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21、计划不如变化

绕了一个大圈,最后问题居然跑到旅游目的地这上面来了,张劲松在为难之余,也不得不佩服邓经纬说话的技巧确实相当厉害。

邓经纬先不问张劲松对旅游目的地的选择,其用意就是不让张劲松拿还没有想好或者去哪儿都无所谓这样的话当借口,而是暗示了自己在结业之后将去开发区担任副主任的情况,然后再抛出这个问题,就等于是逼着张劲松表态了。

一方面,邓经纬在打感情牌,我老邓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跟你说了,对你够意思了吧,你要再不帮我,那也就兄弟都没得做喽;另一方面,邓经纬这么干,那就是向张劲松施加压力了,小张啊,你今天只要不支持我,那就算是把我得罪了,你自己好好地考虑清楚,等到我开发区管委会当了副主任,我们俩的日子可还长着呐。

邓经纬现在给张劲松的选择就相当直白了,帮别人等于是跟我作对,不帮别人也不帮我,那还是在跟我作对!

张劲松在管委会已经和一个副主任势同水火了,他可不想再得罪一个潜在的领导。如果到时候开发区真的调走了一个副主任而让邓经纬冲进来顶了缺,而偏偏调走的人还不是钱棋胜,那他在开发区就比较郁闷了,同时跟两个副主任不和,就算徐倩再看重他,工作上都会受到很大的制肘。

在党校这段日子,张劲松跟谁都是一脸和气,可以说没得罪过人,而他能够感觉得到,在这些同学中,目前来说,邓经纬这个班长对他还是相当不错的,这可能跟邓经纬对要去开发区任副主任早就明了于心有关,所以对他这个招商能手采取的一种拉笼手法。

他和别的同学也都处得来,临时党支部书记汪秀琴对他也还不错,但和她之间的交往就不像跟邓经纬那么密切了,至于副班长何振华,也是称兄道弟,可也仅限于此,何副班长没有对他有过多特意的关怀。

唉,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真的很难。他都恨不得这个班分成三队人马各去一个地方旅游才好,可是很显然,他也只能想一想,既然到了一个班,那么旅游肯定是要统一去的,哪儿能分成三股人马?那不是无组织无纪律了吗?在党校学习都这么自由散漫,回到工作岗位上了那还了得?

不过,不管怎么难,他都要做出选择。

得罪邓经纬和得罪另两位,张劲松只一瞬间就发析出了不同的后果,就迎着邓经纬的目光,笑着道:“邓哥,如果单纯从纯旅游的角度出发呢,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山。但是,我现在的工作又让我养成了个习惯,不管干什么,都会不由自地想到工作。所以,从工作的角度出发,我觉得还是应该去庆湖走一趟。啊,庆湖是我们石盘省的东大门的嘛,那边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得很好,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这次咱们这个班,有很多是基层班子的,到庆湖走一走看一看,我觉得应该是有很大好处的,会让我们的思维受到启发......”

听到张劲松这番话,邓经纬就笑了:“老弟啊,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连圣金鲲公司都能够拿下了。就凭你这休息的时候都不忘工作的钻子劲,又有什么堡垒是你攻不下来的?开发区有你这样的人才,何愁开发不起来?像你这样的人才,组织上就应该要重用。来,老弟,我敬你一杯。”

“邓哥,我敬你。”张劲松赶紧端起酒杯,二人目光交错,心中都一阵轻松。邓经纬有了张劲松这一大援助,就觉得已经胜券在握,而张劲松也因为终于做出了决定,而不必再总是揪心了。

第二天,何振华找到张劲松,聊了不到几句,便把话题引向了旅游的事儿,张劲松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说是想去庆湖,一方面是长这么大还没看到过湿地,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对庆湖城市面貌的观察,看能不能学到点对招商引资有帮忙的东西。

对于张劲松这个回答,何振华有心理准备,笑着称赞了他几句,又关切地说叫他不要太累了,工作是干不完的,玩的时候就尽情的玩。

三方势力中,最晚一个找上张劲松的是书记汪秀琴。其实也不算晚,就在何振华后面不到一个小时。汪秀琴就约张劲松在市委党校宾馆的咖啡厅喝咖啡,张劲松对咖啡没太大的爱好,只是市委党校里真没什么好去处,总不能大白天的去k歌或者舞厅跳舞吧?到外面宽阔的草坪上踏青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这会儿老天爷正往地上落着贵如油的春雨呢。

张劲松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两分钟,汪秀琴一坐下来就说:“张局长,你还挺快的嘛。”

“书记有令,我不敢不快啊。”张劲松笑呵呵地说。

“你就嘴贫吧,我先点东西。”汪秀琴歪了张劲松一眼,嘴角扬起他笑道,然后便开始点东西,等服务员离开后她才说,“我不像你那么有钱,就只能请你喝咖啡了。”

张劲松就笑了起来:“书记,还好你是团市委的,要不然我都不敢来。”

汪秀琴就道:“为什么?团市委有什么特别吗?”

“团市委没什么特别,可是喝咖啡就比较特别了。”张劲松道,“如果你是市纪委的,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你请喝咖啡的。”

相对于别的单位来说,团市委还是比较单纯一点的,听到张劲松这个话,汪秀琴顿时就笑出了声。在团委系统里,很少听到谁被纪委请去喝茶喝咖啡的事情,所以她根本就想不到张劲松会有这种联想。

笑过之后,汪秀琴就说:“张局长呀,你这个人真有趣,什么话一到你嘴里,都会特别有意思,难怪那么多女同志喜欢找你玩呢。”

这话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了,配合着汪秀琴那略带娇柔的嗓音与脸上纯真的表情,很容易让男人产生一些别样的情愫。

张劲松不知道汪秀琴是无心之言,还是存心把话说得这么暧昧,他连武玲徐倩这种人都应付得来,还怕面前这个汪秀琴?两眼直视着她的脸,他笑着道:“书记你是哄我吧,我要真那么有趣,你怎么不找我玩?”

张劲松并没有在玩这个字上咬重音,脸上的表情比她还要纯真,仿佛还在幼儿园找小朋友玩似的。

汪秀琴就知道面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男人没那么简单,果然不愧为开发区招商引资的能手,一张嘴巴说起话来那叫一个利索,不愠不火和风细雨却偏偏让人有种不好招架的感觉。她眨眨眼,脸上的表情转为无奈,叹息一声,似含着无限幽怨地说道:“你有那么多姐姐围着,想找你得突破重重防守,我力气小体子弱,没那个能力呀。这不,这次去旅游,我就想爬爬山,锻炼锻炼身体,以后才好找你呀。”

张劲松心说,来了,到正题了,他不接她有关旅游的话,笑着摇头道:“你把我说得那么好,我都有点飘飘然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