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24、火气重

张劲松对她这车的武警牌照确实挺喜欢,可他更喜欢这台车。他觉和这车比他现在开着的那台奥迪显得很威猛一点,更适合男人驾驶。可她把这话都说出来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了,总不能这丫头得一辆新车就给他用吧?

换了奥迪,张劲松往回走,虽然心中有那么点小小的遗憾,可也还是欣喜。这丫头答应了给他弄块武警牌,倒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高速那点过路费他倒不在意,只不过有个武警牌,有时候会方便许多。

两旁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街上行人颇多,初夏的气息扑面而来。凉风从车窗中吹入,拂过脸颊,驱散不多的酒意,却难消心头的疑虑。

钟五岩今天这顿饭,应该是另有深意的。张劲松心里这么想着,他是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的公子,却选择在汪秀琴上任的当天来随江,而且还请客吃饭,偏偏请的人又这么敏感,张劲松就不得不多想一想了。

身在官场,他已经不怎么相信偶然了,觉得一件事情的发生,看似偶然,其实内里都会隐藏着必然,只是这必然许多人没看明白而已。

开始的时候,张劲松都没多想,但见着了荣世勋和汪秀琴之后,他就不得不多想了。他跟这两个人都是有过不愉快的,钟五岩却安排几个人一起吃饭,难不成是想让大家握手言和吗?以他省委常委公子的身份,有必要关注这种小事吗?就算汪秀琴是他钟公子的情人,就算荣世勋跟他钟公子是好兄弟,他也没必要在乎自己这么个无根无底的副科级干部啊。

如果说因为自己和武家姑侄关系亲近,他就对自己这么客气,逻辑上倒是说得通,可是这个理由也未免太牵强了一点了。

唉,想不通啊想不通,那些人做事时心里的想法,像自己这样的普通人是理解不了的。

突然间来电话打断了张劲松的思绪,他接起,打了声招呼,武玲那娇媚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弟弟,在干嘛呢?”

“开车呢。”张劲松就笑着回答,“姐姐,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呀,不像你,总是不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呀?”武玲声音中就透出几分委屈的味道来。

张劲松才不会被她的声音所迷惑,好听话张嘴就来:“姐姐,我天天都想你了的,不打电话不代表我不想你啊。”

武玲道:“哼,就会光说好听的话骗人。”

“不光说话还能怎么样?隔得这么远,我就算是再想你,也抱不着你呀。”张劲松用一种颇为无奈和遗憾的语气说。

“真想我,还想抱我呀?”武玲声音又变了,变得很温柔很缠绵起来,给人那么点情丝萌动的感觉。

“嗯。真想。”张劲松话出口,便感觉到自己心里涌起一股小小的欲念来,继而脑子里突然就冒出武玲的音容笑貌和勾人的体态,然后,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貌似有点反应了,手指一动,右转向灯闪烁起来,靠边停车了。

他准备和她把这个电话打完了再开车,要不然若是中途分心走神,那还是相当危险的。

果然,张劲松车还没停稳,武玲就软绵绵地来了一句相当暧昧足以令男人往歪处去想的话:“我也想。”

这声音这话语实在是太勾魂,张劲松心肝一颤,方向险些就偏了,好在他反应不慢,及时停稳了车,怪怪地叫了声:“姐姐。”

“嗯,叫姐姐干嘛?”武玲声音现在不止软,简单可以说都有那么点挑逗的意味了。

叫姐姐想干坏事啊!张劲松就在心里呻吟了一声,然而这话终究不敢说出来,到嘴里几转,怪叫一声:“姐姐,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了!”

武笑轻笑起来:“咯咯咯咯......小坏蛋,你现在在开车呢,可不能乱想哦。”

“我把车停下来了。”张劲松道。

“小坏蛋,停下来了也不准乱想。”武玲哼了一声,一本正经道,“小弟弟呀,我是你姐姐,知道吗?”

“小弟弟就是想姐姐。”张劲松也一本正经地回答,不过在那个小字上面咬了个重音。

武玲自然听出了张劲松这句话的特别,嘿嘿一笑道:“好了,姐知道了,真是姐的好弟弟。跟你说啊,云丫头在那边你多看着她点,钟五岩今天到随江了吧?有机会你跟他多接触接触。”

张劲松这才明白,武玲打电话过来是因为钟五岩今天过来的事情啊,也不知道武云是不是给她打电话说过自己转告的那番话。他对钟五岩真的没有什么好感,听到武玲这个话就就郁闷了,马上道:“姐,钟五岩那个人,你还是少和他来往吧。”

“怎么了?”武玲问。

“他应该有不少女朋友,你别被他骗了。”张劲松正色道。

武玲道:“他年纪不大钱不少,有几个女朋友也很正常啊。你别嫉妒,以你现在的条件,要找几个女朋友也是很容易的。”

“我现在还不想找女朋友,再说了,我对爱情专一着呢......”张劲松不要脸地自夸道,话没说完便住嘴了,满头黑线,这个便宜姐姐还是那性格,就算是她说话的时候不调戏人了,正事也不是那么容易沟通的,三言两语她就会跑题,让你情不自禁地跟着她的话头跑。

他清清嗓子,赶紧把话题转了回来道:“姐姐,我跟你说真的。钟五岩他有女人,你别相信他的,他这种人没什么爱情不爱情,不值得依靠。你可千万别答应他,也别让他再缠着你。”

武玲没有正面回应他的话,笑着道:“小弟弟呀,你是不是想说你值得依靠?”问了这句后,不等张劲松回答,她又颇为幽怨地说,“你值得依靠也没用呀,你又不喜欢我。”

“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张劲松赶紧说。

“哼,连答应我的事情都做不到,还好意思说喜欢我。”武玲这话听着像委屈,可挑逗的意味更浓。

张劲松就郁闷了,想不起有什么答应过她的事情没有做到的,便说:“姐姐,你可不能冤枉我啊。”

“你不是说最迟今年三月份就教我练功的吗?现在几月份了?”武玲冷哼一声,责问道。

张劲松恍然大悟,原来说的这个啊。还真是忘记了,好像记得当初只说时机不成熟,没定下日子吧?难不成自己忘记了?不过听武玲说得这么肯定,他觉得十有**是自己当时找借口随便乱说的,所以没记住。

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件事情上的确是他的错,他就不好意思地说:“姐姐,这个,呵呵,这个有时候计划不如变化啊。”

“哼,少跟我找借口!”武玲一下严肃了起来,“我不管你那么多,三月份你到党校学习,我就没打扰你。现在五月份了,就这个月之内,你一定要教会我!”

真霸道,光教不算,还一定要教会,哪儿有那么容易学会的?这可是吕纯阳道长传下来的无上法门呢,我倒是想早点教你,可我得先确定你听到内容之后不会跟我急才行啊。想到这儿,张劲松便又准备使用拖字诀:“姐姐啊,这个月可能够戗,我等几天就要去内沪,省里在内沪搞了个招商会,看能不能谈几个大项目。”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