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09、有人喜欢有人愁

009、有人喜欢有人愁

尚文派出所里的局势虽然还没有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可也是有那么点黑云压城的意思了。随江大酒店的人过来本来是准备捞人的,可一见粟副市长的秘书出面了却没能将粟副市长的公子捞出来,就知道事情大条了,躲在一旁打电话往上面汇报情况,却是压根不再提那几个保安的事情了。

今天这事儿,重点在粟副市长身上,只要粟副市长摆平了,那就没事了,酒店这边也就是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当然,也可能是个替罪羊的角色。

粟副市长这会儿正在头疼,儿子惹事了当老子的肯定要帮忙擦屁股,这种事儿他没少干,早就习以为常了。可是这一次的屁股并没有以往那么容易擦干净,在听到秘书汇报的情况之后,他就知道麻烦了。

开发区那个姓张的招商局长居然说不给个满意的交待就在派出所不肯出来了!这要是别人,粟副市长鸟都不会鸟他,可是这不徐倩也跑到派出所去给姓张的小子打气加油去了嘛。

死小子惹谁不好,偏偏要惹到徐倩那边去?搞得老子实在是太被动了!

考虑再三,粟文胜还是给徐倩打了个电话,语气中透出前所未有的亲切:“小徐啊,近段时间对宏涛那小子疏于管教,给你惹麻烦了。分管的摊子不大,可事儿不少,工作一忙啊,有时候都累得不想动,这家里就顾不上了,唉......”

这个话虽然没有明着道歉,但以一个副厅级副市长的身份能够对一个分管下属的副处级说出来,也算是相当客气有道歉的意思在里面了。粟文胜没想着靠这一句话就让徐倩大度地表示不再追究,只是用这句话表达一个意思,这次的事情我这边有责任,但你也不要太得理不饶人了!我虽然不是市委常委,分管的也不是最强大的几个部门,但是,你要搞清楚一个事实,你正在我的分管范围之内,我还是你的分管领导!

徐倩自然听出了粟文胜话里的意思,语气诚恳地说:“粟市长,工作总是干不完的,您可别累坏了身体,要注意多休息啊。年轻人打打闹闹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这次的事情,唉......小张现在情绪很激动,五六个人拿着警棍打他一个,啧,他一直说头很痛,一直嚷嚷着要追究到底,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我是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啊......”

听到这个话,粟文胜气得只差骂娘,随手就将一个杯子砸在地上摔得粉碎。妈的,反了天了!徐倩你是个什么身份?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了?要我多休息?这话你也说得出口?你当自己是市长还是书记啊!小张情绪激动?我怎么听说是你徐倩情绪激动呢?我儿子只是跟人打了个架,怎么就成犯罪分子了?你他妈的这是含血喷人!你劝,劝你妈逼啊劝,要不是你在一旁煽风点火,这事儿早就结束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最毒妇人心!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和粟文胜粗重的呼吸,徐倩心里别提多舒服了,她在派出所是跟粟文胜的秘书对着干了,那又怎么了?在电话里的这段话,谁也指责不了她什么,她先关心了领导的身体健康,又帮着领导去劝了张劲松,只是张劲松不肯听嘛。

粟文胜忍住大骂徐倩的冲动,强压着怒火道:“嗯,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小张为我们的招商工作是做出了重大贡献的,是我们的英雄。不能让英雄流汗又流泪嘛,啊,我们一定会给小张一个满意交待。你告诉小张,有什么要求,你让他尽管提,我们一定会慎重考虑、认真对待!”

粟副市长这个话就相当的道貌岸然冠冕堂皇了,说得特别好听,可真实意思却又表态出来了。前面的都是些废话,后面的才是重点:这件事情你徐倩要怎么样才肯罢休?划出个道道来!啊,把你的条件说出来,让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徐倩就说:“粟市长您放心,我一定把您的关怀带给小张。那,我先去看看小张,再回电话给您?”

粟文胜从鼻子里嗯了声,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徐倩没跟张劲松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时间过去了三分钟,然后给粟文胜打去了电话:“粟市长,小张说他受伤了,头很痛,要住院休息,明天到白漳接圣金鲲考察团,他就不去了。”

这个话就很直白了,粟市长啊,我们没别的要求,就是希望明天去白漳接圣金鲲考察团的事儿,您就别去掺合了啊。粟文胜这下再也控制不住,发火了:“徐倩,你......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倩才没管他发不发火呢,自顾自地说:“粟市长,我刚才和小张谈话的时候,接到高市长的指示,说圣金鲲投资公司是小张拉过来的,一定要小张全程陪同考察,不能出一点漏子!”

徐倩这话就顶得粟文胜相当难受了,你副市长很厉害吗?厉害的话你和高市长说去啊,欺负我一个副处级的干部有意思吗?我也就是个小兵来的,这是高市长的意思,你有种就跟他这么吼去啊?

粟文胜没料到高洪会那么狠,就这么一点小事,居然就要让他不沾圣金鲲公司的边,这他妈的就是**裸地打脸了啊!你粟文胜不是仗着背靠陈书记不把我这个市长放在眼里吗?我就要让你看看在市政府这边是我当家还是陈书记当家!

粟文胜无奈,只能打电话给高洪,对自己没管教好儿子的事情承认错误,请求批评,对开发区小张的遭遇深表遗憾,并且很高风亮节大公无私地说对自己的儿子绝不护犊子,一定要公安机关公平公正地办案。

高洪的回答也很有意思,先是安慰一下粟文胜,说子女的教育不是他一个的问题,他高大市长也很头疼这个问题,然后又对他粟副市长公平处事的态度表示了赞扬,并且说相信公安机关一定会公平处理的,最后,高大市长要他不要有思想包袱,安心工作,明天的白漳之行一定要圆满,要让圣金鲲公司的考察团感受到随江人民的热情,开发区的小张费了很大的心思才说服了圣金鲲公司过来考察,现在小张受了伤,可不能让投资砸在咱们这些当领导的手中啊,那会让基层广大干部群众寒心的。

高洪的一番话让粟文胜比吃了苍蝇还难受,高洪还是那个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风格,明明是想要自己退出圣金鲲公司这个项目,却偏偏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粟文胜不想放弃参与这个项目的机会。圣金鲲来随江开发区考察,在开发区、乃至于整个随江市都特别具有榜样意义,他作为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如果被排除在外,那真是个天大的讽刺!

不仅仅只是讽刺,还关系到为官者最重要的切身利益——政绩。没错,就是政绩。按常理来讲,粟文胜作为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如果圣金鲲真的在随江投资了,那就是他的政绩,就说明他分管的工作做得好。然而现在倒好,圣金鲲公司的考察团明天就要来了,高洪却想一脚把他踢开,而且还暗示他要他主动放弃。真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