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18、武云的霸气

018、武云的霸气

一个副厅级实职的领导,要记住一个副科级小干部的职务跟姓名,要么二人是亲戚,要么二人是仇敌。

很显然,粟文胜和张劲松之间的关系属于后者。

粟文胜现在对属于他分管范围内的随江开发区没一点好感,徐倩是一点也没把他这个分管副市长放在眼里,甚至一个小小的副科级招商局长都敢和他作对。每次一想到这个事情,他就浑身上下都不快活,觉得当领导当得他这么憋屈的,恐怕全国都只此一家了。

所以现在听到粟文胜提到张劲松,他脸上的厌恶之情毫不掩饰地就显露了出来:“他怎么会跟圣金鲲扯上关系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荣世勋摇摇头道,“我还以为粟市长会知道得清楚一点,准备问问呢。”

粟文胜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泡在水中不说话了。

池子里的水不急不缓地流动着,荣世勋也闭上了眼睛,舒服地享受起来。心思却也在飘飞,那个张劲松,他跟武家到底有什么关系呢?看他和武玲武云之间亲近的神态,都跟一家人差不多了,难不成是武云的男朋友?

不应该啊,他父母都在随江,家里就开了一个小小的狗肉店,虽然日子过得还不错,可跟武家那种庞然大物相差了无数个等级了,武家出来的女人怎么会看得上他这样的男人?就算是武云小女孩子脾气使性子,那武家的大人们也肯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更别说武家老四现在就在石盘任省委组织部长,又怎么可能放任女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胡来呢。

荣世勋想了会儿,忽然想起在南岳忠烈祠的时候遇见武玲等人之后,自己曾问过钟五岩怎么会和张劲松认识的,钟五岩倒是回答了一句他是武玲的弟弟这个话,他不禁暗想,总不会那个张劲松是武家二代人物中哪一位的私生子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叫武玲姐姐,叫武云叫丫头倒也说得通了。

嗯,还是要找个机会再套一套钟五岩的话,貌似他知道点什么内情。

张劲松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荣世勋给强加了一个身份,他这时候正在送武玲前往白漳机场的路上。

发布会一结束,武玲连宴会都没参加就要前往京城。张劲松送她和圣金鲲的总经理去机场,随江这边留下一个副总和武云负责。这种安排让张劲松觉得意外,却又觉得理所当然。想必武玲是准备培养武云了,把她先放到这边用这个项目来历练历练。

送武玲当然不用张劲松开车,是市政府的车,还有市委常委、副市长瞿奇山一起相送。这个规格就相当高了,考察团来的时候到机场接,现在武小姐要走,副市长也送到机场,这么客气地对待投资商,在随江还从没出现过。

当然,这一切都是高洪安排的。不仅仅因为圣金鲲还只是刚签了合同资金并没有到位要好好哄着的缘故,还因为怀疑她有个亲哥哥是石盘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高市长要让武小姐对随江万分满意,要让武小姐再一次地感受到随江人民的热情是随时随地的、是投资前与投资后一样毫不减弱的!

其实,按高洪的意思,是想把新闻发布会搞在省城白漳召开的,可是武玲坚持就在随江开,市政府方面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还要哄着人家的钱啊,得尊重人家的意愿呢。

送走了武玲,瞿奇山没急着往回赶,而是就在白漳吃了个中饭。

吃饭自然免不了要喝酒,张劲松现在好歹也是个局长了,当然不可能再像刚做公务员那会儿总是推说酒量浅喝不得酒。第一杯酒他就敬了瞿奇山,然后又敬了瞿奇山的秘书赵忠明。赵忠明这时候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大有潜力之人,丝毫没摆架子。

“小张啊,我记得乐泉公司是你拉进来的吧?现在圣金鲲又被你拉来了。啧,年轻人,了不得啊,后生可畏!”喝过了酒,瞿奇山狠狠地表扬了张劲松几句。

“瞿市长您过奖了。”张劲松脸上就露出谦虚和感激地神色道,“都是您和徐主任的大力支持,要不然我怎么拉得动这种大公司?”

听到他这个话,瞿奇山就觉得这小伙子不错,不居功自傲,说话谦虚,但又没有官场老油子那么油滑,奉承话都说得很质朴嘛。

“我就是挂个名,主要的事情还是靠徐主任,靠你去完成的。”瞿奇山点点头道,“小张啊,要好好干,我们随江现在缺的就是你这种沉得下心来肯干事又能干事的年轻干部。啊,不要怕在基层吃苦,我跟你说啊,基层好啊,基层最锻炼人。现在你可能不觉得,等到以后啊,你再回想起我这个话,你就懂了。”

“谢谢瞿高长教诲,我一定把您的话牢记在心。”张劲松就站起来,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道谢。

“站起来干什么?坐,坐下来。”瞿奇山伸手在空中压了压,心里对张劲松的表现就更满意了,两眼往他脸上一扫,道,“小张啊,现在开发区有了乐泉公司、圣金鲲公司,听说荣生集团也在谈......很不错啊!这么多年,开发区终于要发展起来了。不过开发区毕竟还是在市里面,我给你个建议啊,有机会的话,下到乡镇去踏踏实实地干两年,那才是真正的基层,会让你受用一辈子!”

张劲松就奇怪了,瞿市长怎么会跟自己说起这个话来?他只是个常委副市长,又不是市委组织部长,怎么操心起了自己的去向问题了?话说自己这个局长的位置都还没坐热呢,不会这么快就被人惦记上了吧?难不成要玩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那一手?应该不会吧,自己拉投资的能力这么强大,市领导不至于说为了这么个副科级的位子就把自己这个拉投资的能手打入冷宫了吧?

靠,说得好听,我才不去乡镇呢,徐倩才说了,明年后年的就往向市里面报请将开发区升为正处级,自己也就可以坐个顺风车直接上正科了,这时候跑到乡镇去?想必就是个副乡长,能不能挂个乡党委委员的头衔都两说呢,而且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舅舅没在市委办了,下到乡镇后想再上来,那可就千难万难了,自己吃饱了撑的去乡镇?

基层确实锻炼人,可是那是有背景的人才行,没背景的人下到基础了,那很可能就是一辈子!

这么一想,张劲松就觉得瞿奇山是看上他这个位子了,觉得瞿副市长可能看到开发区发展起来了,就想塞个把亲戚进来,先干上招商局长,然后等到开发区升格为正处之后,搭顺风车到正科。徐倩都想着副处到正处的事情,他瞿副市长怎么说也是个市委常委,眼光和消息自然相当灵通了。

这些东西在脑子里一晃而过,张劲松就对瞿奇山没什么好感了,但还是恭敬地谢过他的教诲,却说开发区现在正是刚刚有起色的时候,自己肩上的担子还很重,不能够轻易撂挑子,还是踏踏实实在开发区干几年,再考虑别的问题。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