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16、撒娇

016、撒娇

武云就不再问了,张劲松也不说话,发动车,便奔高速入口方向而去。{金}{榜}

电话响了起来,武玲摸出手机看了看,是钟五岩来电,她没有接听的意思,顺手就挂断了。电话再响,她索性直接关机。

张劲松就猜到了,刚才打电话的肯定是钟五岩。

武玲今天的反应太反常了,张劲松就觉得,也许武玲内心深处,对于那个钟五岩其实已经暗暗生出了那么一点点的好感,只是往日里拒绝的次数多了,所以便拒绝成了习惯,把他的热情当成了理所当然。

一见到钟五岩和别的女人手挽着手在一起,武玲倒不是说一定就吃醋了,但心里未免会有几分失落。这就好比平时一直觉得是自己的东西,猛然有一天发现,这东西如果被别人拿走了,自己其实也只能干看着无可奈何一样。就算自己平时不在意那个东西,但也不是滋味啊。

当然,这个比喻不是很贴切,钟五岩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不是东西,但意思都差不多。

不是有这么句话吗?许多东西,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张劲松不知道武玲是不是正在后悔没有珍惜过钟五岩,但他敢肯定,她心里一定会觉得有点可惜。

唉,这一趟南岳,居然弄得这个便宜姐姐心情不好了,他也觉得相当郁闷。

车上高速之后,武玲就在后座打起了盹,武云把音乐也关了,时不时往后看两眼,显然也明白她小姑心里不舒坦。

车进入湘南省洞庭市,武玲睡醒了,在高速休息区休息了一会儿,上了厕所,三个人都觉得肚子有点饿,又怕这里的饭不好吃,便在小卖部里随便买了些东西,换成武云开车继续往前走,反正再往前就进入石盘省了,到随江最多三个小时,到时候再吃夜宵去。

武玲也不再睡觉,开了手机,短信就一个接一个地冲了进去,她连点开看的心思都没有,将手机塞回包里,和张劲松聊天了。

她依然如以前那般热辣,时不时挑逗一下张劲松,甚至还动手摸了一下张劲松的脸颊,说话声无尽的娇媚,也不管专心开车的武云会不会受到影响。

张劲松就有几分尴尬,心里也有点不忿,这算什么啊,她对钟五岩不爽,为什么就要来调戏我啊?不过他也不生气,偶尔露出一个委屈的模样,变着法子逗武玲开心。他还想求着她到开发区来投资呢,当然得好好哄着她了。很多事情,往往就会在不起眼的细节中把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给办成了!

细节决定成败啊!

还没进入随江地界的时候,天就已然黑了下来,有细雨飘落,高速公路上车灯闪亮,两旁护拦上的反光标点依然醒目。武云这台新车刚过磨合期,她一直保持着一百八以上的时速往前窜,没有要张劲松替换一下的意思。=金==榜=

张劲松知道这丫头的性子,不敢叫她把速度放缓一点,怕她一个不高兴就将速度提到两百以上去。

进入随江地界之后不久,雨下得更大了。张劲松暗自苦笑,去南鹏的时候是下雨,从南鹏回来,居然也是下雨!

好在不是暴雨。

下高速的时候,已经是夜里零点半了,这还是武云开车速度快,要不然还得迟一点才能到。这个钟点,吃夜宵的地方确实多,但想到黄欣黛曾经说过的,武玲吃东西都比较精致,估计那些随江人常去的夜宵点她是吃不惯的。

一问之下,果然如此,武玲要去看上去很不错的地方去吃。

这时候,这样的吃夜宵处比较不太好找,而到各大酒店里去吃夜宵估计也够戗,就算还有值班的厨师,那做出来的东西味道估计也不怎么样。想了好一会,张劲松还没想起有什么好去处,武玲就问他随江有没有通宵营业的西餐厅。

张劲松对西餐不感兴趣,被她这个问题问住了。而武云却说不吃西餐,说这大半夜的了,也别吃得太饱,找个粥店喝粥去,这时候,粥店应该还没关门。

粥店张劲松倒是知道几家,虽然不大,但至少看上去赏心悦目,比专门搞夜宵的摊点和店面要显得亮堂和整洁,想必武玲应该能够将就将就了。

果然如武云所料,粥店居然还没关门,也没有客人,只有两个服务员在无精打采地看电视。三个人坐了一张桌子,武玲要了一个红枣粥,武云和张劲松都要的青菜素肉粥。本来张劲松还想叫几个凉菜的,可又怕凉菜做得不好看让武玲见着了会没胃口,便作罢。

“随江就这点不好,到半夜里了吃东西都不方便。”等着煮粥的空档,武玲喝了口自带进来的水,感叹道,“要是在南鹏呀,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你哪儿都能吃的。”

“姐姐,这个没有可比性啊。”张劲松一脸无奈地说,“南鹏是什么地方?那是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哪里是随江这种小地方能比的?在南鹏买一幢你那别墅的钱,在随江恐怕能买十来幢了!”

“那么便宜?”武玲睁大眼睛问。

武云显然也没有料到,看着张劲松道:“随江的房价多少?”

“普通电梯房四千多点一平米,连体别墅六七千的样子,独幢别墅一万,最多不超过一万五。”张劲松笑着道,“大致上就这个样子,具体的可能有一点点偏差,但不会差多少。南鹏那边,像你们住的那房子,一平米得十多万吧?”

武玲咯咯笑了起来:“那在这儿买幢别墅住着也不错,就在紫霞山那边,山清水秀的。”

“干嘛要买啊,你自己建一个多好?”张劲松笑着道,“就在紫霞山下面建一片别墅,可以当酒店,也可以自己住,不更舒服?”

“我算是服了你了,吃个夜宵你也能把话题扯到投资上去。”武玲摇了摇,伸手对张劲松点了点道,“行了,你说吧,我听着,我看你是不是能说出朵花来。”

张劲松深吸一口气,看着武玲摇了摇头:“花肯定是说不出来的,话也还是那些话,该说的我都说了。唉......”

“既然都明白,干嘛还要提呢?”武玲眨眨眼说。

“这是我的工作。”张劲松苦笑道,“姐姐,其实我想过给师父打电话,让他帮我跟你说说,如果师父跟你说了希望你投资,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拒绝。不过我没那么做,这个方案就是我想出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我自己的成绩,帮师父宏道什么的,都只是附带的,当然,我也是真的想帮师父宏道,不过那个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武玲笑着问,“不怕我听到这话了,更加不可能在随江投资了吗?”

“从工作的角度出发,我自然是希望你能够过来投资,所以以前我用帮师父宏道的借口想来说服你,但是......”张劲松叹了口气,皱皱眉头道,“但是我不想因为工作原因而影响到我们之间私人的情谊。我不想骗你!在我家里面,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们都在读大学。我没有姐姐,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很开心,你让我知道有姐姐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姐姐,我真不想骗你,如果你觉得我们开发区实在没有投资价值,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就希望,我以这个弟弟的身份,希望你以后帮我留意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大企业想到内地建厂的,帮我介绍介绍。”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