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12、分歧与矛盾

随江开发区为圣金鲲公司的考察项目划了几片地,从目前的反应来看,圣金鲲公司如果要投资的话,应该是对c11到c16之间比较感兴趣,c16有可能不要,但c15铁定跑不脱。现在圣金鲲的人刚走,钱棋胜就说出了这么一个事情,这不得不令张劲松去深思他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意图,比如说就是要唱反调什么的。

这个事情太突然了,让人没一点心理准备。按说张劲松作为招商局长,对于管委会副主任引来的投资考察者,应该是要尽心尽力做好服务的,可一方面由于钱棋胜看到张劲松就气不打一处来,再由于荣世勋对张劲松是既讨厌又有点点畏惧他连副市长公子都敢打的脾气,不愿意同张大局长打交道。所以,荣生集团的事情就由钱棋胜自己负责了。

黄江荣生集团到随江来考察的其实也有个团队,不过团队早就走了,只留下集团公司的副总、白漳荣生酒店的总经理荣世勋继续呆在随江谈条件。徐倩和荣世勋见过面的,也交换了一些意见,但由于荣生集团的投资联系人是钱棋胜,徐倩不想跟自己的副手抢功,再说也对荣生集团提的条件没一点兴趣,便将包袱扔回给了钱棋胜,由着他去折腾。反正有一条是硬家伙,开发区对投资是热烈欢迎的,但借投资之名搞房地产那是绝对不行的!

最近这段时间,徐倩忙于应对圣金鲲的考察,没有时间也精力更没兴趣过问荣生集团的事情,却不料钱棋胜居然就来了这么一手。

徐倩眼睛眯了眯,看着钱棋胜道:“高尔夫酒店?咱们这儿没有高尔夫球场啊,难不成他们还想把那片山坡建成高尔夫球场?咱们这种小地方,没几个人会打高球吧?”

钱棋胜就点点头,笑着说:“荣生集团的荣总就是这个想法,我有点担心,咱们这儿建个高尔夫球场都不知道有没有人消费。可是荣总说,咱们这儿离白漳近,离汉州也不远,有这两个省会城市为依靠,不用担心客源问题。特别是汉州那么大的城市,却没什么别出心裁的高尔夫球场,他说只要在这儿办一个有特色的,消费能力还是没问题的。”

徐倩心中好笑,投资商会给你这么详细的分析市场情况?不过毕竟人家是要来投资的,她也不能拦着,便问道:“我记得c10后面的地块都划得特别大,c15到c17,三块地加起来有千多亩吧?”

“有,有千多点。”钱棋胜道,“荣总说,他们要建的是十八洞的球场,不是练习场,要一千多亩地才行,还有酒店等等设施......那三块地位置刚好,他说是最理想的高尔夫场地。”

徐倩沉吟起来,这个荣生集团,到底是真心想搞高尔夫产业呢,还是借高尔夫之名拿地,然后等着升值,过几年之后就拿来做房地产开发?

真要做高尔夫,完全可以到汉州周边去做嘛,有必要跑到随江来吗?虽然说从汉州走高速来随江还不到两个小时,勉强也能算是汉州这座副省级城市的周边城市,可是到底也不算近啊。

一千多亩地呢!虽然有一部分山坡,可依着那山坡的起势开发地产做成连体或者独幢的别墅来卖,还可以打出风水牌!好算计啊!看来,这个荣生集团还是没死心啊,应该说粟文胜、甚至是陈继恩还没有死心,依旧想在开发区的发展方向上做文章。

由不得徐倩不这么想,谁叫荣生集团一开始就把目光瞄向了房地产这个方向呢?

“钱主任,这个事情可能有点不好办呐。”张劲松面向钱棋胜开口了,“c15那块地是准备给圣金鲲投资公司的,还有c16,他们也有兴趣。”

“圣金鲲公司的投资定下来了?”钱棋胜问,脸上还带着几分喜悦,仿佛听到了个多开心的好消息似的。

张劲松脸色就有几分难看了,翻了翻眼皮说:“还没有,他们还要回公司讨论。”

“就是喽,他们还不一定会在我们开发区投资呢。”钱棋胜脸上的笑容更盛,咂巴咂巴嘴皮子,对张劲松说道,“等他们确定下来投资了,可以给他们调一块更好的地嘛。”说着,他又把脸转向徐倩道,“徐主任,荣生集团已经有意向了,这个项目,他们准备投资八点五亿!”

这一下,徐倩和张劲松都吃惊了,这个荣生集团手笔不小啊!八点五亿,那还真的值得重视了,乐泉公司当初第一期投资三个亿都让高洪亲自出面相迎了的,这次荣生集团八点五个亿居然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

想来,他们也是分期的,不可能一次性投入那么多。

有了八点五亿这个数据,张劲松就皱起了眉头,毕竟人家已经有了投资意向,而圣金鲲公司还只是考察了一下,并没有确却的消息传来,想再拿圣金鲲说事就有点不合适了。他看了徐倩一眼,徐倩脸上就露出了个笑,对钱棋胜说:“荣生集团果然有实力,钱主任,你这次可是立了一件大功啊!”

“呵呵,都是为了开发区嘛。功劳不功劳的都没什么,再说了,现在还只是个意向,如果c15到c17这块地谈不拢,他们还会不会决定在这儿投资都两说呢。啧,这个项目我们一定要留下来啊,煮熟的鸭子要是飞了,我都觉得愧对开发区的父老乡亲!”钱棋胜笑着道,这话开始是不好意思,然后是谦虚,最后就变成威胁了!

你徐倩要是敢在这块地的问题上卡脖子,那么八点五个亿的投资就会飞了!我钱棋胜固然得不到什么好处,可你徐倩就等着担责任吧!我一把年纪了,上不上进无所谓,可你徐主任还年轻着呢,上升空间大着呢,真要没留住这八点五个亿,就算你真是高洪的情人,想必也难逃责任,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吧?

张劲松听到钱棋胜这个话就是一阵恶心,恨不得踹他一脚,然后指着他的鼻子臭骂一通,我靠,姓钱的你家是青安县的,跟开发区隔了有一百多公里呢,谁跟你父老乡亲了啊?真他妈不要脸!还说我目无领导,你看看你自己是怎么对领导的吧,作为一个副手,有你这么跟一把手说话的吗?

正当张劲松等着看徐倩发火的时候,徐倩却一点火都没发,仿佛没有听出钱棋胜话里的威胁之意似的,居然点了点头笑着道:“荣总还在随江吧?钱主任你帮我约一下,我晚上请荣总吃个饭,再具体谈谈。”

钱棋胜听到这个话,就露出些迟疑,沉吟着没有马上回答。

“怎么?钱主任还怕我抢了你的功劳?”徐倩脸上笑意依旧,用玩笑的语气问了这么一句。

这话听着是玩笑,可钱棋胜就听出了其中的阵阵寒意,赶紧笑着回话了:“徐主任你可别拿我老钱开玩笑了。是这样的,今天晚上粟市长要请荣总吃饭,我......那要不我请示一下粟市长?”

这话明着是征求徐倩的意见,可实际的意思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徐主任,粟市长要请荣总吃饭,我钱某人作陪,你徐主任还是别去了吧,粟市长不喜欢外人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