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26、当众给汪秀琴难堪

026、当众给汪秀琴难堪

屈辱的感觉在心头横冲直撞,徐倩挣扎着。

“别乱动,再动我在你脖子上留几个印子!”张劲松在她耳边轻声说。

不管男女,脖上的皮肤是最容易留下痕迹的,这一点徐倩相当清楚。都不必用牙齿咬,只要张劲松两片嘴唇在她脖子上吻得重一点,不出两分钟,她脖子上就会出现吻痕,没个三四天别想消散。

如果只一个吻痕的话,倒是可以系个丝巾挡住,可如果吻痕太多,或者是位置上下不一,那这几天可就没脸见人了。

她是个离了婚的女人,这事儿不说人人都知,但也不是什么秘密。真要脖子上布满吻痕上几天班,那形象可就彻底毁掉了,真正的颜面扫地了。尽管说她现在独身,找个男朋友的话也是很正常的,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啊,所谓唾沫星子淹得死人,她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

除了上班不方便,她更担心的是,如果在脖子上布满吻痕的时候,高洪要找她,那就相当郁闷了,她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对高洪讲不知道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产生的吧?虽然她不是高洪的法定妻子,可是她知道男人的心理,特别是手握重权的男人的心理,他们都有很强的控制欲和占有欲,绝对不愿意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给上了。

感觉到徐倩的心理防线已经被催垮,张劲松就微微松开了一只手,试探着去摸她的脸。

徐倩闭上眼睛,想做挺尸状,可身体里压仰着的欲念却偏偏被张劲松刚才的举动给激活了。先前她和高洪在一起的时候就做过了一次,但也仅仅只是做,她并没有得到释放,并没有感觉到满足和愉快。任由张劲松手忙脚乱着,她心里再也没有反抗的念头了,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她期待张劲松能够带给她的快乐,那一鼓作气就能够让她达到两次顶峰的快乐。

她是个一个女人,一个还差两个月才年满三十周岁的女人。她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是高洪满足不了他,甚至吃了药都很少满足过她。

她抗拒张劲松强行的索要,可是在这份抗拒的深处,却也多多少少隐藏着些许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期待和渴望。

她偶尔也在内心里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太贱?还是自己其实是一个有点受虐倾向的女人,所以在被张劲松强暴之后尽管生气,可还是没有把他怎么样,甚至还提拔了他,在他叫自己倩姐说喜欢自己的时候,自己还有点开心。

看中他的工作能力什么的,会不会都是借口?其实真实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能够带给自己满足,并且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样的念头再一次在徐倩脑海中闪过,她马上就否定了,坚定地认为自己现在的屈服,仅仅只是因为不想引起路人的围观,不想让他在自己脖子上吻下痕迹,自己绝对没有心甘情愿任他施暴,只是多种条件限制之下,不得已而从之。

是的,是不得已,就是不得已!

手机执着地叫了起来,惊醒了两个刚刚释放完了**的人。

徐倩还被张劲松压着,在这车里想推开他也着实不易,她想叫他把包拿过来,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在事后总是特别恨张劲松,前两次是恨不得吃了他,这次则是连话都不想和他说了。

张劲松长吐一口气,伸手摸过副驾驶座上的包,对她说:“你的电话。”

其实电话先就响了两遍,但张劲松怎么可能会让她接呢?现在事情办完了,自然就没问题了。

徐倩没有拒绝,接过包,摸黑拉开拉链,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闪着光的手机,取出来后看了看屏幕上的显示,无可奈何地对张劲松道:“我要接电话。”

张劲松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趴在人家身上了呢,赶紧起身,很巧妙地就到了副驾驶室了。耳中传来徐倩接电话的声音:“罗总你好......啊,我在外面有事呢,来不了......对不起啊,好的......谢谢,下次再说。”

很快,徐倩就挂断了电话,坐起身子来,也没开灯,就着黑整理衣裙。由于车内空间有限,也不是你情我愿,所以刚才张劲松只是解开了她的上衣,掀起了她的短裙,虽然激战了一番,但可以说从始至终,二人的衣物都是没有完全离开身体的,所以整理起来也很方便。

“刚才是罗伟良吧,他找你干什么?”张劲松幽幽地问。

“下车。”徐倩没回答他的问题,冷冷地说,“做也做了,我请你下车。”

张劲松就弄不明白了,这个徐倩在过程中那么享受,怎么一享受完了就翻脸不认人呢?每次都这样,也太打击人了吧。他颇感无奈地说:“倩姐......”

“还想再来一次是不是?你来呀,上呀。”徐倩猛地打断他的话,身子往那还没来得及调上来的坐椅靠背上一躺,满是嘲讽地说,“你也就这点能耐,找不到女朋友就来霸王硬上弓,当我怕你啊?你来啊,我看你能干到什么时候!”

张劲松顿感无语,心烦意乱,打开车门,下了车。

黑色天籁的发动机响了一下,随后车灯打亮,紧接着便猛地向前蹿出这片树萌,汇入并不密集的车流,绝尘而去。

张劲松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将心里那一抹烦闷的情绪吐出,嘴角露出个轻笑来。刚才真是太刺激了,在车里啊,这是在大街上啊,虽然树荫下面有点暗而且路边也行人不多,但毕竟也算是一个比较不隐蔽的场所了,在这种场合下做,令他感到格外刺激。可惜,时间比平时短了不少,好像只以前在她家里一次的三分之一。

也不知道是不是刺激过度了的缘故。啧,她今天的抗拒不怎么激烈嘛,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可能再有个几次,她就不会抗拒了,说不定哪天,她还会主动呢?

带着这样一种满意的感觉,他回了自己的车上。

初夏的清晨,太阳还没显出足够的威力。徐倩是自己开车到的管委会,将车停好,然后踏着暖暖的阳光步入管委会大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后,便打了个电话给覃浩波,叫他上来取钥匙。

张劲松同样也是踏着阳光进的管委会大楼,刚进大楼,身后就传来一声叫唤:“小张。”

他回头一看,竟然是管委会昨天才上任的副主任汪秀琴,顿时一阵郁闷。靠,叫我小张!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老几啊!然而心里不快活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是领导呢?

他憋着气,笑了笑道:“汪主任。”

“你上班还挺早的。”汪秀琴走到张劲松面前说。

“不早点不行,再晚就要迟到了。”张劲松微笑着道,但这话却是一股子冲劲。

汪秀琴听到他这不软不硬的回话,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但马上又消散了,甚至还堆出了一脸笑道:“做了一个半月的同学,现在又是同事了,上次来开发区没去你的办公室,今天得去看看了。看看我们开发区的大功臣平时都是怎么办公的。”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