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22、见面就是下马威

为什么来的是汪秀琴,而不是邓经纬?

张劲松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要不是现在正在开会,他都有马上打个电话给邓经纬的冲动。妈的,在党校的时候自以为帮了领导一把,却没料到真实的事实却完全相反,不仅没帮到领导,反而帮着外人反对了领导一回。

这事弄得他心里相当窝火。

妈的,不会是被邓经纬给摆了一道吧?难怪最近给他打电话,他神神秘秘不肯见面,话里话外也没有透出丝毫异样,自己还以为他是因为要避嫌所以不跟开发区的人接触,却没料到真正原因是他不会来开发区干副主任啊!

这个会就是为了迎接汪秀琴而开的,时间不长,市委组织部宣读决定的人在会开完后便谢绝了管委会班子的留饭,说是中午还另有事情,直接走了。汪秀琴不免有几分遗憾,组织部来人本来是要吃过中饭后再走的,好为她撑撑面子,却不料在来的途中接到个电话,好像有个什么事情要马上处理,在匆匆宣读完任命之后就这么走了,留下她这个新任副主任在这儿,不免会让人觉得组织部对她一点都不重视。

还好,管委会班子的热情很快冲淡了她心里那一点点郁闷。按徐倩的指示,办公室主任覃浩波在离管委会不到两百米远的一个名叫香旮旯的酒楼里订了桌菜,欢迎管委会新任副主任的到来。管委会班子成员和下面各局办负责人都参加了,共十二人,好在香旮旯的包厢和桌子都挺大,加两张椅子倒也不显得挤。

一番常规的客套话说完,菜也一道道端来了,酒也一杯杯满上了。

徐倩提议,大家一起敬汪主任一杯,欢迎汪主任的到来。众人都端着杯子站起身笑着欢迎,汪秀琴自然是客气地道谢,场面其乐融融。

集体敬了酒之后,单独地敬酒当然也是不可避免的节目。在座的十二个人之间,只有徐倩和汪秀琴两个女的,所以在刚坐下来的时候,徐倩就说了,下午还要上班,中午的酒不要喝多了,她又说,上十个大男人,可不准合伙来灌汪主任的酒,敬酒可以,但敬的人得一杯喝完,汪主任每次一口就好了。

有了这么个前提,酒桌上的气氛固然热闹,却总像少了点感觉似的。

张劲松虽然现在在开发区名声响亮,但他也算是经历过人生冷暖的,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高调什么时候应该低调。在这个酒桌上,他年龄最小,在一群副科级的部门负责人之中,他也资历最浅,所以他不想出风头,硬是等到其他人都敬了酒,这才在最后一个端杯起身,对汪秀琴道:“汪主任,欢迎您到开发区来工作,祝您工作开心,生活愉快。我干了,您随意。”

徐倩看了一眼张劲松,暗想这小子平时很会说话的嘛,今天怎么回事?话说得没一点新意,平淡过头了吧?

汪秀琴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微微仰起头看着张劲松道:“张局长,你敬的酒,我可不能随意呀,得好好喝,而且要喝一杯。”

由于有了徐倩先前那番话,刚才别人敬酒的时候,汪秀琴就扯虎皮做大旗,竟然真的都只喝一口,现在突然一下冒出这么句话来,管委会班子几个人心里就暗暗不爽,合着在你汪秀琴心目中,咱们都不算人啊!见过打脸的,没见过像你这么当面打脸的!

酒桌上的气氛似乎微微变了一点点,各部门负责人也都是人精,尽管没从管委会领导们的脸上看出什么异常,可心里都在想,有戏看了。

果然,不等张劲松开口,管委会二把手钱棋胜就放下了筷子,一脸似笑非笑地表情道:“汪主任你这话我可不认同啊,怎么能只喝一杯呢?你和张局长都是年轻有为,啊,那什么,风华正茂,啊,我肚子就那么点墨水,不说漂亮词儿了。反正就是那个意思,都是有活力的年轻人,有你们的加入,咱们开发区干部队伍的平均年龄都要精神好大一截。啊,我都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啊,就为这个,你们也应该要连喝三杯才是。大家说对不对?”

除了徐倩稳坐钓鱼台和覃浩波微笑不语之外,其余人都随声附和。可是附和过后,才又涌起一阵担忧。刚才钱主任这话里话外都在强调年轻二人,其实就是暗讽汪主任工作时间短,没经验,这个很容易引起在坐众人的认同,他们原以为管委会走了个副主任之后自己会有点机会的,却不料市里居然空降了一个下来,心里多少还是憋着些气的,现在跟在钱主任后面发发气,谁都乐意。然而气发过了之后,都才想起来,这桌子上除了汪主任和张局长年轻之外,还有个人也很年轻啊。

一把手徐倩三十岁还没满呢!刚才那一起哄,要是惹得一把手心里不舒服,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徐倩现在是越来越有一把手的风范了,轻易不说话,有时候就算要说,也不像以前那般快言快语了,而是放缓语速,还把语句尽管缩短。她现在就坐在上首,一脸矜持不言不语,仿佛压根就没感觉出来这酒桌上气氛有什么怪异的一样。

她这幅高深莫测的样子,就更令那几个部门负责人心里忐忑了,以为她正在生气呢。哪个领导愿意被下属轻视?

覃浩波是办公室主任,迎来送往那是熟门熟路的,酒桌上的意外情况也不止遇到一回,虽然他也不满汪秀琴刚才的话,但他更怕新任的副主任在酒桌上和管委会二把手闹出太大的矛盾,真要那样了,那就是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所以,众人的起哄刚落音,覃浩波也没管汪秀琴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感受,赶紧笑着说话了:“小张啊,虽然你酒量好,但现在是中午,不宜多喝。不过汪主任心情好,要把这杯酒喝完,你也得有所表示。啊,汪主任这一杯,你得喝三杯!要不然我们可不答应。”

“好,我听覃局长的。”张劲松马上接话道,覃浩波兼着人力资源局的局长,张劲松以前在他手下做事的时候一直都称呼他局长,后来称他为老领导,现在管委会的领导都在场,他再叫老领导就不合适了,所以叫覃局长。

“喝酒你可以听我的,干工作的时候就要听领导的了。”覃浩波笑着又说了句,像是在开玩笑,却又带着向各位领导解释的功能,足见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谨慎。

“谢谢覃局长,我记得了。”张劲松点点头,对这个老领导,他一直都心存感激的。

“各位,各位。”汪秀琴伸出一只手来,笑着插话道,“我说跟张局长这杯酒要喝完,可没别的意思啊。可能有些同志还不清楚,我跟张局长上个月还是同学,现在又成同事了,这个缘分很难得,所以我要和他喝一杯。”

上个月还是同学,那不用问,党校同学了。众人连连点头说应该,管委会班子几个成员就恍然大悟,心想难怪看着有几分面熟,原来见过面的啊,党校那一个班七十人全部都到开发区来过,只不过实在是人数太多,没记住。当初是由魏本雄和覃浩波作陪的,可是魏本雄调走了,覃浩波那时候也没太多跟汪秀琴接触,所以居然都没一下就认出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