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15、就是那么巧

?()015、就是那么巧?

对武玲腹诽了一遍,张劲松又看了看钟五岩,心中暗暗叫苦,开始听到武玲说起钟五岩是省委宣传部长的公子时,还以为这家伙是岭南省委宣传部长的公子,没想到居然会是石盘的。?

张劲松级别太低,随江市领导的名字他大多听说过,可是省里的领导他就没怎么关心了,自然不知道省委宣传部长是不是姓钟,可是他知道一件事情,省委宣传部长那可是省委常委来的,大领导啊,比一般的副省长都要牛叉。?

你说你一石盘省委宣传部长的公子,跑到岭南来追女人,吃饱了撑的吗??

自己这运气是怎么了啊,才和副市长的儿子发生了矛盾,现在貌似又要被省委常委的公子记恨上了,这让他这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情何以堪呐!以后还怎么混啊??

钟五岩也正看着张劲松,他没有如张劲松所想的那般吃醋,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这个姓张的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也没听说哪位省领导家里有这么个公子哥。不过看这小子和武玲武云说话的语气,他们之间应该关系很近才对。敢直呼武云为丫头,还把她的车拿去开了,这关系想浅也浅不了啊!?

嗯,他该不会是武云的男朋友吧?刚刚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好像有那么点意思,像是小青年恋爱时的小脾气偶尔发作的状态。嗯,应该是这样。武玲啊武玲,你想找挡箭牌也找个像那么回事的吧,一眼就让我看穿了,真是没一点难度和挑战『性』。?

这么一想,钟五岩看张劲松就相当顺眼了,笑着道:“张老弟在哪儿高就啊?别的方面我不敢说,宣传上的事儿,说不定能帮上点小忙。”?

“钟哥说高就我可不敢当。”张劲松笑着道,“我也就是个跑腿的命,现在在随江开发区搞招商工作。这不,年底了要赶任务,跑到南鹏来找玲姐要支持了。”?

“我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武玲在前面哼哼着道,“平时就没见你给我打过电话的,拉投资的时候就想到我了?你说我这是走的什么运啊,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弟弟?”?

听到武玲这么说,钟五岩就更认定她和张劲松之间没有暧昧关系了,对张劲松就又高看了一眼,这小子嘴皮子肯定很会说,追武云那丫头,见着人家的姑姑了居然直叫姐姐来讨好,脸皮够厚。?

“武玲,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钟五岩笑着道,“我不是只有哥哥没弟弟吗?现在有了个弟弟,你就应该好好疼他不是?他不就是要投资嘛,不就是钱嘛,你最不差的就是钱......”?

“咦,你转『性』子了?怎么帮起别人说话了?”武玲看着钟五岩道。?

钟五岩没脸没皮地说:“我跟张老弟一见如故......”?

午餐安排的是海鲜,张劲松不是过敏体质,吃得过瘾,比起当初在京城读书时吃的爽了许多。吃过午餐,钟五岩就走了,没再继续纠缠于武玲身边,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

“今天小弟弟来了,我就休息一天,不去公司了,好好陪陪你。”坐在车上,武玲对张劲松道,“呃,世界之窗也没什么好看的,去欢乐谷玩玩吧。”?

“行,都听你的。”张劲松毫不客气,笑着道,“其实我还想去小梅沙来着,还有总设计师的雕像......”?

“这次来南鹏了就多玩几天,想去什么地方就让云丫头陪你去。”武玲笑着道,“嗯,反正来了一趟南鹏,干脆过去香港转转,买点东西,给你爸妈带回去。”?

“香港就不去了。”张劲松还记着自己过来的目的呢。?

......?

晚饭就回家吃了,武玲在大梅沙东部华侨城那边有幢别墅。家里的菜自然是有人早就做好了的,回到家只要吃就行了。?

出乎张劲松意料的是,武玲家的菜居然还放了辣椒,幸亏他也吃辣椒,要不然还真就郁闷了。?

武玲看出了张劲松的吃惊,笑着解释道:“我们家虽然不是川湘那片的,不过老爷子喜欢吃辣的,我们也从小就养成这习惯了。”?

“呵呵,我也能吃。”张劲松笑着道。?

“知道你能吃。要不然我就叫他们不要放辣椒了。”武玲看着他说,端起面前的酒杯道,“来,小弟弟,欢迎你来南鹏。”?

武云也举起了杯。?

张劲松举起杯跟她们二人碰了一下,道过谢便喝酒,喝了之酒后,他笑着道:“姐姐,刚才还以为你会说代表南鹏人民欢迎我呢。”?

“我可代表不了南鹏人民,顶多只代表我自己。”武玲咯咯笑道。?

“你这次是代表随江人民过来的吧?”武云看着张劲松,嘿嘿笑道,“张劲松,我说你怎么就急成了那样呢?我前脚才离开随江,你跟着就赶过来了。就凭你这积极工作的态度,你们随江市委市『政府』今年年底也得给你个什么嘉奖吧?”?

“丫头,你也别笑我,我这么快跑到南鹏来,也是被『逼』得没办法!”张劲松一脸苦笑道,“还记得荣世勋吧?荣生集团也想在我们那儿投资,看中的地和咱们圣金鲲有重合!”?

武云眉『毛』一挑:“怎么回事?姓荣的想跟我作对?”?

“吃饭吃饭啊。”武玲笑着『插』嘴了,“我说你们两个也真是,吃个饭都不安静,再不吃菜都凉了,还想叫蓉姨再热一回吗?”?

蓉姨是从小把武玲带大的保姆,武玲对她非常尊重,武玲工作重心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生怕别人做的菜不合五小姐的胃口。对于小姑和蓉姨之间的感情,武云是相当清楚的,所以尽管心里有事,却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夹菜吃饭。?

张劲松看出来了,在听到荣生集团这个名字后,这姑侄俩的态度和反应似乎不一样啊,甚至还有点相反。?

他不知道武玲对于荣生集团是什么态度,他只知道,在饭桌上是没法谈事情了,只能说感情。?

吃完晚饭,武玲没给张劲松安排酒店,让他就住在自己家了。对于这个待遇,张劲松很开心也很感激,他知道武玲是真把他当自己人了,要不然,肯定早赶到外面酒店里去住了。?

坐着说了会儿话,武玲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出门去了。?

武云盘坐在沙发上,两眼看着张劲松道:“说吧,姓荣的想干什么?”?

张劲松没在意武云的态度好不好,很快便将荣生集团的打算说了一遍,还把自己和钱棋胜的关系,以及这两个投资对各自的影响都说了点。武云听过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徐徐说道:“公司不看好随江开发区的项目。”?

听到这个话,张劲松心里都有几分泄气,想到武玲今天对自己太好了,就觉得有可能是因为她不想投资,所以这才表现得好一点,有种不因公事伤了私人感情的意思在里面。?

“你也不看好吗?”苦笑了一下,他问。?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