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23、插钉子

023、插钉子

“世勋,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师妹汪秀琴,现在是随江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荣生在随江开发区也有项目吧?你们以后打交道的时候应该不少。”钟五岩笑着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年的小师妹,这一晃眼间,就当开发区副主任了。当领导了啊。”

“学长,你这不取笑我嘛,我就是一个小干部,哪儿像你当大老板那么舒服啊。”汪秀琴轻笑着,竟然隐隐透出几分撒娇的神色,与中午在酒桌上的表现天差地别。

“呵呵,我也就混口饭吃,咱们荣总才是大老板呢。”钟五岩说着就往荣世勋面上看去。

汪秀琴也看向荣世勋,主动打招呼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荣生集团的荣总了?”

对于开发区内的几个大企业和负责人,汪秀琴还是提前做过功课的,知道荣生集团的威猛,所以一下就想到了眼前的人是谁。

“幸会。”荣世勋笑着点点头,没有握手的意思,他知道开发区前不久有位副主任调离了,现在这位看样子应该是新上任的吧?不过区区一个开发区的副主任,正科级干部,他是没看在眼里的,要不是他的项目在开发区,而且看她和钟五岩好像很熟的样子,他才懒得理呢。

钟五岩笑着对汪秀琴道:“别理他,他就那样,越有钱的人越抠。跟谁都不愿说话,生怕别人问他借钱花。”

“五岩,你见面不损我几句就不舒服是不是?”荣世勋没好气地说,却也明白了钟五岩传递过来的信息,那就是叫他对汪秀琴客气点,别太拿架子!他不禁暗暗揣测,这个姓汪的女人,不会跟钟五岩有一腿吧?钟大公子眼界不是挺高的吗?这个姓汪的虽然小有几分姿色,可也并非什么绝色啊。听他们小师妹学长地叫着,难不成读书的时候就有一腿?大学里老男生泡刚进校园的小师妹,这种事他荣世勋也没少干,只是现在连那些女孩子的名字都忘到爪洼国去了。

心里这般想着,荣世勋嘴上可没停,对汪秀琴就客气了许多:“汪主任应该是刚到开发区的吧?”

“今天刚到。”汪秀琴笑吟吟地说,“以后的工作,还要荣总多多支持啊。”

“应该是希望汪主任对我们这些企业多多关照啊。我就说五岩今天怎么有空跑到随江来了,走,去秋水长天,为汪主任庆祝庆祝,也为五岩接风。”荣世勋笑着回了一句,顺口就是好听的话,心想这个汪主任今天刚上任?这可有点奇怪了,一个副主任上任,管委会晚上都不聚聚餐吗?

自从在随江大酒店发生了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之后,荣世勋就不怎么去那儿了,喜欢往秋水长天跑。

“就这儿吃吧,菜我已经定好了。”荣世勋道。

“笑话!”荣世勋手一挥道,“大老远跑过来你还请我吃饭,你这不打我脸吗?”

钟五岩笑着摇摇头:“咱俩谁跟谁呀,啊?明天你再请吧,今天晚上情况不同,得我自己掏钱才行啊。”

“在石盘这地界上,能让你这么看重的人可没几个。”荣世勋眯了眯眼,看着钟五岩道,“五岩啊,好兄弟,你这是要给我引荐贵人?”

“熟人。”钟五岩脸上就露出个苦笑的神情,“武家那位小公主。”

“武云?”荣世勋脸色就闪过一丝不自然,然后又恢复了原样,瞄了一眼汪秀琴,不再多说什么了。

汪秀琴看向钟五岩的目光就幽怨了,但却没说什么。本来今天晚上管委会还有一餐饭的,可由于她一下午反思自己中午在酒桌上的表现,觉得还是有点不合适,刚好钟五岩打来电话,便给覃浩波说了声,说她晚上有事。

经过中午那不愉快的事情,徐倩为了刹刹汪秀琴的锐气,已经指示了覃浩波,欢迎汪副主任的酒中午喝过了,晚上就回家吃吧,开发区处处要用钱,不必要的花销,能省则省。覃浩波正头疼怎么样跟那个出招不讲路数的汪副主任去解释,接到汪副主任这个指示,那真是求之不得。

张劲松以为就只是跟钟五岩一起吃饭,却没料到一见面,居然还有俩熟人,确切地说,是俩熟悉却不愿意打交道的人。

不过再不愿打交道,见面之后的招呼自然还是要打的。

荣世勋没一点架子,汪秀琴也不再像中午那般咄咄逼人,装出了一幅好领导的模样。

钟五岩也就去年和张劲松见了两次,第一次是在南鹏,第二次是在南岳忠烈祠,还弄得武玲很不开心呢。就这两次,他竟然仿佛跟张劲松是多年老朋友似的,伸手和张劲松紧握在一起:“张老弟,好久不见啊。”

“钟哥。”张劲松也笑着客气道,“什么时候到随江的?也不跟我打个电话。”

“中午过来的,刚才还正聊到你呢。”钟五岩就笑着道。

两人都笑得灿烂,其实相互都还不知道对方的电话号码。

众人坐下,菜很快上来,钟五岩就笑着问:“咱们男的喝白的,两位女士喝什么?”

汪秀琴知道今天的主宾是武云,没有自作主张,扭头向武云问道:“武小姐呢?”

武云想了一下,抬头问服务员:“有果子酒吗?”

服务员就笑着道:“请问是什么果子酒?”

武云就扭头看向张劲松,张劲松心说你这爱好真怪异,可还是解释了一句:“刺果儿酒。”

服务员就歉意地笑了笑道:“对不起,我们这儿没有。”

“咦,什么酒?”钟五岩来兴趣了。

张劲松就向他解释了一下,用山上一种野果子泡的酒,味道跟黄酒差不多,随江这边的小餐馆里都有卖,但大酒店里基本上没有。

钟五岩其实没多大兴趣,不过还是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道:“那喝起来应该有点意思,今天就试试。”说到这儿,他从包里取出五百块钱,递给身旁的服务员道,“你们这儿没有,那就出去买,买五斤,哦不,十斤。马上。”

小店里多大店里没有的东西,肯定不会很贵,十斤酒,有五百块钱也顶天了。

服务员是见多了这类奇怪的客人,接过钱,只拿了一张,另外四百退给钟五岩,恭敬地说:“先生,不用这么多钱。”

“拿去吧,给你的。”钟五岩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

服务员道过谢,出门而去。

张劲松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在服务员走了之后才笑着道:“钟哥,其实不用麻烦的,这儿的酒也还不错。”

钟五岩摆摆手道:“麻烦什么?只要武云高兴。”

“学长,我可从没见你对哪个女人这么看重过。”汪秀琴插了句话。

钟五岩就笑着道:“没办法啊,我可得把咱们武总哄好咯,要不然的话,工程做完了,款子结不到,那我不亏大了?”

汪秀琴有几分惊喜:“你在随江有业务?”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