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27、见武玲

听到汪秀琴这个话,徐倩倒是略有惊愕,她是怎么也没想到汪秀琴居然这么直接就自己选起工作了,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把管委会当成她家了。

徐倩不知道她是真的不懂规矩呢,还是存心要跑到一把手面前来示威。她暗哼了一声,你这么一句话我就依了你,那我这个一把手的威严何在?一个没任何基层工作经验的人,在团市委混了几年级别跑到我这儿来充大尾巴狼,开口就要接手分管主要部门,还工作上手快!你不嫌臊人,老娘都替你脸红!

不过,汪秀琴既然主动开了口,徐倩作为一把手,也不好表现得太不近人情了,沉吟了一下,徐倩道:“招商引资任务重、工作量也大。汪主任啊,你刚来,先熟悉熟悉环境,暂时别顶太大的压力了。这样吧,你先把服务办抓起来,啊?”

服务办全称企业服务办公室,职责就是为开发区内落地企业做服务的,现在的服务办主任就是以前的招商局长刘长福,是一个烦心事儿多却又看不出什么成绩的部门,干得好干得不好都只会挨骂得不到表扬的那种类型。

说穿了,功能和性质跟信访局有点类似。只不过服务办服务的对象只是开发区内的落地企业,而不需要面对开发区内的居民。

对这么一个办公室,汪秀琴自然不喜欢,她皱了皱眉道:“徐主任,我年轻,有精力,不怕压力,压力就是动力嘛......”

徐倩见她这么不识趣、摆不正位置,话越说越嚣张越来越放肆,便脸一冷,打断她的话道:“汪主任,招商引资是开发区工作的重中之重,容不得半点闪失!暂时还是由我亲自来抓,就这样。啊?”

说完,徐倩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一幅不想再和她说话的架式。这都什么人啊,在团市委就没人教她怎么跟领导说话的吗?她姑父不是屈市长吗?就一点没从大领导身上学到点常识?太不像话了,一大早跑到一把手办公室来指导一把手的工作,这是你一个副职应该做、能够做的事情吗?

徐倩是真的被汪秀琴几句话给弄生气了,直接就下了逐客令。其实昨天高洪跟她说情况的时候,她就明白了,高洪的意思,确切地说,应该是常务副市长屈玉辉的意思,是希望汪秀琴能够分管招商局,借着招商局威猛的势头捞点政绩。

对于这个事情,徐倩心里虽然不乐意,却也不怎么抵触,她是一把手,是负责全面工作的,具体工作自然是要给几个副手去分管的,不管哪个方面出了成绩,功劳首先都会记在她这个一把手的头上,可是她既然做了这个一把手,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就要着眼全局,从整个开发区的利益去考虑,要对整个开发区的发展负责,招商局她是要给副手去分管的,但这个分管的副手不说能力有多大,最起码也不能跟招商局的同志合不来吧?

现在看来,这个汪秀琴对领导都这样,还期望她对下属能够有好脸色?以这个汪副主任的性子,让她分管了招商局,对上了张劲松那个表面低调实际上很能惹事的性格,闹得管委会鸡飞狗跳都是小事,终有一天,可能会坏大事的。所以,汪秀琴不适合分管招商局,最起码现阶段不适合。

......

回到办公室,汪秀琴又是摔门又是摔杯子,响声传出老远,却没一个人去她办公室门外探一探情况。

对于徐倩的强势,汪秀琴在上任之前就听姑父说起过,姑父也叮嘱过她,要她到了新的单位新的工作岗位,不要任性,要尊重领导。她听了,她也觉得自己对徐倩够尊重的了,昨天中午在酒桌上,徐倩维护了张劲松就等于是没给她面子,她都忍了,她觉得自己对徐倩这个领导已经是很尊重很尊重了,可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要应该属于自己的分工,徐倩居然会一言不和就真正下了逐客令!

是的,她觉得招商局就是应该属于她的分管范围,开发区走了个副主任,现在又新来了一个,一个换一个嘛,直接接手前任的摊子,理所当然嘛。她觉得徐倩是看出了她跟张劲松之间不和,想保护张劲松所以才不把招商引资工作划给她分管。

她觉得徐倩和张劲松都是故意针对她,甚至管委会其他班子成员也排挤她,因为她昨天下午到另三个班子成员办公室去串门,他们热情倒是热情,可那份热情中所透出的客气,让她觉得很难融入,她觉得这些人都认为她年纪轻没经验做不出成绩,她觉得所有人看她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的。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一个上午,管委会副主任汪秀琴到招商局视察工作却被招商局张局长给气跑了的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似的,飞遍了整幢管委会大楼,而且还越传越邪乎,竟然连汪主任在招商局被张局长非礼了的谣言都冒出来了。

这个谣言一出来,众人看向汪秀琴的眼神自然就有一些奇怪了,而汪秀琴也感觉到了这种怪异,就觉得自己这个副主任当得真是窝囊,上午的时候在张劲松那儿受了气,紧接着又在徐倩那儿碰了一鼻子灰,现在倒好,连个阿猫阿狗的都像看西洋镜一样地看她,这叫她情何以堪?

下班后,汪秀琴连家都没回,便直接去了姑姑那里,她要去告状,开发区那帮人太排挤人了。

屈玉辉下班回家,听到汪秀琴气乎乎地讲述了徐倩的蛮横无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秀琴啊,我跟你说过,开发区不同于团市委,做事情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要任性,要尊重领导。你要始终记得一点,你是副职,还是排名靠后的副职,你一去就和一把手闹翻了,以后准备怎么开展工作?啊?”

一见姑父说话没向着自己,汪秀琴就不干了,一脸委屈地张嘴道:“可是......”

“好了,我知道了。”屈玉辉摆摆手,打断她的话道,“领导做事总是有考虑的,你好好想想,想明白了再跟我说。啊。”

汪秀琴眨眨眼,就更委屈了,可却没再说话,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屈玉辉就在心里暗叹,到底是一直都在团委里,轻松的日子过惯了,没经历过复杂环境的锻炼,做事情太想当然了。得好好锤炼锤炼才行啊!不是叫她要跟徐倩搞好关系的吗?怎么就蠢到挑战徐倩了呢?也不想一想,徐倩在市里行局里从科员做到副科长,又到乡镇锻炼过,还在市招商局干过副局长,这种种经历,又哪是你一个温室里长大的孩子能够斗得过的?

过了一会儿,汪秀琴抬起头,看着屈玉辉道:“姑父,我,我会先抓好服务办的工作。”

听到她这么说,屈玉辉心里舒服了一点,还不算太蠢,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点点头道:“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吗?”

“认识到了,徐倩让我分管服务办,我应该服从。”汪秀琴道。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