可能的。

经理来得很快,而且一来就是三位,保安部经理、餐饮部经理、大堂经理。餐饮部经理是个女的,认出了粟宏涛,知道他常和金总一起吃饭,还知道他有个当副市长的老爹,顿时就凑到保安部经理的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保安部经理顿时就神色一变,下意识地看了粟宏涛一眼,从他眼里看到了无尽的怒火与怨恨,顿时心中一凛,伸手一指张劲松,对几个手下道:“把这位先生和这位小姐请到保安部去!”

“我为什么要去你们保安部啊?你们想干什么?”白珊珊立马表示抗议,眼见身边一下又多了几个黑西装的保安,她不禁有几分心虚了,暗暗自责不应该太过相信张劲松的武力值而选择留下来,若是早点跑了那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就是到保安部休息一下,说明一下情况,你们把这里堵住了,影响到别的客人了也不好是不是?”保安部经理还挺有礼貌地说。

白珊珊才不相信他这鬼话,僵持道:“我就在这儿等警察来,刚才他们不是打110了吗?等几分钟又怎么样?”

保安部经理脸色一沉,对几个保安使了个眼色,一个保安就伸手去拉白珊珊。

张劲松猛然出手挡住了那保安的手,对保安部经理道:“这事跟她没关系,我跟你们去保安部。”

“局长!”白珊珊看着张劲松叫了一声。

“没事。”张劲松摆摆手,然后对保安部经理道,“走吧。”

保安部经理神色也有些异样,面前这个年轻人看样子也不简单啊,居然是个什么局长?该不会是那丫头装腔作势作装唬人吧?算了,管他是不是局长呢,就算是肯定也是什么区县里的小局的副局长,股级或者副科什么的,哪儿能跟粟市长的公子相比?

更何况,粟市长的公子还和金总关系相当好呢,现在若是金总在酒店里,肯定也是帮着粟公子哈。

这么一想,保安部经理也就没把这个不知真假的年轻局长放在眼里了,顾及着自己代表了酒店的形象,还满脸带笑地伸手作了个请的姿势。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