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19、党校学习很重要

()

()019、党校学习很重要

徐倩听到武云这个话,不由得就扭头往她看去,却迎上她两道比霜雪还要冰冷的目光。她就纳闷了,自己不计前嫌为了张劲松争取到这个到党校学习的机会,怎么他们俩就这么大反应呢?好像自己害了他一样。

这都什么事啊,开春后的那个科级干部培训班,去的都是些正儿八经的科级干部,都是有些资格的,副科级还真没几个,才提副科不到一年的还就只张劲松一个。若不是看他今年的工作着实突出,这个名额都还要不到呢,他不止没一点感激涕零的样子,居然还一脸的苦大仇深,还不想去!一片好心都被他当成骗肝肺了!

哼,什么到乡镇不到乡镇?简直『乱』弹琴!这么好的招商能手,自己还想等着他以后大展身手呢,怎么可能会让他去别的地方?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对于张劲松的大吐苦水,徐倩就有几分恼火;对武云突然强硬地『插』话,她也生气,可是却不敢表『露』出来,她已经从高洪那里知道,武云正是省委组织部武部长的千金,她得罪不起。

徐倩虽然不敢得罪武云,可也没有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的意思,她压下心里一股邪火,淡淡然道:“你不想去就算了,啊。武小姐你们慢慢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她也不管张劲松和武云的反应,站起身,提着包快步走了出去。

“这......”张劲松看着徐倩就这么出去了,扭着脖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什么这呀?”武云冷哼一声道,“张劲松,我就看不得你那德『性』!一个大男人,说话做事婆婆妈妈的。我告诉你,不就是个党校培训吗?多大点事!省委党校现在每年都开基层干部班,你想不想去?我给你报名。还是想上青干班?行,我想想办法。”

武云敢说出这话来,确实是有一定把握的,因为她老爹就是石盘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石盘是内陆省份,南方人说石盘是北方,北方人说石盘是南方。这个地方确切地说还是有点偏北了,但各级班子架构倒是跟南方大部分省份差不多,省委党校校长由省委组织部长兼任,不像大部分北方省份是由省委书记兼任的。而下面地市的市委党校也跟南方一样,校长由市委组织部长兼任,不像北方是市委书记兼任。

有这么个因素在,武云真要把张劲松弄到省委党校去学习,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劲松看着武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明白,武云说得出这话,她就肯定做得到。然而,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脑子里总回『荡』着徐倩刚才那先是错愕惊讶后是强忍怒火的表情,他觉得,自己有可能做错了什么,比如,误会了徐倩?

武云看着张劲松那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来火,索『性』不理他,自顾自地吃着桌上的干果和酸菜,等着狗肉锅子上来。

小河坎狗肉店里有随江这边常见的果子酒,是黄酒的味道,张劲松不怎么喜欢喝,但天气冷了之后,武云喜欢这玩意儿。今天的狗肉锅子上来的时候,果子酒也一道上来了,店里的服务员自然是认得大少爷的,对于这个跟大少爷一块儿来过几次但单独开着车来吃饭次数更多的漂亮女孩子当然也认得,更知道她每顿饭都得喝两杯,所以不用吩咐。

夹了块狗肉进嘴里,张劲松嚼着嚼着,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越来越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误会了徐倩,吞下狗肉后忍不住就长叹了一口气。他也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在心里生出了这个感觉来,他觉得自己应该更相信是她和瞿奇山合起伙来整他才对的,毕竟,他狠狠地伤害过她,强暴过她啊!

可是,为什么就偏偏生出这么『乱』七八糟的感觉呢?

“我说你能不能别做出这么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吃个饭都被你搞得没胃口。”武云喝了口酒,朝张劲松翻了个白眼道,“怎么,还真喜欢上徐倩了?看到她生气心里难受了?喜欢就去追呀。你不是最擅长死缠烂打了吗?我小姑十二个亿的投资都被你磨过来了,我就不信一个徐倩能够难倒你。”

“有完没完了你?”张劲松瞪了她一眼顶了一句,没好气地说,“赶紧吃饭。”

这也是和武云在一起他才敢这么说,若是面对着武玲,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放肆。

武云对张劲松这种语气的话也已经习以为常,早就有免疫力了,冷哼一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完,她继续喝她的酒吃她的菜,也不理会张劲松了。

张劲松翻了个白眼,自从跟这丫头认识以来,她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该不会不知道说别的话吧?

隔了几分钟,张劲松很没脸没皮地又找话说了:“哎,丫头,你帮我分析分析,刚才徐主任说要我去市委党校学习,是真的为了我好,还是想把我一脚踢开好给人腾位子啊?”

“还分析什么呀?你自己不都说了,她想把你丢到乡镇里去吗?”武云没好气地说。

“不是她想把我丢到乡镇去,是别人。”张劲松扭头四下里看了看,没见着熟人,但也放低了声音,凑得近了点道,“是瞿市长,瞿奇山!上次签约之后我不是和他一起送你小姑去白漳坐飞机吗?回来的时候他跟我说的,说要我去乡镇呆两年,说乡镇锻炼人!哼,说得好听,我看他八成是看上我这个位子,想塞人进来。你也知道的啊,我们开发区很有可能会升为正处级的,到时候我这个位子就是正科级了。”

“不就是一个正科级吗,真不知道你怎么就看得那么重。”武云沉『吟』了一下,看着张劲松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我就说以你这样的成绩,徐倩不可能就随便为了个什么人就把你踢开啊。我看得出来,她是个想干事的人,你现在对于她来说相当重要,明年的招商引资工作她还得靠你呢,怎么舍得放你走?不过如果瞿奇山给她施压就不一样了。咦,不应该啊,瞿奇山又不分管开发区,徐倩也不是个没担待的人,你这个位子有多重要她不可能不清楚,她就算是卖瞿奇山一个人情要给别人腾位子,也不一样非得盯着招商局啊,你们开发区不还有几个闲着没事干的单位吗......”

听到武云这个话,张劲松心里像是被一道闪电照亮了。是啊,开发区现在还有几个单位只有空壳子还没配负责人呢,就算是市领导想塞人进来,空地方不塞,徐倩干嘛要拿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开刀呢?就算是空地方塞满了,办公室主任覃浩波不还兼着个人力资源局的局长吗?分个位子出来就行了啊!

自己强暴了徐倩之后,她为了工作都肯提拔自己当招商局的局长,现在想必也不可能轻易地就把自己这个很能招商引资的局长给撤了啊。真要那样做的话,对工作明显没好处嘛。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